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在樱花先生眼睛里

樱花先生心头好。虹组飒组都想要。日常出轨紫绿心水蓝黄,山风团爱赛高!

这不是你以为的世界【八】

*平行世界重生梗。半现实向。
*樱井翔中心向。主JS/AS
*一句话:如果杰尼斯发给樱井先生高冷王子人设。





Chapter 5. 论冰山的正确打开方式(下)





^让我陪你笑,带你闹,每天送你一点小美好。





十一月是个能轻易让人瑟瑟发抖的时节。


但此刻,罩在厚重连帽大衣下、半张脸裹在围巾里、被前面人拉着一路小跑的樱井翔,已经开始出汗了。


绕过又一个偏僻街角,相叶雅纪把樱井翔护到身后,自己探出头四下望了望,舒了口气,“还好还好,看来是甩掉了,这种狗仔最缠人了。”他一回头,猝不及防对上一双近在咫尺的大眼睛,樱井翔气势汹汹地指责他,“所以你为什么有车不开非要走过来?”


一滴汗珠从樱井的额头滑落,滑过微微喘息着的起伏的喉结。他漂亮的大眼睛波光明亮,怒意生动,帽檐上的白色细绒却将脸裹得愈发可爱。


相叶雅纪忍不住笑起来,在骤然加速的心跳里更用力地拉住樱井的袖口,继续往前走,“我要带Sho酱去的地方,车是开不进去的哦。”


“所以到底是哪里呀喂!”


“安啦安啦,就快到啦。”


“牙白,绕来绕去的,我已经记不住回去的路了……”


“嘛,我记着呢,Sho酱只要跟着我就行了。”


“……你这语气,当我三岁小孩子吗!还有,不要一直拉着啦,我自己会……”


“呐Sho酱!前面有自动贩卖机欸!去买点喝的吧!”


“八嘎!不要突然跑起来啊!”



十一月的风钻入领口,与发热的身体撞个正着,太过鲜明的冷热刺激让樱井狠狠地打了个哆嗦,又忍不住在奔跑的风声里笑弯了眉眼。







“欸,这里?”

“就是这里,惊喜吗Sho酱!”


脚下落叶铺就的小路蜿蜒向上,隐没进小山深深浅浅的树林里。虽然已经对越走越幽静的路线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樱井翔完全没料到相叶雅纪真能给他拐出座小山来。


这山不高也不险,一眼看去没有任何特色,除了山脚挂着个向上的小指示牌,凑近看才能看清上面“稻荷神庙”的古体字样。


樱井把那牌子上下瞅了瞅,看了眼相叶,相叶也笑看着他,樱井于是又左左右右瞅了瞅,仍没瞧出点特别的,他不可置信地看向相叶,“我们,跑这么远,来拜神庙?”


相叶雅纪高深莫测地点头。


“……我回去了。”

“可是Sho酱记得路吗?”


樱井收紧下颌抿起唇,向相叶投以沉默凝视。视线对上的瞬间相叶就绷不住了,扭头笑开了花,嘴里念念有词,“可真像小仓鼠啊”,“什么?”樱井凑近去听,被相叶顺势揽住腰往上山的路上推去,“走啦Sho酱,才不是你想的那么无趣啦。”


樱井低头看向环在自己腰上的手,不自在地咬了咬唇,欲言又止。对方的动作太过自然,让他忍不住猜想,或许,这个世界里的樱井翔和相叶雅纪,就是亲密到了这个地步?



这段山路并不陡峭,两人一路随意聊着天,偶尔碰到几个上下山的游人,立刻低头装哑巴,人走远了又相视大笑。不知不觉间爬了大半,山路在眼前分出岔口。


“不用往上爬了哦Sho酱,跟我来,这边的山谷才是我真正想给你看的地方!”





如曲径之后豁然开朗,瀑布之外别有洞天,当大片明亮鲜丽的绿色扑面而来时,樱井的呼吸都停了一瞬。与方才朴实的山景完全不同,他仿佛刹那间,被相叶雅纪带入了一个爱丽丝奇境。


半壁山谷里绿意葱茏,将初冬的寒冷拥成一片清冽,透明的溪水里,古旧的轱辘杳杳滚动,偶有几尾红锦鲤惫懒地冒出头,又倏然不见。


两人在似有似无的薄雾里踩过吱吱呀呀的木桥,双眼被美色填满,身心沉迷于这独属山野自然的轻灵气,一时间都忘了说话。


路过虬枝峥嵘的古老巨树,又走过歪歪扭扭几块青石阶,才终于找到那藏在山野里的神秘小庙。


是真的小庙。樱井翔从没见过这样小巧的古庙,从庭院到鸟居到庙屋,一眼望去尽收眼底,却也素雅地自有一番格调。庭里弯腰探井的小僧听见动静望向两人,咧嘴笑了笑,继续卖力地拉扯井绳,咬着牙一副够呛的模样,两人见状上前帮忙,却被小和尚气喘吁吁又义正言辞地拒绝道,“师父还在里面等着有缘人呢,不能被我耽搁。”


“你先进去吧,”相叶轻轻推了把樱井的腰,“这小庙的规矩是,一次只能进一人。”


“哈??”


等跨进高高的门槛,樱井才明白相叶并不是在跑火车。整个小庙堂里,除了正闭眼打坐的老僧外,只有神像前有一个団垫。进两个人还真没法呆。


真是个神奇的庙。樱井默默地想,又抬眼看了眼狐狸面具下半垂眉目的女态稻荷神像,有点茫然。不同于热衷于此的相叶,樱井虽然自小也参拜过不少神社,但更偏爱欣赏人文古韵,内心深处对这些是不大信的。他自认是个唯物主义者,可如今,他在这个世界的存在本身,就是最玄妙不过的事情了。现在的他,不知道该拿什么心态去面对神像,更不知道该祈祷些什么。






“这位施主,何故彷徨?”直到苍老的声音打断樱井的迟疑,他才意识到自己已在这神像前呆了半晌,着实是大不敬,忙跪坐到软垫上,正要胡乱祈祷点什么,静坐一旁的老僧又一次开口,“施主心中迷雾重重,如何看得清所求为何?”


合到一半的手掌松开,樱井翔诧异地看向老僧,那双满是皱纹的眼里有着洞察世事的清明,鬼使神差地,樱井这样问道,“那大师可知我心中为何迷雾重重?”


老僧看他一眼,沉默片刻,从竹筒中抽出一签递与樱井,樱井接过来看,签上只四个字——“误入歧道”。


握签的手骤然捏紧,“还请大师,为我解此签。”


老僧微微一笑,“这本非施主之道,但今,施主既已入此道,便是道中之人,又何必过多思虑。”


“既入此道,便是道中之人……”轻声重复数遍,樱井似有若悟,又似更不解,“可我为何来此,又向何去?”


“这已是你的道,何去何从,只看你自己的选择。”


樱井沉默了好一会儿,俯身郑重一拜,“谢大师指点。”


“可我还是不明白,我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原来的……道上之人,又去了哪里?”


老僧又看他一眼,轻轻叹气,“施主若如此执着,不如去寻与你同来此道之人吧。”


“同来之人?”樱井蓦地直起腰,手中木签险些掉落。


老僧没说话,闭上眼,已入冥想。







相叶在庭院里陪着小和尚数到第二十五片飘落的树叶,樱井翔才从庙里慢慢渡出来。他脸上带着点笑,像是想明白了什么,转瞬又蹙起眉,像是在烦恼什么。他一个人兀自在那阴晴不定,完全无视了相叶殷切挥舞的手。


“Sho酱!”拖长的音调满是无奈,相叶雅纪走上前用力揉乱樱井的头发,才终于让对方回过神来,“果咩果咩!久等了雅纪!你快进去吧。”


“不用来,我都来过好几次啦。时间不早了,我还有更重要的地方要带Sho酱去呢!”冲还在状况外的樱井眨眨眼,相叶再次拉起他的手向神社后面更深的地方走去。


“欸?还有吗?不就是来拜神社的吗?喂还要去哪里呀相叶君!”


“啊啦啊啦,Sho酱怎么老有一堆问题,我早就说了嘛,”绕过一块天然巨石,相叶突然转过身,故意用身子挡住樱井的视线,就这么拉着樱井倒退着走了好几步,在樱井疑问的眼神里轻笑起来,“是多重萨普莱斯啊!”


他倏然侧过身,手臂张开,将一整个视野奉送给樱井,“看!送给Sho酱的枫林海!”


如漫天绮丽云霞坠落山间,簌簌的风里,一树树鲜艳的红色冲击着樱井的双眼。枫叶铺满地,这是摇曳的烈火海洋,是最端庄也最妖冶的色彩狂欢。“太美了,”樱井轻轻呢喃着,慢慢向前走去,将自己融入这片摄人心魄的红色里。


有一片枫叶从他眼前飘落,被他接在手心里,好奇地细看那一片火色。继续往前走,又有枫叶落在他头顶,落在他颈侧,落在他衣帽里,樱井翔觉得有点痒,扭了扭脖子,脸颊正好与身后伸来的手碰到了一起。


那只手顺势戳了戳樱井的脸,在樱井恼怒的视线下,相叶轻轻拿下樱井肩头的、发顶的红叶,捧在自己手心。


“Sho酱,被染成红色了呢。”另一只手里举着光明正大偷拍的手机,相叶雅纪轻声笑着,黑亮的杏眼里,像是落入了一片枫叶,明亮而热烈。






然后,他们在枫林里,遇到了一场说来就来的大雨。




两人狼狈地躲进林边一个小角亭里,亭子又小又破,中间还漏雨。于是两人只好曲着无处安放的大长腿,可怜兮兮地蹲在角落。


浑身难受地换了不知道第几个姿势,樱井翔看着雨水里愈发艳丽的枫林,对这巨大的心里落差接受不能,“爱拔酱,这也是你的萨普莱斯?”


相叶雅纪表示很委屈,“我来了好几次都没事,怎么一跟Sho酱来就变成这样了。”


这下樱井翔不说话了,他想起了自己无数次被突来风雪搁置的各种拍摄企划,采访,和旅行,再次感受到了深深的挫败。


察觉到樱井的低气压,相叶反倒哈哈笑起来,“其实这样也很好嘛,两个人蹲在小破亭里看大雨里的枫林,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呢。”


樱井不自觉地撅着嘴,并没有感受到多少安慰。


“嘛,每次跟Sho酱出去,总能碰到些风啊雨啊雪啊的。还记得上次我们的二人外景吗?那次的雪可真大啊,大概是我见过的最大的一次哟!”


“啊……哦,那次啊。”樱井含糊应道。他不知道相叶说的是哪一次,但他确实深刻记得某一个深冬的早上,他站在漫天风雪里等着迟到的相叶雅纪,尽力把脸缩进围巾里,还是被不断吹来的白雪糊得睁不开眼。那是他减肥减得最疯狂的一段日子,发虚的身子冷得发抖,睡眠不足加过度工作的压抑感被冻成胸口沉沉的冰块。


“Sho酱!”就是这个时候,传来了熟悉的元气满满的呼唤。


穿着宽大学生制服的相叶雅纪踩在厚厚的雪地里,从老远就开始挥着手,深一脚浅一脚向他跑来,笨拙的可爱。“Sho酱Sho酱——”拉长的哑嗓如质地醇柔的棉布,包裹着由远及近的宝石箱般的笑容,走近的时候一个趔趄差点摔倒,惹得樱井“噗呲”一声,露出了当天第一个真心的笑容。


“呐,雅纪,”在淅淅沥沥的雨声里,樱井扭头问相叶,“为什么突然带我来看枫叶?”


“这个啊,上次那对情侣搞笑艺人来上节目时,不是放了清水寺红叶的VTR吗,当时Sho酱的眼睛亮得都要发光了哟!然后我就想到了这里,虽然不如清水寺有名,但也很美不是吗?”


樱井翔十分认同地点头,随即又不甘心地抱怨起来,“为什么相叶总能有那么多时间去做各种有意思的事情,找到各种有趣的地方?我们难道不是一个组合的吗。”这个问题压在他心头,可以说已经很久很久了。


“嘛,因为Sho酱忙着列计划表的时候,我已经出门探索新世界了呀。”


“……”


看着樱井一脸“就算你这么说我还是不开心”的复杂表情,相叶忍俊不禁,“Sho酱在不高兴些什么啊。反正我找到的好东西,不管是吃的还是玩的,都会分享给Sho酱的呀。”他的笑容爽朗又温柔,眼里的枫叶又在熠熠生辉,惹得樱井翔一时失语。



大概是有相叶雅纪这个奇迹boy的运气加成,这场大雨来的快,去的也快。


到了该下山的时间,樱井翔有些不舍地回望这片山谷,又揉了揉自己发酸的脚,自言自语,“要是有电动车就好了。”


相叶雅纪蓦地眼睛一亮,“说不定还真有!”


“哈?”







“哟,这不是爱拔酱嘛!撒西不理!还带朋友来了啊。”山间农舍里的老奶奶热情地招呼着不请自来的两人。


“哦哦,要借车啊,在的在的。”


“这架电动车就借给你们吧。山脚有片小果园,我儿子就在里面干活,你们把车停在那儿,正好方便他晚上回家。”


“好勒!谢谢奶奶!”


就这样,他们有了车。


围观全程的樱井翔对相叶雅纪如此全面发展上天入地的人脉网深感佩服。


“不愧是奇迹boy啊爱拔酱!”


相叶不好意思地笑笑,“Sho酱,来吧,我带你。”不等樱井反驳他又补充了一句,“我可是有执照的哦!”


虽然会开但确实没考过电动车执照的某人纠结了一会儿,默默坐上后座。


“呐,还记得前几年Sho酱骑摩托车载我吗?拍艰难生活的时候。”戴头盔的间隙,相叶突然问道。


樱井顿时笑开了花,“记得!那时候你安静秀气得跟个女孩子似的。”


相叶反唇相讥,“Sho酱还留着个吓死人的金色飞机头呢,疯起来更是吓死人,摩托快得跟不要命似的。”


“欸,很快吗?我就记得你那时候抓得可真紧啊,我记得拍完腰上都被你掐出红印子了。”樱井本是存着调侃心思说这话的,没想到相叶却坦然地笑起来,“是啊,我从那时候起,就很依赖Sho酱了。”


好一记直球,打得樱井翔一时语塞,不自在地东张西望起来,“真怀念啊,不知不觉都过了好几年了。”


相叶雅纪也不拆穿他,只低头偷笑了下,脚下猛一用力,电动车瞬间飙出老远。


“啊——八嘎!!开动前说一声啊!”


提前说一声你怎么可能抱我这么紧呢。相叶雅纪悄悄勾起嘴角。







两人回到喧哗街市时,天色已经全黑了。懒得回公司拿车,决定直接在路边打车回家。


“Sho酱,今天开心吗?”


“嗯,超开心哟!”


“只有开心吗?”不顾樱井微撅起嘴还没成型的疑惑声,相叶一个侧身,蓦地将两人之间的距离拉到咫尺之间,相叶栗色的发丝垂在樱井的额上,带来微凉的湿气,还有夜风里轻飘飘的声音,“Sho酱有没有,一点心动呢?”


街灯过于明亮的光晕模糊了相叶的眼神,樱井盯着相叶脸上若有似无的笑,怔怔地慢慢地眨了眨眼,半晌才发出一个音节,“……欸?”


“哈哈哈哈哈,Sho酱发傻的样子真的太可爱啦!我实在忍不住想逗逗看啦~”


“……什么鬼啊,相叶你这家伙!”反应过来的樱井气急败坏地咬牙,一拳揍过去,被相叶雅纪笑着躲了过去。


“嘛,最后还是要说一下经纪人桑交代的问题,”抬手叫来俩辆出租车,相叶雅纪在樱井上车前再次揉了揉他的脑袋,“Sho酱的毛病就是总是想太多了啦。什么都想做好的话,也太容易累了吧?”


“呐,在我看来,冰不冰山什么的都无所谓啦。Sho酱本来就是很可爱的人啊,只要做自己就足够讨人喜欢了哟!要不要试试,观众们绝对也是像我这样想的哦!”


“……嗯,我知道啦。”


“呐,明天见Sho酱!”留下一个灿烂的笑容,相叶摆摆手,钻进了自己的车里。


疾行的出租车上,樱井翔靠着舒服的沙发软座,摸了摸自己有些发烫的耳朵,心不在焉地想着,果然,下次被问到“如果是女生最想跟成员里的谁交往”这种问题,他还是会选相叶雅纪的。








岚的工作室里。松本润正为明天的个人企划准备着材料,二宫和也窝在沙发上玩游戏,等着大野智结束拍摄就去拍一个二人采访。


“啊!雅纪和翔酱居然跑出去玩了!”二宫和也突然的愤怒指责声打破静默,注意到松本润抬头向这边望来,二宫把手机递给他看,屏幕里是相叶雅纪用私人号发的动态,图片里只有一个枫林里仰着头的背影,但他们一眼就能看出这个人是谁,“嘛,肩膀这么溜一看就是翔酱。”


“咳,那个,润,手机可以还我了吗。”你再怎么盯拍照的人也不会变成你啊,二宫和也在心里哀嚎。


“哦。”松本润一脸平静地把手机递回去,若无其事地继续看材料。


“啪”,几分钟后,松本润用力合上资料夹,蹭地站起来,大步往外走去,“我去买点水,Nino要喝什么?”


“……呃,来点清火的?”二宫和也小心翼翼地开口,松本润似乎没听到,在出门前又自顾自地轻声问道,“Nino,我是不是过于克制了一点?”


对此,二宫和也选择闭紧嘴巴。刚结束拍摄的大野智正好推门进来,与松本润擦肩而过,完全没察觉到异状的大野随口问了句,“呆会我们三个要不要一起喝点酒?”


回答他的是松本润果断的关门声和二宫看白痴一样的眼神,“我说这位Leader!我们弟弟已经好几年不在晚上出去跟人喝酒了你不知道吗?!”


“我没说出去喝啊,就在这里喝点不行吗,”大野委屈地摸摸脑袋,“话说到底为什么啊?润君之前明明最爱夜里聚会喝酒的啊。”


“呵,都三年了你才开始思考这个问题吗。”二宫和也毫不客气地吐槽回去。


“所以,你知道原因?”


“不知道,”二宫和也瘫在沙发上,“那几个家伙的事情我都不想知道。我再打局游戏,你嘛,就好好思考下,相叶和松本打起来的话,你站哪边吧。”


“欸??”


——今天的大野智也是一头浆糊。






【TBC】



修仙更文,爱我吗~

一句话感想:想跟爱拔酱谈恋爱。

一句话预告:润润要搞事了。

评论(37)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