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在樱花先生眼睛里

樱花先生心头好。虹组飒组都想要。日常出轨紫绿心水蓝黄,山风团爱赛高!

这不是你以为的世界【七】

*平行世界重生梗。半现实向。

*樱井翔中心向。主JS/AS

*一句话:如果杰尼斯发给樱井先生高冷王子人设。




Chapter 5. 论冰山的正确打开方式(上)



 

^让我陪你笑,带你闹,每天送你一点小美好。

 



我恨小剧场。樱井翔第九十九次这样想。




五色和服,五张赏心悦目的脸,每人手里一把折扇,跪坐软垫之上。一出场台下已经尖叫连连。

 


“大家都拿到自己的角色了吧,首先,请富有特色地自我介绍一下。”留着光亮一休头的大叔不怀好意地瞅着五人,一脸坐等好戏的表情。



“大家看,”打头阵的相叶雅纪环视一圈,不走常理地撩起了自己的袖子,樱井翔立刻紧张地绷紧身子,如临大敌,只见相叶一脸严肃地揉着自己的手肘,“你们母亲的这里,是不是也长得像水饺?”接着,在现场三秒寂静后爆发的笑声里,相叶以奥运冠军般的姿态举起双手点头示意:“大家好!我就是中华小子相叶雅纪。”



大野智一脸呆滞,二宫和也无语扶额,松本润毫不客气地发射人身攻击——“完全搞不懂意义在哪里!”——而樱井翔,颤抖着咬紧了牙关。

 


“欸,我,我从一大早就去钓鱼,”坐在第二个的大野智拖着黏糊的语调慢慢开口,严格秉持自己的渔夫角色,“欸多,居然钓到了鲨鱼。嗯,终于醒悟了。”点头微笑,准备回归大野佛状态,立刻招来前后左右的一致吐槽,“喂,名字啊名字!别想蒙混过关!”“……哦,大野,我是大野。”一脸不情不愿。

 


噗。在观众升级的笑声里,樱井翔艰难地抑制着颤抖的肩膀,又生生掰直自己弯到一半的腰。够了,真的够了!可惜,友情出演“国际性笨蛋”的Nino听不到樱井心里呐喊,悠哉地晃晃身子,撩撩头发,“呀呀,我最近出门啊,”气定神闲地停顿三秒,“一天踩了三次大便哦!”

 


暴击。

防御系统崩解中。

 


“Sho桑?怎么了?”炸成一片的笑声尖叫声里,松本润担忧地凑近樱井翔,“怎么一直浑身发抖?”



 正竭尽全力抑制本能的樱井翔死死瞪着松本润,试图传达无声的请求和警告。“啊啦啊啦,”松本润轻飘飘地收回视线,手中扇子一转,面对镜头端起标准的主持腔和微笑脸,尽职尽责诠释着“犀利MC”的角色,“大家晚上好,我是松本润。即将入冬,近日气温骤降,大家一定要注意保暖哦,”扇子指向旁边的樱井,“不然就要像我们Sho桑这样,冻得咯呲咯呲地发抖,大家看,身上冰渣正噗呲噗呲地掉呢。”

 


咔哒。防线崩溃。

 


“哈哈哈哈哈”,樱井翔终究还是大笑出声,前俯后仰歪七扭八。四下喧闹,松本润兀自看着裹在紫色和服里的人,悄悄勾起嘴角。

 

 


***

 



“翔君啊,”录制即将开始,经纪人第一百次溜达到樱井翔面前,“翔君啊,你……”愁眉苦脸欲语还休,叹口气,“算了,该说的都说过了。也不知道你咋回事,总之,你自己掂量着吧。”

 


“我会注意的。”樱井沉默了一下,认真承诺。

 


节目进行得很顺利,樱井翔如愿把自己演绎成了一座冰山。

 


直到美食定番姗姗来迟。                       

 


“超豪华的北海道秘制海鲜料理哦!”二宫和也推着小车走来,小尖嗓卖力地吆喝着,“最新鲜的材料,最顶级的厨师,多重烹制精心而成,一份价值上万!所以,”话音一转,小恶魔上线,“只有一份!你们四个,自己看着办。”

 


刚刚还端坐如钟的樱井翔此刻两眼放光,蠢蠢欲动。樱相松三人对视一眼,拉过还没回神的大野智,反应极快地达成共识——“猜拳吧!1,2,3——”

 


相叶、大野率先脱落。

 


精致的瓷碗里美味的虾贝还在咕噜噜地翻着热气。樱井翔迫不及待地向松本润宣战,“来吧,锤子剪刀布——”,松本润盯着对面人神采奕奕的大眼睛、紧抿的撅起的唇,出手动作悄然放慢,“我输了。”目送樱井翔欢呼着奔向餐桌,松本润低下头,掩饰自己藏不住笑意的嘴角,和温柔得快要满溢的眼神。

 


“恭喜我们Sho酱!”Nino笑着拍掌,动作麻利地摆好碗筷,拉过蘸料,一齐推到满眼亮晶晶的某樱井面前。

 



“好吃吗?”另外三人都凑了过来。

 


“啊!超吾麦!”口腔里萦绕的味道太过幸福,一下子什么都抛到了脑后,樱井抓住大野智的肩膀,兴奋得扭身转起了圈。台时响起各种乱叫,被樱井逗得哈哈大笑的大野智配合地跟着一起转起来,引来左右三弟五弟的愤然瞪视,却全然不自知。

 


就在这时,樱井的视线不经意扫过摄像机旁的经纪人,对方扎在他身上的恨铁不成钢的眼神,如一盆冷水泼下来,让樱井瞬间惊醒。

 


糟糕,得意忘形了。这里可不是他熟悉的那个世界。

 


笑意猛地收住,扭得正欢的身体僵硬地掰直。樱井翔在门把们一脸“Sho酱你咋啦扭到腰了吗”的关切眼神里,尴尬又矜持地笑了笑。

 

 


***

 

 


乐屋里,率先结束单人拍摄的樱井翔瘫在沙发上,放下手机,长长地叹了口气。

 


大半个月了。



他来到这个新世界已经大半个月了。

 


其它的都好说,只有两点,尽管一直在努力磨合,却还是无法完美融入。一个是松本润,从来到这的第一天起,这个松本润就一直让他捉摸不透头疼不已,各种意义上。刚刚的五人杂志拍摄里,松本润不仅自作主张地搂上他的肩,过于执着的眼神甚至还招来了摄影师的调侃“润君不要老盯着翔君嘛,偶尔也看看其他人吧”。

 


心里突起的小刺隐隐作乱,樱井翔揉揉脑袋,换了个姿势,开始思考另一个更紧迫、更棘手、更让他惶惶不知所措的问题——

 


这被粉丝们公认的、所谓的“岚の冰山王子”设定。

 


真是谜之设定。设定本身是谜,为什么会发给他这个设定更是一个谜。


 

樱井翔发誓他真的尽力了,大部分时候。


 

结果就是,近半月来,不论是推特,粉丝论坛还是各种娱乐小报,说到阿拉希,必然逃不过一个热门话题——樱井翔。有说的好听的,诸如“情绪高涨的樱井翔,高冷王子改走元气路线?”,也有说的不好听的,像“樱井翔番组上频频反常,被疑情绪不稳定”。

 


经纪人桑已经与他谈了不知道多少次,从严厉指责到分析利弊到疑惑试探,再到如今破罐子破摔的无奈。

 


想到这里,樱井翔叹了近日的第一百零一次气,被刚好推门而入的二宫和也撞了个正着。


 

“哎呀哎呀,Sho酱你这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可真像汤姆。”

 


“谁?”

 


“汤姆与杰瑞嘛。”


 

“……”


 

“来,说说是哪只杰瑞鼠让我们Sho酱忧愁成这样,”二宫和也在樱井旁边自然地坐下,“让Nino犬帮你搞定。”

 


无语地看着二宫,别以为我看不出你就是闲着无聊想听八卦,樱井在心里吐槽,却又不得不承认,如果真的要在岚里找一个人述说烦恼,那他的第一选择自然是最精明通透的二宫。他们俩之间,似乎一直有种无言的默契,更何况,在这个新世界里,给樱井感觉和原世界相似度最高的成员,就是二宫了。

 


“Nino,还记得我上次问你,我有个突然换工作的朋友,该怎么迅速融入新环境吗?”

 


“哦,就是你和润被调侃不和关系的那天吧,我记得可清楚了,没想到你们还一起逛街健身了!啧啧,还是松润亲口说出来的,令人欣慰。自从前几年你俩那次大摩擦之后,我可是每天都在忧心你俩这冰河期要冰到什么时候呢!”二宫夸张地捂心口。

 


是这样么。樱井翔脸色微微变幻,迟疑了一下,轻咳一声拉回话题,“今天我要说的还是那位朋友……”

 


“就别说你那位朋友了,”二宫和也摆手打断他,“我今天只想说说Sho酱你。”

 


“Sho酱,你最近怎么回事?还没从上部电影的神经质角色里走出来吗?”

 


樱井翔咽了下口水,试探地开口,“我就是,遇到了些事,突然对自己的设定有些不适应了。”

 


“是啊,可明显了,不是束手束脚,就是反应过度。”二宫和也毫不留情地吐槽:“之前不是好好的吗,怎么就突然不自在起来了?”

 


“Nino,”樱井蹙起眉,“综艺节目里真的会有冰山这种人设吗?又不是拍电视,总冷冰冰的,要怎么达到节目效果?”



“像你这样时刻把自己绷得紧紧的话,自然是达不到的。想笑的时候不敢笑,想说的话说一半,扭腰都只扭一半,很辛苦吧。”二宫露出和蔼的微笑,伸手摸了摸樱井的脑袋。

 


“……”樱井翔不想说话,但也没有否认。

 


“但是啊,我们又不是黑洞,这样一直压抑着,只会让反抗爆发得更快嘛。Sho酱这么聪明,不可能不明白这点的吧,”说到这里,二宫和也掏出手机,快速地点了几下,愉快地递到樱井翔眼前,“还是说,Sho酱是为了给我创造表情包?”

 


……触目惊心。樱井翔瞅着照片里各种大笑的自己,脑海里只有这一个想法。

 


“等等,录节目时可不能抓拍,这是……”樱井翔看向照片所属文件夹,震惊地瞪大眼,“截图?!”

 


二宫和也露出纯良微笑,“为了Sho酱特意去网上看了播出呢。”

 


……丧心病狂!

 


“我说Sho酱啊,岚の冰山王子啊,”调侃地念出这个称号,二宫对樱井露出一个莫名的笑,“你是不是对“冰山”这词有什么误解?你以为少说话,不动作,装深沉,就行了吗?”

 


“欸……难道不是吗?”

 


二宫和也无语地看着樱井翔,“完全搞不懂你,是去哪个异世界环游了一圈吗?我说,你不会真把这个词当成指令在执行吧?”

 


樱井翔不自在地抿了抿嘴。

 


二宫和也的神色也严肃起来,他起身倒了两杯水,“又不是拍戏,哪会真的有设定这种东西,只是个指示标而已啦。指示出大家性格中比较鲜明的一个部分。”

 


将其中一杯水递给樱井,二宫和也翘起二郎腿,“要说我们五个私下里谁的气场最强,谁冷起脸来最冻人,怎么想都是你吧?”

 


“嘛,也许吧。”但,这能一样吗?樱井翔用眼神表达着自己的不认同。

 


“总之,要是我是Sho酱的话,就会对自己强调三件事,”二宫伸了个懒腰,开始做总结陈词,“第一,既然公司给我设定这样的指示牌,自然有他的道理,我跟着走就好了。第二,这几年来,这一人设的反响一直很好,不管是从团队和谐还是个人魅力上来看,都很成功。第三嘛,这不是什么强制设定,这本就是我性格中的一部分。”

 


“这样想的话,Sho酱会不会安心一些?”

 



***



跟二宫和也以及一众Staff道别之后,樱井翔在脑海里思考掂量着一堆有的没的,慢慢往外走。刚出乐屋,就有人喊住他,“樱井桑,会客室有人在等你哦。”



欸?

 


推开玻璃门,樱井看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哥哥!”正是二十出头青春年纪的女孩似乎早已等在那里,一看到樱井翔出来就飞扑过来,紧紧地抱住了他。

 


樱井翔不知所措地怔在原地,“……小舞?你怎么在这里?”现在这个时候,樱井舞应该时刚上大学的新生,怎么招呼都不打一声突然跑来,而且,情绪如此激动。

 


“小舞,怎么了?”樱井翔轻轻拍拍女孩的头。

 


“哥哥,我做了一个梦,”女孩的头埋在他肩头,声音竟有些哽咽,“梦里哥哥身体很不舒服,我却什么都不知道,还说了很过分很过分的话,然后,然后……第二天哥哥就突然陷入了昏迷,查不出原因,就是一直昏睡着不肯醒来。”

 


喉头突然梗住,樱井翔茫然地盯着自己的手掌,眼神有些失焦。

 


樱井舞开始小声抽泣,“都怪我,怪我没有发现哥哥的身体状况,拉着哥哥喝酒,该说那么过分的话,我真的太过分了,哥哥,对不起,对不起……”

 


玻璃门上映出樱井舞抽搐的肩膀和樱井翔静默的侧脸。窗外空调淅淅沥沥落下水声。

 


良久,樱井翔轻轻抱住妹妹,像小时候哄哭闹的小女孩那样温柔安抚,“没事的,只是一个梦而已。哥哥就在这里啊。”

 


他心里有一片热带雨林,被暴风雨肆虐过后留下一片潮湿的沼泽地,将周遭的喜怒哀乐都沉进泥泞里。但此刻,这里重又下起了雨,轻柔的、意味不明的细密小雨。

 



***

 


安抚好樱井舞的情绪,两人一起吃了午饭,又将她安全送到车站之后,樱井翔才掉头回事务所取车。



没有叫出租,樱井翔一个人沿着街道,在回事务所的路上慢慢走着。周围人声车声喧哗不断,他却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有人透过墨镜围巾认出他,尖叫着上前问好,他才回过神,心不在焉地笑笑。



直到通往低下停车场的楼梯拐角时,一个黑影突然窜出,捂住樱井的眼睛,用力把他拖向角落。



樱井翔这才彻底醒过神来,惊慌挣扎,反手向后一拳——没打到人,反而听到一串熟悉的笑声。樱井回头,看到一双亮晶晶的黑色眼睛,眨巴着满满笑意正瞅着他。



“相叶雅纪!”舒了口气,樱井翔心有余悸,“你干什么呢!”

 


“我才要问Sho酱在想什么呢,”相叶雅纪没有一点忏悔的意思,笑嘻嘻地歪着头,“我在Sho酱后面跟了半天,又叫了两声名字,Sho酱一点反应都没有。走神这么厉害,被人拐走了都不知道呢!我这是在给Sho酱一点提醒~”

 


自认理亏,樱井翔没好气地瞪他,“那我谢谢你了。找我什么事?”

 


相叶雅纪故作神秘地晃着脑袋,“经纪人桑让我带Sho酱去一个地方。”

 


“欸?哪里?”

 


“跟我走就知道啦!”相叶雅纪欢快应道,直接握住樱井的手腕往外拉去。

 


“等等等等,”走了几步,樱井翔觉得不对劲,“我怎么不知道最近有什么二人企划?而且,连摄像机都没有一个呀!”

 


相叶雅纪回过头,“科科科”地笑起来,调皮地眨眨眼,“我可没说是去录节目。经纪人大哥给我们四个开了个小会,让我们弄清Sho酱到底是遇到了什么问题。”

 


“啊哈??”

 


“我是没觉得Sho酱有什么问题,就是最近好像,”相叶凑近樱井,单手摘下樱井的的墨镜,望进樱井眼睛里,“总有点不开心的感觉。”

 


距离太近了,樱井下意识往后缩了缩脖子,又被相叶一把揽住了肩膀,元气满满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走啦Sho酱!Sho酱的这个下午就交给我了,来体验相叶氏的萨普莱斯三四五六多重连发吧!一定会让Sho酱找回最开心放松的状态哟!”

 


八嘎!哪有萨普莱斯是提前说出来的——樱井本来是想这样吐槽的,但相叶雅纪的笑容太暖人,眼里闪烁的期待又太明亮,一时间,他竟什么都没能说出来,只是点了点头,任由相叶牵着他往外走。

 


阳光正好,待人游。





【TBC】


更了更了,留下感动的泪水……让大家久等了,果咩!下半章明天奉上哦。这章的心灵导师二大大太帅,一下没收住手,国民男友小拔哥明天上线!


最后的碎碎念:最近的翔哥哥真的太可爱了啊!每一期都比上一期更可爱!最新的VS里委屈脸可爱的没有我!而且SASJ磁石山组这一天天真是轮着发糖啊!甜到晕厥!啊,还有杂志,本本要人命!翔哥哥求放过我的小心脏,血包不够了!


PS:第一个小剧场是真实上演过的,看的时候可没把我笑死。翔哥哥最愿意倾述烦恼的人是NIno,这也是翔哥哥在节目上说过的哟。



评论(22)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