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在樱花先生眼睛里

樱花先生心头好。虹组飒组都想要。日常出轨紫绿心水蓝黄,山风团爱赛高!

这不是你以为的世界【四】

*平行世界重生梗。半现实向。
*樱井翔中心向。主JS/AS
*一句话:如果杰尼斯发给樱井先生高冷王子人设。





Chapter 3. 这不是我以为的世界(下)




^我想,在秋末,送你春日的花。





把家里大大小小的房间来回走了个遍,樱井翔看着自己乱成一团的卧室无奈一笑,果然是二十六岁的自己啊,房间乱得惊世骇俗。


这点不知道被相叶和二宫吐槽了多少次,二十多岁的他刚开始还会不好意思,后来倒也习以为常了。一个大男人的房间,乱点就乱点呗。甚至他还有点小得意,他的房间虽然乱,却从来乱得很有章法,想找什么都能第一时间精准定位。这可是他的独门特技呢。





那么后来,是什么时候、为了什么,突然下决心改变的呢?


樱井翔低头看着脚下的木质地板,折腾了半个多小时才卸干净发胶的头发柔软地垂下来,在眼前晃出一片阴影。


他仿佛一瞬间被拉回了那个下午,阳光从窗外洒进来,坐在他家地板上的青年却眼带黯色,望着满身大汗的他,轻轻一笑,“翔君,找不到就算了。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松……”


“说不定早就被翔君扔掉了,只是忘了罢了。”


“……”






不过是扔掉了,又忘记自己扔掉过罢了。


樱井翔默然撩开挡住视线的头发,挽起袖子,开始倒腾乱糟糟的屋子。将要三十六岁的他,早已改掉了当初的毛病,习惯于将家里收拾得整整齐齐。


这一收拾就是两个小时过去了。一件件熟悉又陌生的物件从他手里经过,慢慢唤起记忆的温度,将二十六岁的细枝末节勾勒得渐渐清晰。樱井还从枕头下找到了他的工作日记,满满当当写着近期的工作安排和待办计划,如同一颗定心丸般消弭了他心中一半的不安感。活在计划表里果然是个好习惯,樱井轻轻笑起来,这不,连异世界穿越来的自己都能拯救呢。


计划表里写着今天是给家人打电话的日子,他于是忐忑着,又期待着,拨通了手机通讯录里母亲的号码。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哦噶桑?”


“Sho酱?今天工作结束了吗……”


熟悉的、比记忆里更年轻的温柔声音从话筒那头传来,带着抚慰人心的力量。这个电话没有持续太久,大多时候樱井翔只是听着,不敢多说话。


但只是这样就足够了。挂断电话的时候,他感到那个一直恍恍惚惚在空中飘荡的自己,终于有一只脚落了地,踩进柔软的棉花里。


他带着一身汗水去泡了个澡。热水蒸腾着温暖雾气,他终于得以仔细端详镜子里的自己,他歪了歪头,镜子里的人也跟着歪了歪头,用明亮的大眼睛注视着他。年轻、瘦削且生气昂扬的面容,还有保持得极好的身材。


戳了戳自己的八块腹肌,樱井翔又有点恍惚了,近期有演唱会或者杂志拍摄吗?工作日程里并没有写。






很快,他就在之前没看完的分析帖里找到了答案。





浸泡在温暖的热水里,樱井翔举着手机,瞪着翻页后扑面而来的一排高清半裸图,目光僵直——


且羞耻。


这个面无表情直接解开扣子把衣服撩到腰线下的人……好像是他。这个撩起衣服下摆咬在嘴里还冲镜头挑眉冷笑的人……好像也是他。这一系列各色着装各种表情但总归就是在撩露脱撩露脱的人……好像,都是,他。


樱井翔差点没把手机砸水里。





**


……

230L:楼主我跑圈回来了!心情平静了不少,先给久等的各位赔个不是,送上一堆珍藏的樱井.脱衣狂魔.翔!有没有感到我满满的诚意哟!!


231L:我我我我……楼主你不要脸你居然不预警!


232L:db&sh%vdsw失血过多已死亡。


233L:已死+1


……


271L:已死+999


272L:妈耶,一下死了这么多人可怎么得了(#゚Д゚) gn们你们不会白死的!楼主我这就去联系樱井翔,让他卖身偿命!!再见勒各位!


273L:……


274L:……


……




280L:楼主滚回来!1,2,3,我们复活啦!!!


281L:活啦活啦!没个七八百条命怎么敢当紫担!每天被翔哥哥帅得死去活来已经是我们的日常了好吗!楼主快继续分析啊,别忘了你这是个理智分析贴啊喂!


……




290L:

        好啦好啦。楼主回来啦,不闹了,回到刚刚的分析。刚刚说到,樱井翔,一座披着冰山皮的活火山。说得肤浅一点,就像刚刚一套图片一样,是山风五人里最冷的一个,却也是最撩的一个,总能一脸禁欲地干着各种丧尽天良惨无人道的勾人事儿,极其擅长用播新闻的表情来脱衣秀腹肌(真的,演唱会和News Zero一起看,保证你精神错乱)。

        说得更深入一点吧,樱井翔,官家名门出身,自小接受贵族教育,滑雪、骑马、潜水、钢琴……各种贵族运动全部擅长(楼主觉得,如果不是恐高,跳伞蹦极开飞机啥的都不在话下),更可贵的是,谦逊有礼,没有少爷的脾气,骨子里却有少爷的傲气,极其自律又好强,庆应大学名专业毕业,J家第一位rapper,第一位新闻主播。



291L:总之,毋庸置疑的优秀,有够高的资本,也有够冷的气场,时常一个眼神就能冷霸拽上天。但为什么说是火山呢?楼主分析觉得,樱井翔身上冷感的气质,一半来自自小的精英教育,一半来自人设诱导,但绝不代表他的全部性格。还记得几年前的黄毛耳钉翔吗?叛逆酷炫又耿直热情,那时候人设也还没定,樱井翔整个就一头热血澎湃的可爱小狮子。

        就算是现在,在综艺里也依然时刻展现着强烈的求胜欲,干什么都拼命想做到最好(连cos都一定要拿第一的神奇男人),较真的时候真的可怕,耿直起来才不管你是谁,直接拿出rap的气势引经据典有理有据一箩筐道理给你砸过去,被众多嘉宾哭喊着定义为“学霸逻辑杀”。

        更可怕的是,门把们还都乐意宠着他顺着他,换着法子帮腔作势(真的,楼主曾一度以为五子里最不能惹的是Nino,后来才发现樱井翔才是真的boss,惹到他直接附带一个团)。


292L:啊,可算是说完五个人的大体印象了,接下来就来具体分析下五子间的相互关系和平常面吧。这次我们从樱井翔开始。接下来内容长,图片多,大家注意哦!

……


**





看完整个分析贴时,樱井翔已经在水里泡了四十分钟。温热的湿气像要漫进骨子里,他带着塞满整个脑子的巨大信息量,晕晕乎乎地从浴缸里爬出来。


他甚至还不死心地去网上搜了不少组合近年的节目剪辑,机械地看着屏幕里那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人。半小时后,“啪”,用力地合上了笔记本。


心情复杂,又微妙。


樱井翔终于清晰地意识到,哪怕有再多相似,这里终究是一个新世界,很多事情存于他认知之外,包括他“自己”。


他三十多年来信奉的科学主义唯物观,都在一夕间被推翻。他不知道如何解释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不知道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不知道怎么才能回到原来的世界。


不知道的事太多,不敢、也不能细思。


但有一点不会变——


不管在哪里,他都是樱井翔。不允许自己的人生脱离掌控的樱井翔。


从现在,从此刻起,他要做的就是迅速认识这个新世界,重新夺回掌控权。






将湿漉漉的头发一把撸到脑后,仰头深吸一口气,樱井终于点开被搁置了许久的短信页面,点开其中一条,噼里啪啦地敲下一行字,发送。


“好,六点见。”


现在是五点二十五分,他在心里迅速计算着,吹头发换衣服,包裹严实再开车到约定的地点,今天周四不会堵车,大约能提前五分钟到达。


嗯,很合理。


一旦拟好计划表,樱井翔就迅速恢复了行动力。






到达目的地时,正好五点五十七分。


穿着一身舒适又不失矜贵的私服,戴着鸭舌帽加墨镜,樱井翔在路边停好车,放下车窗,却没有看到该来的人。


还没到么?樱井垂眼看了看时间,手机铃声也恰好响了起来。


“喂?”


“Sho酱,果咩果咩!路上遇到点麻烦,我可能要迟到几分钟!”


“啊,没关系,你慢……”


“咚咚”。


突然的敲窗声打断樱井翔没说完的话,他一转头,看到车窗外一张灿烂的笑脸,反戴的棒球帽下,相叶雅纪又黑又圆的杏眼正亮晶晶地注视着他,“Sho酱!萨普莱斯!”


“……”





这家伙真的是二十五岁,不是五岁吗?


“……你从哪里冒出来的?”


“我早就看到Sho酱的车啦,提前躲到站牌后面,再给你打电话,趁你不注意迅速溜过来咯!”


“……”


“Sho酱看起来一点都不惊喜啊,一点反应都没有。”


我应该有反应吗?如果是这个二十六岁的自己,会有什么反应?樱井翔思考了一下,决定转移话题,“爱拔桑快上车吧,不是说找到了一家很好吃的店么,快过去吧。”


“Sho酱是让我坐到副驾驶么?”


不然呢?樱井有点茫然地看着相叶,“你想做后座也可以。”


“咳,问题是,Sho酱知道那家店在哪吗?”


“……”


在爱拔止不住的笑声里,樱井翔忍住捂脸的冲动,迅速下车,从另一边车门上了副驾驶。






“今天收工的时候都一点了,Sho酱后来吃午饭了吗?”


开着车的相叶突然问道。


樱井沉默了一会,“……没有。”


不止是今天的午饭,他好像,有很久没吃饭了。


樱井翔看着窗外黑下来的天色和逐一亮起来的灯火,08年的东京夜色似乎远不如18年璀璨,又似乎没有什么区别。


秋夜的风吹到他脸上,他想起那天落在脖子上的雪,比这风更尖锐的冰凉触感,还有火烧般的喉咙。


“我就知道,Sho酱总是一忙起来就忘记吃饭,”相叶无奈地笑,“马上就到了哦,这家的鲜贝荞麦面很好吃哦,Sho酱一定会喜欢!”


樱井翔蓦地一怔。






『Sho酱,我发现了一家超好吃的荞麦面哦,要不要一……』


那是在原属于他的世界里,接到的最后一通电话。再一回想,竟已隔了十年,隔了一整个无法跨越的空间。


『“Sho酱你怎么了?Sho酱?”』


『“Sho酱??”』


他对于原本世界的记忆,就在那一声比一声惊惶的“Sho酱”里终止。


直到最后,话筒那段的相叶雅纪都没有等到他的一句回应。


樱井翔不自觉地攥紧了手中的安全带。他不敢去想像相叶那时的心情。






“Sho酱?”


樱井猛地回过神来,抬头对上一双黑亮的笑眼,二十五的相叶雅纪正歪头瞅着他,“Sho酱在发什么呆呢?我们到了哦。”


“Sho酱先进去吧,我去停车。”


“……好,店里等你。”


樱井稳住心神,先下了车。






这是家不有名也不显眼的传统和食馆,如果不是相叶推荐,忙碌的樱井翔是一辈子也不可能找到这种地方来的。从满满当当的客人来看,味道不会差。


樱井翔曾不止一次地困惑过,明明都是一个组合的,为什么相叶就有那么多空闲时光,能找到一家又一家沧海遗珠般的店家,又不厌其烦地、一家家地,推荐给他。


托相叶的福,他邂逅了不少独特的美食。想到这里,樱井翔轻轻笑了笑,很高兴这个世界的相叶也延续着这一习惯。


“您好先生,有预约吗?”


“有,”樱井拉低帽檐,“相叶氏。”


“好的,相叶先生,您预订的包间往这边走。”






樱井没在包间里坐多久,就有人敲门。以为是服务员,他应道,“请进”。


但敲门的声音仍在继续。


皱了皱眉,樱井起身,谨慎地打开门——


一片白色顿时填满他整个视野,清幽花香扑面而来,萦绕满怀,花束后面探出一张灿烂的笑脸,“Sho酱!萨普莱斯第二重!”


手忙脚乱抱住被塞进怀里的花,樱井翔一脸懵地注视着这捧垂铃状的清秀白色小花,又抬眼瞪着眼前的人。这……什么情况?


伸手揉了揉樱井的头发,相叶笑得异常开心,“看Sho酱现在的表情!这个萨普莱斯成功了!”


“今天,”樱井翔的大脑艰难地运作着,相叶雅纪不是没送过他花,应该说,他三十多年的人生里,给他送花次数最多的人就是相叶了。那是二十代末的哪一年,由于两人生日很近,共同的朋友便给他们俩一起庆祝生日。没想到那天相叶竟捧来了一百朵白玫瑰,径直走到他面前,惊呆了一众朋友。他也是第一次收到这样的生日礼物,怔了半天才傻傻回了句“谢谢”,有点别扭,但高兴的心情似乎更多一些。


后来他在番组里提到这事,顺口夸了一句“爱拔桑很浪漫呢”,那之后,相叶便开始乐衷于给他送花,生日时,电影杀青时,但总归,都是特殊的日子。而今天,在这个新世界的今天,樱井脑子转了一圈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今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么?”


“欸,这个嘛,”相叶雅纪笑着抿了抿唇,揽着樱井的肩膀将他带到座位上,自己也在对面坐下,“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呀。”


“就是觉得今天的Sho酱状态不大好,一会儿神游天外一会儿坐立不安的,好像有什么心事。”






“虽然我很想问Sho酱有什么心事,但又觉得Sho酱大概不想说,”相叶拿过茶壶,给樱井的杯子重新满上茶水,“所以,就想送束花给你,希望能让你开心一点。”


茶水在深秋的寒意里泛起袅袅的雾气,樱井翔隔着这一层薄注视着对面的人。


不管是二十五岁还是三十五岁,相叶雅纪的笑容总是有着十足的感染力,带着满满的元气。不同于节目里故意放大的声音,柔和的嗓音里,带着某种特殊的温暖质地,能让人不自觉地放松下来。


“Sho酱。”


“嗯?”


“认识这是什么花吗?”


“好像,是铃兰?”


“Bingo!Sho酱,铃兰是开在春天山谷里的花哟,一定会给你带来好运气的。”


“……嗯。”








“Masaki.”


“欸?”相叶有些惊讶地看着他。


樱井看着相叶雅纪,坐在他对面的二十五岁的相叶雅纪,还有浮现在他心头的三十五岁的相叶雅纪,轻声说道,“谢谢你。”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这一晚的饭吃的很愉快,铃兰花的清香弥漫着整个包间,鲜贝荞麦面的味道也足够迷人,让樱井翔一连吃了两碗。


不管在哪个世界,跟相叶雅纪呆在一起的时间,似乎总是轻松愉快的。这个人身上的独特气质,说是天然也好,热情也好,神经大条也好,总能让樱井翔不自觉地露出最放松的姿态。同时,他也没忘了最初的目的,谈话间明里暗里向相叶打听了不少消息,组合的发展,成员的近况,最近的要事趣事,与其它艺人的来往关系……他都一一在心中记下。


从相叶雅纪嘴里打探消息实在是件容易的事,以樱井翔的能力,稍稍费点心思便能做得十分自然,哪怕有时问得过了,相叶也不会在意。有好几个问题,樱井自己问完都有点心虚,相叶反而不满地嘟囔着:“Sho酱是在考我吗!虽然我有时会忘事,但这么重要的东西还是不会忘的啦!”逗得樱井暗自发笑。






但若换成另一个人,樱井翔便不敢保证了。


松本润是个多么细致的人,又是个多么了解他的人,樱井翔再清楚不过。


这也是为什么当松本润和相叶雅纪的邀约短信同时来临时,他会选择后者。


这完全是出于理智的选择。樱井翔又在心里对自己说了一遍。







吃晚饭聊完天已经九点多了,两人道完别,相叶叫了辆出租,樱井则带着铃兰花上了自己的车。


将车开进车库的时候已经将近十点。


捧着花束,他带着微微的笑意往家里走,却在电梯打开之后,震惊地发现家门口蹲坐着一个人。


一个熟悉的,仅凭侧影就能让樱井翔一眼认出的人。






“松……润?”


正摆弄手机的人闻声蓦地抬起头,他的脸一半在灯光下,一半在阴影里,五官的轮廓被勾勒得愈发深邃。目光对上的那一瞬间,樱井翔竟错觉自己看到了三十四岁的松本润。


心脏骤地一缩,仿佛消散的湿气又缠了过来,模糊成蛛网的形状。那天红绿灯下雪花飘落的寒气,电话挂断的嘟嘟声,从他身边急驰而过的跑车……都在这一瞬间如闪电的白光般一闪而过。


慢慢带起低沉的轰隆隆的雷声。






“松润,怎么会在这里?”樱井低声问。


“Sho桑一直不回我的信息,今天录节目时的状态也不对,”松本润站起身朝他笑,好看的眉眼弯起,微乱的卷发带着二十四岁青年的朝气,“我有点担心,过来看看。”


嗯?掏出手机,樱井看向短信界面,自己给松本润的回复“松润,不好意思,今晚不太方便”分明是已发送的状态。


他将手机递到松本润眼前,对方疑惑地“欸”了一声,目光却是落在他另一只手捧着的花上,笑容淡了下去。


“Sho桑,这花,是哪里来的?”


“是相叶送的。”


松本润沉默了。目光从花上移开,落在地上,又慢慢回到樱井翔脸上。


“我们都给Sho桑发了信息,Sho桑答应了他,拒绝了我,是吗?”


樱井翔微微蹙了蹙眉,没说话。松本润此刻的眼神和语气,让他有些不习惯,刺得慌。


他知道他该说点什么,解释一下。可轰隆隆地,胸口那团湿气还在弥漫,带来麻木的疲劳感,让他一个字都不想说。


这样很任性,樱井翔明白。他也明白,眼前的二十四岁的松本润什么都没有做错,原本的松本润也没有做错什么。理智告诉他,不管他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地来到这个世界,都完全没有理由怪到松本润头上。


但他,就是,做不到。


那一天的记忆,雪,蛛网,都沿着十年的光阴穿梭蒸酵而来,落在他心坎。


从他来到这个世界开始,他就做不到,做不到再心平气和地面对松本润。








沉默在两人之间蔓延。


松本润忽然向他走近了一步。


“为什么,从刚刚看到我开始,Sho桑就是这副冷冷的表情?”


他们之间两厘米的身高差在此刻凸现出来。松本润微微垂眼看着樱井翔,下垂的眼角、抿起的唇让他脸上流露出的委屈神情愈发明显,“Sho桑,”他抓住樱井的一只臂膀,制止樱井下意识想要后退的脚步。


“Sho桑是在,生我的气吗?”


委屈的小奶音。皱起的包子脸。


樱井翔蓦地感觉心头被烫了一下,整个人僵在原地,怔怔地盯着松本润。






这样的神态,语气,樱井翔从没想过会在二十四岁的松本润身上见到、听到。


这分明是他记忆里那个珍贵的包子脸少年才会作出的举动。


是最能让他心软、让他顷刻间缴械投降的模样。








【TBC】






好久没更,来个大份量的。6258字,gn们看得激动否,反正我写得挺激动的!感情线走起来!修罗场搞起来!

大家感受到了吧,两对cp走的是完全不同的感觉哦~爱拔给翔哥哥送花也是真事哦,一百朵白玫瑰,当初看到真是甜的我牙疼。另外呢,大家知道铃兰的花语是什么吗?

这章里还要特别提一提的是,受原世界最后一天的影响,新世界里的爱拔和弟弟在翔哥哥心里的初始点是不一样的(但你要觉得爱拔这是占优势,那还真不一定(︶.̮︶✽))这点不知道我有没有写清楚。

大家有什么想法或者预期请尽情提!你们的评论是会影响后续走向的哦!爱你们(ɔˆ ³(ˆ⌣ˆc)评论里见

评论(38)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