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在樱花先生眼睛里

樱花先生心头好。虹组飒组都想要。日常出轨紫绿心水蓝黄,山风团爱赛高!

这不是你以为的世界【六】

*平行世界重生梗。半现实向。

*樱井翔中心向。主JS/AS

*一句话:如果杰尼斯发给樱井先生高冷王子人设。

 

 


Chapter 4. 听说我们的关系又不和了(下)




^我心里长出了刺,名为你。





嘉宾喋喋不休的冷段子已经持续了好几分钟了,连Nino的犀利吐槽都拉不回来。


别说台下冷场了,台上的大野智已经从发呆的木块进化成了发呆的冰块,连一贯坚持捧场的相叶雅纪也快给不出反应了。相叶拿手肘蹭了蹭旁边人的腰,惊醒了樱井翔不知飘到哪去的思绪,他凑近樱井的耳朵小声嘀咕道:“这大叔的段子也太无聊了……欸?Sho酱你居然在笑?”


面对相叶雅纪一脸“天呐你的笑点已经低到这种丧心病狂的地步了吗”的表情,樱井翔无言以对。他总不能说,嘉宾刚讲的一个笑话让他一瞬间想起了99.9里松本润扮演的那个小律师吧。因为太忙,那部剧他只看了几集,剧情都没记住,只有松本润捏着耳朵一本正经讲冷笑话的样子,让他新奇不已,印象深刻。


“啪”。突然的脆响打断了持续制造冷空气的嘉宾,众人齐刷刷地望过去。只见松本润放下手中题板,利索地起身拍掌,“好了,以上就是今天的全部节目了!让我们感谢山本君的到来!”


“欸——”嘉宾目瞪口呆,“呜索!时间还,还早呢!”


“没办法嘛,”松本润一脸正经地摊手,“您再讲下去,大家就都要感冒了。”


台上台下顿时笑成一片,空气回暖。Nino顺势接了下去,和故作生气的嘉宾拌了两句嘴,终于让节目顺利过渡到下一环节。


樱井翔笑了笑,放松身体靠在沙发上。原来担当MC的松本润是这个样子的,细致机敏,又犀利强势得恰到好处。哪怕以他多年的MC经验来看,也挑不出不合适的地方,甚至不断给他新奇,让他清晰认识到,这是松本润式的主持风格,不是他的。


所以说,刚才根本没必要纠结要不要出面说点什么嘛。樱井翔心情有点微妙,目光落在松本润的脸上。节目上的松本似乎总戴着眼镜,各式各样的,让他举手投足间多了份冷质的柔和。此刻他抿唇不语,一缕发丝垂在耳际,灯光下侧脸轮廓深邃,和着黑色镜框的阴影,竟让樱井翔错觉出几分忧郁来。


忧郁?这突如其来的念头吓了樱井一跳,他正想揉揉眼睛,那厢松本润突然抬起头,正望向他的方向。两人的视线撞了个正着。


只是一瞬,樱井翔立刻移开目光。就像他之前早已习惯的无数次一样。


但,这次,松本润的视线却没有随之退避。樱井翔能感到那道一直停在他身上的目光,刺得他耳朵微微发痒。直到不得不与嘉宾互动时,松本润才收回视线。


而樱井翔的耳朵,用了更久的时间来恢复无动于衷。更别提他心里悄然突起的刺。

 



***



松本润又在看他了,不用回头樱井翔就能感受到。


“樱井桑今天这身真帅!”造型师审视着樱井翔身上的朋克风短外套,骷髅头的颈链坠,黑色的V领内衫,以及显出完美长腿的修身牛仔裤和短靴,满意地点头,又自然地补充了一句,“再戴上耳钉吧。”


樱井怔了怔,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耳朵。凹凸不平的手感,那个久远的、陌生的,又意外熟悉的小洞。


又是这个世界里的一大意外。大概是时尚人设的缘故,他纵是成了新闻主播,这个耳洞也依然保留着,必要的时候,耳钉就会重出江湖。





两枚银色的小钉躺在手心理,闪着金属光泽,樱井翔盯着它们看了良久,才往耳朵探去。太久没戴了,他一边生疏地摸索着,一边往镜子走去。就在这时,一双手突然拉住了他,微凉的指尖蹭过他手心,刺激得他微微一缩,然后才发现,手里的耳钉不在了。


“我帮你吧,Sho桑。”松本润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呼出的气息如此之近,让樱井翔一时反应不出一个字。拂过他手心的微凉触感,又落到他耳垂上,来回轻扫,然后更加冰凉的金属感刺穿耳朵,痒痒的。


整个耳朵都痒痒的。


“戴好了哦,Sho桑。”


“……嗯,”樱井翔垂着眼,沉默了片刻才开口,“我先过去了。”他甚至没有回头看一眼,就快步走出了化妆间。





出门没几步,正碰见迎面走来的相叶雅纪。相叶怀里抱着五个不同颜色的小道具,呆会宣传照拍摄要用。


“Sho酱!哦嗨哟!”相叶开心地朝樱井打招呼,手举到一半,猛然意识到自己怀里抱了东西,又手忙脚乱慌成一团,樱井翔哭笑不得,急忙上前帮他。


“谢……欸?!”相叶惊奇地盯着樱井的脸,“Sho酱,你的脸怎么这么红?”


动作一僵,樱井翔手里的道具又落回了相叶怀里。


“Sho酱?”


“咳,没什么。”樱井别过脸,拿起红色的小魔方,语速飞快,“你去分给他们吧,我先去摄影棚了。”


“欸?”相叶雅纪诧异地看着樱井翔离去的背影,突然反应过来,“Sho酱,等等!你拿错了!”但已经走远的樱井翔并没有听见。相叶低头看看手里的紫色小足球,默然。


走到化妆间门口,里面正传出Nino拔高的吐槽声,“J,能别一直对着镜子傻笑吗?你和它不会有好结果的!”——握住门把的手顿了顿,相叶雅纪推开门,看见松本润站在镜子前,隔着能再站一个人的距离,盯着镜子微笑,眼神温柔。


“我们会有好结果的。”他轻声说,像是在反驳Nino,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



这是一个对于同性相恋异常宽容的世界。


在大街上多次看到举止亲密的同性伴侣时,樱井便有此猜想了。此刻一边演着小剧场一边公然打情骂俏的搞笑艺人二人组合,更是验证了他的猜想。


这个让他震惊得无所适从的猜想。


樱井翔看着镜头前公然谈论着相恋经历的二人,反应自然的门把们,以及台下兴致勃勃的观众们,心情复杂,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怕被镜头抓住异样,他干脆学着另一边的大野智,专心盯着食物发呆。


呆着呆着,他悲哀地发现,自己真饿了。


抬头望了眼还在说话的另外几人,樱井翔偷偷咽了下口水,旁边立刻有人凑了过来,“Sho酱也想吃对吧”,大野智的声音软绵绵地拖长,眼睛亮晶晶地瞅着樱井翔,樱井被他看得几乎错觉自己是条鱼,“……嗯,想吃。”


“太好了!Sho酱也想吃的话就好办了!”


“欸?”


“米娜!”只见大野智仿佛突然有了底气,大声打断了谈话的众人,勇敢迎着松本润不善的眼神,“边吃边聊怎么样?阿诺,Sho酱他,已经饿得不行了哟!”


“欸??”樱井翔震惊地瞪着大野智,得到对方一个纯良的微笑脸。


“这么说来,今天这个的确是Sho酱爱吃的东西呢。”Nino率先接话。


“啊,这么一说我也饿了呢!”相叶雅纪接着表态。


“确实,放久了就不好吃了,”松本润自然地接过话,对嘉宾们笑道,“我们呆会再聊,两位请。”


“看吧,”在大家愉快分食的时候,大野智端着小碗再次凑到樱井翔旁边,“Sho酱想吃的话就会是这样,如果是我,绝对会被骂的。”


“……”所以,尼桑,你刚才看我的眼神的确是看鱼的眼神是吧。樱井用力咬着口里的食物,嘛,算了,总之能吃到就好。

 


 

“不知道,岚内部的关系是不是真如表面那么好呢?”


嘛,又来了,他们五个的关系几乎是嘉宾们的必选题了。樱井翔在心里笑了笑,但随即,嘉宾下一个问题就让他愣住了。


“一直听说樱井桑和松本桑关系不和呢?”


“是啊,我似乎也时常听到这种说法呢。”另一位嘉宾附和道,“真的不和吗?今天特意观察了一下,看不太出来呢。”


如果在原先的世界,樱井翔此刻一定会笑出声,然后否定。但此刻,他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于是望向另一位当事人。在他的眼神到达之前,松本润已经开口了,声音里带点无奈笑意,“连我自己也听过好多次呢,今天在这里我要正式澄清一下,完全没有哦!”

“上周五我还和Sho桑一起去逛了街,又一起去健身了哟。”


“欸,真的么?”嘉宾惊异。


“是呢,还被不少人认出来了呢。对吧,Sho桑?”


“嗯。”樱井翔跟着微笑点头。


“欸,一起逛街健身,这不是我们也会做的事情吗,”两个嘉宾仿佛发现了什么新大陆,“难道松本桑和樱井桑不是不和,相反,其实是……关系最好的?”


“这个嘛,”松本润笑意加深,然而还不待他再说什么,相叶雅纪率先提出了意见,“如果要这么算的话,那我跟Sho酱的关系才是最好的呢,毕竟我们才是最常一起吃饭逛街的哦!”


他揽着樱井翔的肩膀,看向台下的观众,无辜地眨眨眼,“这点大家应该都知道吧?”


台下顿时尖叫一片,齐刷刷的“Hai!是!”


在嘉宾“哦哦”的笑声里,樱井翔有点尴尬地揉了揉耳朵。他能感觉到,松本润又在盯着他了。

 



***




这天的录制终于结束。五人先后回到乐屋。


相叶雅纪坐在一角,正捣鼓着自己的手机,感到有人走了过来。抬头,看到松本润站在他面前。


“你送他的白铃兰,花语是‘新的开始’。”


“相叶,”嘴角的弧度拉紧,松本润直视着相叶雅纪的眼睛,“是你吗?”


“欸?”相叶雅纪困惑地眨了眨眼,又挠了挠头,“你在说什么?我当然是我啊。”他担忧地伸出手在松本眼前晃了晃,“松润哪里不舒服吗?”


“什么?谁不舒服?”一个声音突然插进来——


刚好路过的大野智在他俩中间挤出一个“凹”的排列,忧心忡忡的视线在两人身上来回打转。


“Leader!”相叶勾过大野的肩膀,半倚在他身上,开始控诉松本润,“是松润这家伙啦,突然问我些莫名其妙的问题!”

 

松本润瞅着眼前闹成一团的两人,翻了个白眼,转身走了。


“欸??”来自震惊的天然组二人。

哎,今天也依旧被弟弟冷暴力了。

 





稍远处,二宫和也和樱井翔正坐在沙发上低声说着什么。


“利达,Nino和Sho酱在讨论什么呀?”


“不知道,”大野挠了挠眉毛,“但感觉……气氛好像很严肃?别打扰比较好。阿诺,相叶桑,去吃饭吗?”


“果咩,今天不行哦。”


“啊,还有工作吗?”


“不是,是有件很重要的事要去准备呢。我先走了哟利达!”相叶雅纪朝他笑了笑,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离开了。留大野智一个人站在原地,撅起嘴,迷惘地自自言自语:“怎么一个两个三个都怪怪的。哎,还是我的鱼酱们比较省心。”


——今天的利达也为弟弟们操碎了心。




***




“晚上好啊,Sho桑。今天先练什么?”


樱井翔看着眼前一身运动服也帅气逼人的松本润,没说话。这是他第三次在健身房遇见松本润了。并且他一共就来了三次。还能算是巧合吗?

谁都没说话,健身房的背景音乐在此刻热血得突兀。


直到松本润轻笑一声打破沉默。


“Sho桑在想为什么每次都遇见我吗?”松本润盯着樱井翔,“不是巧合,是我有意的。”


“我很了解Sho桑,知道你什么时候会去哪里。说不定,比Sho桑自己还要清楚呢。”尾句在细微的意义不明的笑声里收尾,松本润看着樱井翔,不说话了。

 


樱井翔率先在这对峙般的对视中败下阵来。视线打了个圈,最终还是落回松本润身上。


他再次发觉,他摸不透这个松本润。哪怕他们对视着,他也看不清他的心思。

 




呼吸和心跳都有点失衡,樱井翔垂在身侧的指尖悄然攥紧。


——他心里,好像长出了一片名为“松本润”的刺。一根又一根,细微而密集,刺尖酸苦杂陈,困惑,不解,不悦,猜疑,烦乱……还有一丝,想忽略也忽略不了的,甜。





TBC.

清明节……快乐?

emm,卡文使我头秃,写文使我爆肝。小可爱们不留点评论吗~

想象润润一边给翔带耳钉一边盯着镜子里翔害羞的表情!哦老天爷啊!!以及,小律师超好看啊!强推!

评论(22)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