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在樱花先生眼睛里

樱花先生心头好。虹组飒组都想要。日常出轨紫绿心水蓝黄,山风团爱赛高!

这不是你以为的世界【五】

*平行世界重生梗。半现实向。
*樱井翔中心向。主JS/AS
*一句话:如果杰尼斯发给樱井先生高冷王子人设。






Chapter 4. 听说我们的关系又不和了(上)






^我的心思,藏在你看不见的地方。





阳光从窗外大咧咧地闯进来。天气晴朗,温度适宜,没有工作。多好的日子啊,樱井翔叹了口气,可惜他正顶着一脑门的雾水。

抱着枕头趴在床上,樱井翔盯着摊开的日程本,默默沉思。




「13:00-16:00:时尚修炼」

「17:30-20:30:健身房」





——求助,看不懂自己写的日程该怎么办?

他不死心地往前翻了翻,发现这两个条目出现的频率居然不低,每周都明晃晃地重复好几回,每回都两小时起步。

樱井翔心有戚戚地摸了摸自己的腹肌,趴着都能保持六块的轮廓。他于是叹了口气,接受了这个世界的自己是个健身狂魔的事实,他不认为这是自愿的,大概是,受人设所迫吧。

欸,真惨。

不情不愿地起身,樱井翔在自己还没来得及收拾的、乱如战场般的大包小包里摸出了一张VIP健身卡,搞清楚了健身房的名字地点及一系列相关信息,才又倒回床上。

健身也就罢了,谁能告诉他,「时尚修炼」又是个什么操作?

苦思冥想了好一会儿,也没能搞明白这个新鲜名词。樱井翔烦躁地挠了挠头发,从床上弹起来,捞过手机,开始翻看过往信息。说不定能逮到一只死耗子呢?

在心里抱怨着十年前的手机连个关键词搜索的功能都没有,樱井翔边看边搜集着一条条消息里透露出的各种有用信息。





「Sho酱今天News里吃了两个螺丝呢/笑脸/」

……真是谢谢您如影随形的关心了呢,母亲大人。





「翔君今天录制辛苦啦。下次有机会一起喝酒吧。」

欸?这位前辈在他的印象里并没有什么交集。啊,这几位也是。果然人际关系网也不一样了呐,樱井按了按脑袋,“牙白,要记的东西也太多了吧。”




「樱井小子,明天的同学会再不来就把你踢出我们兄弟圈!就算是大明星,我们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

哈!熟悉的圈外老友,熟悉的语气。不过记忆里自己连续缺席聚会是在08年之后的事情,这条信息来的时间提前不少。果然,就如昨天吓了他一跳的话题关注量一样,种种迹象都表明,这个世界里的岚,经历的低谷期要比他记忆里的短得多。

“呐,真好呢。”

樱井翔滑动着信息里二宫发来的一堆照片,轻轻笑起来。「最近抓拍到了大家的一些可爱照片,第一个分享给Sho酱哟,Sho酱可要请我吃饭哟」,翻看着四人一张比一张面目狰狞的丑照,以及丑照中刺眼的Nino笑脸自拍照,樱井完全能想象出二宫得意洋洋的语气。当然,自己的回击也毫不逊色,那一系列的二宫表情包逗得樱井一阵大笑。

“真幼稚,果然都是二十多岁的家伙。”樱井自言自语着,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笑得直拍床的行为也说不上多成熟。

很快,他又被大野智发来的千奇百怪晒鱼照以及不断重复的「谢谢Sho酱送我的护肤品,今天的我没有变黑哦,真的」攻击了。更让他哭笑不得的是很多乐衷于给他发搞笑段子的圈外朋友,段子后面通常还接着一段调侃:「Sho桑多笑笑吧,脸太僵了不好」「我家的女性成员们又在对着电视里的Sho桑尖叫了,我很不爽,给她们看你小时候的白眼照,她们叫得更厉害了,说你笑得真可爱。不懂不懂。」

……

真是乱七八糟各种信息都有。樱井翔瘫在床上,觉得自己快要放弃了,终于,他在相叶雅纪将近一年前的来信里抓到了有用信息。






「Sho酱,明天打算先去哪家店?又是我给Sho酱上课的日子了,开心!」

「明明是爱拔桑自己非要跟过来的,话多得不行也就算了,怎么还变成给我上课了?」

「哎呀,Sho酱这样说我会伤心的。上次广受好评的那套装扮,不就是我劝你买下的嘛!」

「所以才说你话多。我本来就打算买的。」

「Sho酱非要这么说的话,我也要说实话了。我只有在Sho酱面前话才这么多的,因为Sho酱明明不想听却又强装着不表现出来的样子太可爱了哈哈哈哈!」

「欸?Sho酱怎么不回复我了?被我戳穿害羞了吗?嘛嘛,我知道Sho酱不喜欢那些太亮眼的潮流时尚。Sho酱自己的品味也很好,就是太低调沉重了一点,稍微修炼一下就好啦!啊,不如就给我们明天的行程定名为‘时尚修炼’吧!是不是很妙,Sho酱以后就用这个叫法吧!」

「没有害羞。哪里妙了。我才不会用。」






「13:00-16:00:时尚修炼」

说着不会用,日程表里却躺着好多个“时尚修炼”。樱井翔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有点不想承认这个人是自己。

同时他也发现,这个世界的自己,和相叶的关系比他记忆里的要更亲密,从这成堆的信息、随意的语气就能看出来。昨天看的分析贴里,饭在分析成员关系时也说“SA两人不管在节目上还是节目下都很亲密呢,经常被媒体和饭们抓到一起吃饭逛衣服,也难怪穿搭风格常有相似了”。

溜达到自己的衣柜前,樱井第一次仔细打量这些衣服。不得不承认,在自己原有审美的基础上,更增添了几分时尚感,有些还带着明显的相叶氏风格。樱井的心情有点微妙,他从来不是个会轻易受别人影响的人,原来的世界里,他也常与相叶看上同样的品牌同一家店,但差异始终是保留的。而这个世界里,相叶雅纪居然成功地侵袭了他的衣柜,着实令他意外。他们的关系好到这个地步了呀。

嘛,至少没有七分裤。樱井这样对自己说。

他又去网上有目的地搜索了一下,发现从黄毛耳钉时期开始,时尚就是贴在自己身上的标签之一。多次登上时尚杂志,参加过时装类节目,不论私服还是涉及穿搭的综艺,都表现出备受好评的樱井风格,被称为“矜持的时尚”。

这……

很好,樱井翔想,他大概明白时尚修炼是什么了,也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了。

迅速翻着日程表,目光锁定下周的人模录制,樱井翔有点忧伤。






时针转到十二点的时候,樱井从衣柜里挑了套对他来说有些新奇的衣服,戴好墨镜和帽子,迎着十月末的阳光义无反顾地出了门。

他没有联系相叶,一来怕露馅,二来,昨天才一起吃过饭,连续两天见面对他来说太过频繁。

不就是时尚吗,樱井翔想,只要他愿意下功夫学,就不信有什么学不会的东西。

他斗志昂扬地压低帽檐,迈开大步。

“嘛,先去觅个食。”






吃完饭,在书店的时尚杂志区逡巡了一会,樱井翔决定去附近男装商城里大火的几个品牌转转。随时去实体店把握各大品牌的新款和热销款,是增强时尚感的必须课程。嗯,他查找到的攻略里是这么说的。






“樱……樱井君?是樱井君吗?”

“是。”

被导购员认出来时,樱井翔并没有太惊讶,毕竟言语交流是避免不了的。导购员小姐捂着嘴,小声尖叫起来,“天呐,今天是什么日子!连着遇见两个阿拉希!!”

这就让樱井翔很惊讶了,“两个?”难道,相叶又跟他撞店了吗?

“嗯!我刚刚在走廊上看到松本君走过去!”

“松本润?”樱井翔诧异地挑眉,漂亮的大眼睛勾起疑惑的弧度。

导购员猛地捂住胸口,用力点头,“是的是的就是松本君!”一天被幸福砸中两次,年轻的导购员激动得不能自已,原地转了好几个圈,吸引了不少周围人的目光,动静眼瞅着要闹大。在樱井不断的眼神示意下,导购员终于冷静了些,又问,“樱井君,是跟松本君约好了吗?”

“啊,”樱井翔愣了愣,“没……”






“Sho桑!”

熟悉的声音打断了没说完的否定。樱井翔回头,看见门外的松本润。除了一副墨镜,松本润脸上没有任何遮掩,他就这么向樱井走来,迈着帅气的步伐,金属手链随着起落发出悦耳的咔哒声。

“Sho桑,我等你好久啦。”






周围有人小声尖叫着,议论着,掏出手机偷偷拍照。

这家伙在干什么,当这是走T台吗?樱井翔瞪着松本润,无法理解眼前的状况。

“Sho桑,”松本润笑着,第三次喊了他的名字,在樱井翔的瞪视下凑到他耳边,小声说,“别发愣了。趁着人不多,赶紧转移吧。”

所以你为什么要这么大张旗鼓地冒出来??樱井翔用力咽下喉头的质问,微笑着向周围的人挥了挥手,跟在松本润后面迅速撤离。他恍惚听到两个女孩子激动的声音,“欸,不是都说翔君和润君关系不好吗?”“什么嘛,关系不好怎么可能一起逛街!”“我前天还在杂志上看到他俩关系不和呢,都好多次啦”“所以说现在的娱乐杂志啊,根本不可信!”






等走到稍远一点的地方,松本润从风衣口袋里掏出折叠得整整齐齐的围巾。

樱井翔站在一边,看着戴围巾的松本,蹙起眉,“为什么不等人少的时候再跟我打招呼?”

“突然看到Sho桑,有点太激动了。”

“刚才干嘛不带围巾?”

“商场里太闷了嘛。”

松本润摘下墨镜,半张脸掩在围巾里,额前的头发柔软地垂下来,棱角收敛,只露出一双润泽的眼,无辜地看着樱井翔。

“……”

樱井翔不自觉地放柔了语气,“松润来买衣服吗?”

“不啊,”松本润眨了眨眼,“我在等Sho桑啊。”

“欸??”

“我昨晚道别的时候就说了呀,”松本润注视着樱井翔,眼睛笑成两轮弯月,声音却缓慢而低沉,“明天见。”






又来了,又是这个眼神。

樱井翔觉得自己像是吞了口烫山芋,或者说,昨晚的烫山芋,现在还没咽下去。





“Sho桑,是在生我的气吗?”

昨晚的松本润,用委屈的、仿佛十六岁少年般的神情,抛出这个令樱井翔猝不及防的问题,然后便固执地沉默着,用力抓着樱井的肩膀,不得到回答绝不放手的架势。

这样的松本润让樱井翔心软、心疼。

他迟疑了一下,终于压下心头翻涌的复杂情绪,将漫长岁月里积攒起的三十代的樱井翔与松本润间的酸与苦暂时遗忘,用宠溺的姿态拥抱住面前的人,轻拍他的背,“没有,我没有生松……ma酱的气。”

“可是,”松本的脑袋压在樱井肩膀上,声音闷闷的,“Sho酱分明在生气。”

“……没有,我只是有点累。”

“这样啊,”松本润低声应着,静默了数秒,突然抬起头,直视着樱井的眼睛,轻轻的笑,“没有生ma酱的气,也没有生松本润的气吗?”

樱井翔的手僵在半空。

他无法解读松本润此刻的神情。嘴角眉梢都在笑,眼神却像熔化的铁水,滚烫而深沉,像是淬炼了千言万语,却又妥帖地滴水不漏。

比34岁的松本润更深邃,比16岁的松本润更炙热,这是樱井翔记忆里从未有过的松本润。

他看不懂他。






这个眼神只停留了一瞬。

昙花一现,松本润又恢复成了樱井翔熟悉的模样,似是为刚才撒娇般的行为感到脸红,这次他没有等樱井翔回答什么,抱了抱樱井的肩膀,抛下一句“Sho桑累了的话就早点休息,我走了,明天见”,就快步离开了。

樱井翔看着松本润离去的身影,摸了摸肩膀,有一点点湿,咦,这家伙居然还把口水蹭上去了么。






理所当然的,这句“明天见”樱井翔并没有当真,只以为是一时口误。关于昨晚那个莫名其妙的松本润,他也不想深思。

但此刻,真的出现在他眼前的松本润,再次袭来的这种莫名的不熟悉感——

让樱井翔的心跳微妙地乱了起来。








【TBC】


时隔一周半的更新。最近三次元太忙,加上文章思绪有点没理清,总觉得要写飘,有点不敢下笔,所以拖了这么久,在这里谢罪啦( •́ .̫ •̀ )

不知道看到这里,大家有没有猜出点什么来~嘻嘻,其实前前前文里是有一点伏笔的呢~

另外,打滚求评论呀(´+ω+`)

评论(17)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