睡在樱花先生眼睛里

樱花先生心头好。虹组飒组都想要。日常出轨紫绿心水蓝黄,山风团爱赛高!

【JS/AS】这不是你以为的世界(一)

*平行世界重生梗。半现实向。
*樱井翔中心向。主JS/AS。
*如果当初杰尼斯给樱井先生定的是高冷王子人设。






Chapter 1.  压死仓鼠的最后三根稻草





“樱井桑,不可以再乱用嗓子了。你这情况,再长时间大声说话,就不是简单吃点药的事了。”

白大褂的友人收好喉镜,低头在处方上写着药名,声音里不无担忧。樱井翔闻言笑了笑,用沉默声明态度。

“樱井桑下一个工作是什么时候?”

“明天。”

将处方交到他手上,友人叹了口气,“你呀,什么时候才能好好休息一下呢。”

目光从窗外纷飞的雪絮上收回,樱井翔起身道了谢,出门前低低地吸了口气,“大概,等这雪大到能让全东京线路瘫痪的时候吧。”

一个人走在冬日的寒冷街道上,樱井翔无意识地玩弄着手里的围巾,一圈圈缠上又解开,细雪落在脖颈上,刺激得他微微瑟缩,却仍不愿意戴上围巾。喉咙灼痛,像有火在烧,如若可以,他甚至想把帽子和厚重的黑框眼镜都扔掉。

天色渐暗,灯光与车流开始喧嚣,偶有行人擦肩而过,有人西装革履带着烟酒的气息,有人厚重大衣上散发洗衣液的香气、面容疲惫眼神却带笑。樱井翔能从他们身上闻出不同的人生。

等红绿灯的时候,他抬头看见对面商场上挂着的巨幅广告,五个西装笔挺的男人靠在一起,姿势眼神笑容,全部无可挑剔地帅气。有路过的女孩子小声地捂嘴尖叫着“ARASHI”,而他拉低帽檐,心里盘算着家里的酒好像喝完了,是不是该去商场里进购一点。






兜里突然传来振动,他这才想起好久没看手机了,急急忙忙掏出来。

诶,是来自医生的嘱咐——“刚才忘了说,樱井桑近期请不要再喝酒了哦。”

唇角有些委屈地下撇,樱井翔又看向更早的两条未读短信。

“尼桑,昨晚我喝醉了,胡言乱语请你不要放在心上。”——From:小舞

“Sho桑,今晚八点和toma他们有个小聚,大家好久没见了,不知道你今晚有没有空。若是有空的话,一起来吧。”——From:松润

两条短信都带着粉色标识,是他特设的分组,夜半也能打通他电话的那个分组。下撇的嘴角一点点收紧,垂下的眼看不清情绪,樱井翔点进樱井舞的回复框,指尖慢慢敲打下字符,良久,又一个个删掉,退了出去。

回到主屏幕看了眼时间,七点一十五,还有四十五分钟。

“嗡——”

手机突然抖动起来,来电人头像里,少年带着大大的灿烂的笑容望着他,毫不顾忌地露出一口乱牙,弯起的眼睛像是装了星星。

嘴角的弧度不禁柔和起来,樱井翔清了清嗓子,确定声音听不出异样了才按下接听。

“喂,松润。”

“Sho桑,你怎么不回我短信?有什么事吗?”那头熟悉的声音里带着点试探的关心。

“我去了……”樱井翔张了张嘴,“医院”两个字在喉咙里转了个圈,终究咽了回去,“没事。耽搁了一下。刚看见短信。”

“哦……没事就好,”不出意料地,松本润也没有追问,“我正要开车去酒吧,现在时间还来得及,要我去你家接你吗?”

好啊。樱井翔开口就要答应,却在出声的刹那察觉发炎的嗓子哽住了,一时说不出话。他迟疑了一瞬,正要拿远手机清清嗓子,那头的人先出了声,“Sho桑要是不方便的话……就算了。”

语气温柔礼仪周全。连他这么细微的沉默都捕捉在耳,多么体贴。体贴得叫他刚热起来的心也凉了下去。

“嗯,那我就不去了,你们好好玩哟。”语气里带点温柔笑意,面上却漠然。


“那,Sho桑明天见?”


“明天见。”冷静地说完最后一个字,樱井挂断电话,走过已经红红绿绿了好几次的斑马线。







回家路上的最后一个拐口,他看到一辆再熟悉不过的黑色跑车从他家的方向开来,从他身旁急驰而过,隔着不过数米的距离。

樱井翔怔在原地,回头去看那车远去的背影,半晌,平静地扭过头,继续往家走。

明明已经来到他家楼下,却问着“时间还来得及,要不要我来你家接你”,真温柔啊松本润,不愿意给人一丝压迫感。他该感动吗?或许吧。

但真奇怪,他只觉得累得慌,脑袋恍恍惚惚的,仿佛眼前的一切都跟他隔着层玻璃。

什么都懒得想,只想赶紧回家喝点温酒。啊,今天连酒都不能喝,不然明天的节目得表演哑剧了。想到这里,樱井翔才终于感到一些实质的难过。我都这么累了,为什么不给我酒喝呢。

打开门,客厅桌上的狼藉率先印入眼帘。樱井舞昨晚喝空的酒瓶们歪倒在沙发旁,两人今早都急着出门工作,没来得及收拾。

现在我也懒得收拾。樱井翔心里默默想着,随便换了身衣服就瘫倒在床上。

真累啊。意识都开始模糊。但他不想这么早就睡觉,于是又摸出手机。解了锁屏,依然是短信页面。

樱井又把那两条短信读了一遍,从头到尾仔仔细细,读着读着,忍不住嗤笑了一声。

是当他年纪大了傻了吗,居然用这么拙劣的谎言。

什么“不知道你今晚有没有空”,松本润,在找staff确认了我今晚没有行程之前,你是不会给我发这条信息的。

樱井舞,我可是看着你长大的哥哥啊,你有没有喝醉,会有人比我更清楚吗。我连你昨晚用咳嗽来掩饰哽咽的招数都知道得清清楚楚。






那是不知道喝到第几杯的时候。难得樱井舞大晚上跑到他家来,樱井翔知道她肯定是工作或者情感上受了什么委屈,于是强忍着工作了一天正难受的喉咙陪着她喝,到后来嗓子烧得厉害,又不想让她看出来,于是尽量沉默着,撑着发晕的脑袋扯住安慰的笑。

后来,樱井舞突然安静下来,静静地盯着他看。他被看的发毛,终于清醒了一点,故作轻松地笑着,“怎么了小舞?”

然后樱井翔看见他妹妹的眼里迅速泛起了水光。

“哥哥,你有在听我说话吗?你现在的笑容,跟你在综艺节目里装出来的有什么两样。”

这下樱井翔是真的清醒了,瞪大眼睛看着樱井舞,“小舞……”

“哥哥你以前不是这样的。”樱井舞避开他的目光,低头咳嗽起来。

“哥哥,你知道吗,最初你选择成为杰尼斯偶像而不是按照父亲的预想走向政坛的时候,我真的很开心,为你,也为我自己。我一直觉得,只要和政治沾上边,人就会变,变得连最亲近的人都看不清看不透,就像我们的父亲那样。所以那时我很开心,开心我的哥哥不会变了,他会永远是我温柔热情又带点笨拙的那个哥哥,我最爱的,会永远宠着我的哥哥。”

“后来,哥哥顺利大学毕业,岚变得越来越火,哥哥的综艺节目做得也越来越顺手,我每期都看,虽然我知道好多都不是真的,但我还是为你开心。我知道那只是屏幕里的你,跟生活中的完全不一样。”

“可是,哥哥,为什么,为什么现在我开始看不清你了呢……”

那双与自己相似的眼里落下泪水,樱井翔怔怔地看着,伸出的手慢慢垂下。像是有张蛛网缠住了他,缠住他岌岌可危的嗓子,缠住他疲惫不堪的身体,缠住他隐隐作痛的心。

叫他说不出一个字,做不出一个表情。

……



昨晚最后是如何收场的樱井翔已经不记得了。可能是真的醉了吧。今早两人各自匆忙地洗漱整理赶去工作,樱井舞临走前笑着跟他说了再见,除了布满血丝的眼,都与平常一样。

放下手机,樱井翔抬臂遮住了眼。樱井舞也好,松本润也好,其他的谁谁谁也好,其实那张蛛网一直都在,他早有察觉,只是不曾如此清晰,于是被他刻意忽略。

好累啊。想喝点温酒。只要一点,他就能暂时忘掉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好好睡一觉,明天继续成为万众、包括他自己,都期待的那个樱井翔。

可惜,不能喝啊。医生,为什么,偏偏是今天呢。







窗外雪还在下,天色早已全黑。没吃晚饭的胃隐隐有点疼,樱井翔干脆关掉灯,拉开被子躺了进去。

年少时听谁说过,生在寒冬的人,心如烈火。他想到自己旺盛到被人直呼变态的精力,深以为然。

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那团火越来越弱,他越来越容易感到疲惫。似有冰雪封原。

被子里的温暖汇聚得缓慢,樱井翔渐渐缩起身体。

他没来由地想起一种动物,仓鼠。很多粉丝,甚至一些朋友都曾把他比作仓鼠,他向来不以为然,这么弱小脆弱的小动物,跟他哪有半毛钱关系。

可此刻,在这一瞬间,樱井忽然觉得,其实做只仓鼠也不错。

“嗡嗡——”手边的手机再次振动起来。樱井翔拿起就要挂断,却在看到来电人的时候迟疑了,顿了顿还是按下了接听。

不等他开口,那边的声音已经兀自吵闹开了,“Sho酱Sho酱!我发现了一家超好吃的荞麦面你要不要……”

“爱拔,”樱井翔拿远手机,有气无力地打断他,“没什么大事我先挂了。”

那边立刻安静了一会,然后炸开的声音更大——

“Sho酱你的声音怎么了!你嗓子不舒服吗?!”

“爱拔……别吵了,”你再大声一点我连耳朵都要废了,樱井翔意识模糊地想着,将被子裹得更紧了一点,发冷的身体蜷缩成一团,“我……我要……”

好累啊。想变成一只仓鼠。如果是仓鼠的话,现在就可以……

“……冬眠了。”



……
……



“Sho酱?摩西摩西?”

“Sho酱你怎么了?!”

“Sho酱?!”


“樱井翔!”





电话那头惊慌的声音不断传来,但床上沉睡的人已经听不见了。







【TBC】



之前发的脑洞,没有太太接梗,只好自割腿肉。(果然还是要写毁了啊(。•́︿•̀。)

我知道这章很丧很颓!别打我!下一章开始就欢脱愉快了(虽然可能不会一直欢脱ww)!看新世界里的sho酱如何面对高冷人设花式懵逼,以及模特组的二位如何花式追仓鼠吧~哟哟哟想想就激动~

祝gn们元宵快乐哦!

评论(29)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