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在樱花先生眼睛里

樱花先生心头好。虹组飒组都想要。日常出轨紫绿心水蓝黄,山风团爱赛高!

这不是你以为的世界【九】

*平行世界重生梗。半现实向。
*樱井翔中心向。主JS/AS
*一句话:当杰尼斯发给樱井先生高冷王子人设。
 
→阅读本章前建议先回顾第一章。

 



Chapter 6. 与你相隔一世界的我




两只蜗牛,谁先探出头。





 

“哟,J来了!”

 

吵闹的酒局因为松本润的到来暂时消停,生田斗真探出头往松本身后望,“欸,翔君没来吗?”

 

“嗯,”将冷气关在门外,松本润低头去解大衣,“他不来了。”

 

“上次碰到翔君他还说想聚聚来着,”生田有点失望,“看你来这么晚,我还以为你去接他了。”松本默默瞥了生田一眼,旁边又有人接话:“樱井君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下午在医院好像看到他了。”

 

“医院?”生田有些担忧,一句“要不要打电话问问”说到一半,发现松本润已然摸出手机,修长手指在屏幕上来回划拉,却又半路收手,“算了,还是明天见面再问吧。”

 

“你们在这叽叽咕咕什么呢,”有酒意上头的家伙凑过来,笑闹着把松本润拖进喧哗里,“来松润,迟到了先罚一杯!”玻璃酒杯里光影摇曳,周围吵吵闹闹的都是熟悉面孔,松本润无奈接过酒杯,笑着融入又一场忙碌间隙里的肆意狂欢。

 

被主人留在沙发上的手机又被人不经意推远,光亮熄灭。再次亮起时伴随着一阵阵急促的嗡嗡声,可惜一场聚会正在兴头,顾及不得角落里的小小振动。再后来,振动也消停了。

 

等到酒过三巡小歇一场,终于得空的松本润寻回手机随意一瞥,顿时被满屏的未接来电未读短信惊出半身冷汗。忽明忽暗的壁灯像是某种不详的预兆,他迅速点向众多来电里最出人意料的一个,回拨过去。

 

立即就接通了。

 

“喂,利达?”

 

“松润,快来XXX医院。”向来语调黏糊的男人罕见地吐字沉郁。

 

“什么?”

 

“翔君出事了。”

 

“啪”,落地的玻璃杯碎裂得刺耳,惊醒一室醉意。

 

“松润?!你去哪——”

 

步履仓促的男人已然冲出门,只留下一个惊慌背影,和翻腾而来的冷风。深冬凛然。




 

***


 

今天可能要下雨。

 

樱井看了眼阴沉天色,匆匆钻进staff等候已久的车里,一抬头却看到个意想不到的人,“欸?爱拔?”

 

“早上好!Sho酱动作可真慢啊——”大咧咧趴在软座上玩手机的相叶雅纪抱怨道,坐起身,把呆愣的樱井按到自己旁边。樱井的大眼睛眨巴眨巴,“你怎么?”

 

“你俩近期的二人广告,相叶君说要抓紧时间跟你确认一下,”开车的Staff解释道,“反正顺路,就一起接了。”话音未落,就见相叶雅纪不知从哪掏出企划书,端坐成一只乖巧的大兔子,装模作样的姿态逗得樱井发笑,没去深究“到底顺不顺路”这个问题。

 

事实上,两人讨论正事才花了十分钟不到,相叶雅纪神奇的脑回路就转折到了今天要拍摄的新企划。一个扬言要打破杰尼斯零记录的传奇企划,有着一个了不得的名字——“人气岚差劲岚”,直叫每个看过企划的艺人都高呼丧心病狂。

 

“Sho酱,这大冬天的,真的会让我们掉进冰水里吗?”自小身子骨不太好并且对冷热刺激格外敏感的大兔子瑟瑟发抖。

 

樱井稍微回想一下,就能想起“人气岚差劲岚”第一期节目里相叶的惨痛经历,嘴角偷偷上翘,转念又有些担忧,原本09年夏季的企划在这个世界里提前了半年,夏天都快冻掉半条命的相叶如今可怎么办。

 

“喂,Sho酱你这是什么奇怪表情啊!”

 

樱井揉揉脸,摆出一个和善的微笑,伸手去捏相叶的手臂肌肉,“爱拔酱最近有坚持运动吗?身体状况大丈夫?”

 

“……”相叶雅纪战战兢兢地往远离樱井的方向挪了一挪。

 

等到达录制现场,工作人员离开,走廊上只有两人时,樱井才收起玩笑的状态,“嘛,爱拔,”他斟酌了一下,拍了拍相叶的肩膀,“被问到第一次见面的女性先看哪里,你回答手是没问题,但千万别说什么通过手来判断年龄哦。”会引起全场女性众怒的。

 

“欸?哦……虽然不太懂为什么,但Sho酱这么说的话,肯定有道理……等等!Sho酱偷看了我的题板吗!真过分!”

 

相叶雅纪懵懵懂懂地点头,又愤愤不平地摆头,脑袋顶两根翘起的呆毛跟着一晃一晃,樱井忍不住轻笑一句“八嘎”,抬手去帮相叶压平那两根毛,可一放手呆毛就立马站直,樱井越压,它们就更愈挫愈勇宁折不弯,惹得两人笑作一团。

 

“你们在干什么?”

 

后方响起的声音打断胡闹中的两人,樱井回头,看到化妆间里走出的松本润,大背头加皮夹克加浓颜,扑面而来的华丽冷气,连说话的腔调都是冷的:“化妆师在里面等着了,你们倒挺悠闲。”

 

啧,看这起床气,怕不是半夜三更爬起来的,樱井暗自咋舌。化妆间里又探出二宫和也的脑袋,嘻嘻哈哈间把相叶雅纪扯了过去,而樱井打量着几日未见的松本,被对方浓重的黑眼圈吸引了目光。

 

“松润这几天,是在拍电影吧?”

 

“嗯。”松本润对樱井点头,脸色稍霁。

 

“很忙吗?没休息好?”樱井抬手笑指松本的眼睛,“都快变成熊猫了。”

 

松本润盯着樱井指尖,刚刚还亲密搭在相叶脑袋上,此刻却与自己保持着能再塞进半个人的安全距离。他垂下眼,“嗯,这几天没睡好。”

 

了然地“啊”了一声,樱井翔面露忧色,立马列出好几条助眠妙招,说到一半被松本截断,“Sho桑不问我为什么睡不好吗?”

 

浓眉深眸里装着樱井看不懂的情绪,带刺又发酸。



樱井一时哑然,松本又轻笑一声。声音里有莫名苦意,“有个反复做的噩梦,Sho桑要听听吗?”

 

半开的门内话语声不断,身后楼梯处脚步声交错,只两人这段走廊,陷入一团浮动的寂静。樱井翔定定看了松本润一会儿,回以一笑,转身走进化妆间。

 

“不了。松润要解梦的话去找Nino吧,他比较擅长。”

                                                                                                                                         

                             

***


水池里冰块浮动,冷气升腾。水上坐台,五人正襟危坐小心翼翼,连常年不在线的大野智都被冻个半醒,在嘉宾席两排搞笑女艺人不怀好意的目光里缩了缩身子。


“下一题,女生最让你心动的瞬间,五人的答案,揭晓——”


全场寂静三秒,爆发出各种尖叫,女艺人团更是炸开锅来。上一轮里被问“为什么先看女生手”时支吾半天的相叶雅纪这回再次首轮遭遇炮轰,“相叶君这个‘偶尔露出笨手笨脚一面’是什么意思?“


相叶雅纪咽了咽口水,“就是,一种反差萌啊……”


“请详细说明一下!”


“这个,”相叶雅纪为难地抱臂后仰,脚下划拉着转椅,恰好对上旁边侧头看过来的樱井,两人目光对视三秒,相叶雅纪突然一拍大腿,神采飞扬起来,“就像Sho酱这样!看着冷静帅气,有种难以接近的感觉对吧?但其实,有时候真的超可爱的,看到赤贝的时候啊,受到惊吓的时候啊,各种小表情真的超丰富的!让人忍不住就想逗逗,那种反差萌大家明白吗?”


一众女嘉宾笑成一团,表情微妙地点头。“爱拔酱,你说的就是翔君现在这个表情吧,呆呆的,”与五人相熟的松岛笑着指向早已傻眼的樱井翔。有人看热闹不嫌事大,趁乱发问,“相叶君觉得,樱井君的手好看吗?”


两边的樱井翔和二宫和也嗅到陷阱的味道,“刷”地一齐看向相叶雅纪,可惜头脑组加起来也快不过一个天然的脑回路,相叶已经认同地点头了,“当然好看啊。”问话的女艺人得意一笑,“上一题相叶说喜欢手好看的人,这题又说喜欢樱井君的反差萌。也就是说,樱井君就是爱拔君的理想型咯?”


“嘛……这样说很奇怪啦,”相叶雅纪不好意思地摸脑袋,扭头去看樱井,“但我的确最喜欢Sho酱啦~”


“Kya——”尖叫声几乎掀翻棚顶。


相叶雅纪亮晶晶的杏眼直白地瞅着樱井翔,胸口微妙热意蒸红樱井耳尖。好在他今天被打理了一头小卷毛,从上到下穿得酷炫,眉毛一挑就是一股冷煞气,不客气地小踹了相叶的椅子一脚,“喂!不要干什么都把我扯进去啊!”


“好了好了,接下来我们说说翔君的这个答案?”主持姐姐话锋一转,“女孩子分食的瞬间?”


“欸?”满座惊讶声刺得樱井头皮发麻,印象里这是第三场才来的题目,也是直接把他送进冰水池的刽子手,万万没想到如今第一场就出现了。怎么办,樱井心里的小人疯狂打鼓,什么时候写的题板啊现在去改可还行?莫非救了相叶却坑了自己吗?他的大脑还在疯狂运转,那边女艺人团已经提枪上阵了,“翔君这个什么意思?”“难道是喜欢那种装模作样分食的女孩子吗?”“这样可不行啊,原来樱井桑是这么天真的人吗,那样的女孩一看就是装的呀!”


樱井冷汗都要冒出来了,艺人团里有他的大饭正苦苦为他撑场子,“大家冷静!”还有二宫和也声嘶力竭的小尖嗓“先听听翔君怎么说!”连惯性隐形的大野智都看不下去自家二弟的处境,出声维护,“大家写心动瞬间都是有一个原型人物作参照的吧,Sho酱不妨说说看?”



众人视线齐刷刷汇聚到樱井身上,樱井无处安放的目光来回乱窜,落到距离他最远的那人身上,突觉心头酸胀。


原型是谁呢?他们五人里,大概只有大野智会问这个问题了。当初自己在题板写下这个答案时是在哪一个孤独的深夜,又是怎样的复杂心情,樱井已经不想追溯。试探的方式千百种,哪种不心酸。他从显示器里去看松本润,清楚地知道对方也正看着显示器里的他。平行相交,多巧妙。


“樱井桑怎么不说话,这个时候耍高冷可行不通哦!”


高冷啊。樱井翔蓦地发笑,胸口升起邪火。“原型啊,”重走一遭多不易,岂能浪费,“原型不是很明显吗,我身边最会分食的人是谁,大家都知道吧。”


他斜靠椅背,长腿半曲,冷眼看众人。


身体圆圆眼睛小小的松本润狂热饭大岛率先反应过来,“难道是……润君?”


“对啊,润君。”樱井跟着念出这个名字,在满座尖叫声里绷紧身体,冷着眉目不露一点声色,欣赏显示器里松本润愕然的脸。


“什么啊,”二宫和也笑得直踢腿,“你们真是够了,今天不是来开门把互吹大会的!”


“咳咳,现在我们来看松本桑的答案!欸,这是什么意思呢?”


松本润头顶的题板上,简简单单一个字“无”。“没什么意思,”椅子似不经意地转个半圈,松本润看向离他最远的樱井,试图捕捉对方的表情,却什么也没看清,“就是普通地,没有啊。”对这个解释不满的女艺人们纷纷追问,松本润却不肯再说了。


于是这期录制在这里定下了结局。松本润成了杰尼斯史上第一个接受满池冰水洗礼的人。何其不幸,完全出乎樱井翔的预料。不管怎么看,这场里最危险的都是他,松本润只要稍微解释两句,就能圆过去的。默默注视着松本润狼狈爬出冰水跳进热水缸里,直到相叶轻轻推他,樱井才发现自己已经发了好一会呆。


最后点评时,素来爱和樱井过不去的松岛半开玩笑地指出,“翔君老是只给我们看些表面的东西,完全捉摸不透的感觉。下次再这样就把翔君扔到水里去。”


被踩着尾巴的樱井翔瞪过去,冷哼一声正要回嘴,视线不经意扫过热水缸里的松本润。浑身湿透的男人在热水里喘着气,躺卧的姿态却依然帅气,双臂固执地撑着水缸边缘,不理周围的喧闹,只低头盯着水面。


他们的目光在水面重叠。灯光将水中面容勾亮,又被波动的水纹搅得模糊。樱井翔看着水色里不辨神情的倒影,背在身后的手悄然捏紧。


“最让人捉摸不透的,明明是松润吧。”


他语态轻巧,周围人也顺势笑开,“哈,因为这次落水的是松本君吗?这么说来也没错呢!”没人注意到水里的松本润猛地抬头望向樱井,却被对方熟练地错开视线。




***



夕阳将远方高塔后的天空涂成醉人深红,云层深重,仿佛马上就要下起雨来。街边各色店铺参差而立,音乐伴着彩灯逐次响起,红红绿绿的,到处洋溢着圣诞节的气息。一个年轻男人在街上慢慢走着,面容华丽衣着不菲,落寞神情却与欢乐人潮格格不入。他漫无目的地四下望着,扭着模特步,无视人们打量的目光。走过街角时,他听到一阵伤心的恸哭声。


“小白,我的小白……”宠物店透明橱窗前,哭的满脸泪痕的小女孩抓着栏杆不肯走,旁边的母亲试图安慰她,“不是还有很多可爱的小狗吗,我们买其它的好不好?”


“我不要!”女孩双眼通红地抽噎着,“我只想要我的小白!我已经等了它半个月了!为什么它不再等等我……”母亲拍着小女孩的背,束手无策。


冷眼旁观了好一会的男人走上前,“既然半个月前就看上了,为什么今天才买?”


“我就是,就是想,”被戳到痛处的女孩哭的更伤心了,“先给它准备一个最好的家啊。”


男人不解蹙眉,母亲解释道,“也怪我没提前跟店老板打声招呼。这孩子老早就看上了一条秋田犬,这个月里又是查资料又是买书的,四下买好几个牌子的狗粮,挑选了好多狗狗玩具,还亲手搭了一个小狗屋,今天兴高采烈地跑来跟我说准备好了,要带小狗回家,”母亲叹口气,“可惜,等什么都准备好了,她喜欢的狗却被别人买走了。”


“先生你没事吧?你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


“没事,我没事,”男人稳住神,低头摸了摸小女孩的头,“别哭了。下次再碰到喜欢的东西,记得第一时间说出来。”


最后看了眼壁橱里的空箱,男人面露苦涩,转身离开。他兜巡许久,还是不想回家,最后钻进一家酒吧。在叮咚的音乐声里点了一瓶烧酒,男人坐在吧台前看着狂欢中的男男女女。


“圣诞快乐!”有人一声大吼,赢得无数回声。男人好看的脸上也浮出笑容,冲着面前五彩斑斓的圣诞彩灯举杯轻贺,“圣诞快乐。”路过的酒保看他一眼,惊呼出声,“先生,你怎么哭了?”


男人还在笑,嘴角翘起弯弯弧度,露出一点白牙,落下的泪水被灯光映得剔透。




“Cut——”



“很好!很好!这段松本君演的太到位了!”赞不绝口的导演激动地拍着松本润的肩膀,“好到让我怀疑松本君是不是也有个没来得及表白就彻底失去的恋人了呢哈哈哈!最后那个神情,真是大大超过的我预期啊!”


“导演过奖了。”松本润礼貌地笑,疲惫倚着吧台,眼角还有未干的泪光。


“今天就拍到这里吧,”导演看了看天色,宣布收工,“好家伙,都阴了一天了,也不知道这雨是下还是不下了。”





***



“翔君,一个月了哦。”


雪白的病房里弥漫着淡淡消毒水的味道,输液管里的液体点滴下落,监视器里的生命线平稳浮动。床上的人安静闭着眼,黑发散在白色枕头上,像是陷入一场深梦。


俯身替床上的人掖了掖被角,松本润轻轻拨开樱井垂到眼角的碎发,又小心翼翼地摸了摸樱井的脸,轻轻一笑,“翔君现在醒过来的话,就不用忧心减肥的事了哦。再睡下去就要瘦过头了。”


吱呀。松本润回头,看见推门而入的二宫和也。


“发布会结束了?”


二宫疲惫地揉着脑袋,“没有,那些记者太可怕。我们把利达留给他们了。”


“辛苦啦。”


“你可真好意思,连个脸都不露,”二宫和也狠狠瞪他,“这下可好,不仅要回答翔酱的事情,还得找理由解释你为什么不来。”


松本润一脸平静,“为什么要找理由,就说我在医院看他,不想去。”


二宫被噎了一下,走到病床前碰了碰樱井的脸颊,低声叹气,“还是查不出原因吗?”


“嗯,医生说入院时的喉咙发炎和低烧都已经消退了,疲劳过度的因素也排除了,”松本润机械地重复着医生的话,“按道理早就应该醒了,现在这种情况实属罕见,他们要开一场专家诊断会。”


二宫和也苦笑,“难道真像相叶说的,陷入冬眠了?”


“相叶人呢?”


二宫转了转眼睛,不自在地撇开视线,“说是等你走了再来。嘛松润你千万别在意!那家伙脑回路向来奇特,加上在最后那通和翔酱的电话,有点受刺激,所以才会说出那种话的……”


“他说的没错啊,是该怪我,”松本润低下头,捏着被角的手一点点抓紧,“除了相叶,最后跟翔君通话的就是我。如果我能发现翔君不对劲……不,当时我明明已经发现了不对劲,却没有问下去……”


“松润,别这样,这不是你的错……”


“这就是我的错!”松本润压抑地低吼,痛苦地捂住脸,“对不起Nino,我不是吼你……我只是……明明我都开车到他楼下了,为什么不再坚持一点让他下来!明明听人说他去了医院,为什么不立刻打电话过去问问!我明明有那么多次去陪着他的机会,为什么一次都没有抓住!”


“滴——”


刺耳的警报声突然打在两人耳朵里,松本和二宫齐齐侧头,惊恐地看向监视器里变红的数字。


“医生,医生——”二宫和也迅速冲了出去,松本润猛地站起身,忽而眼前一阵天旋地转,直直向后倒去——






“呼。”


惊醒的人猛地从床上坐起,在黑暗里大口喘着气,呆坐了一会,突然四下翻找起手机,待看清屏幕上的“2008”才定下神来。


此刻是凌晨两点。松本润却再也睡不着了。打开灯,床头摊开的电影剧本,是他明天要拍的最后一幕。


树荫道下,终于鼓足勇气的男主向机场奔跑着,风吹过他额上汗水,也吹亮他眼里的希冀,他要去告诉那个人他积压多年的爱意,给她一个紧紧的大大的拥抱,再也不松开——“嗡”,手机的振动打断他的步伐。他不耐烦地接起电话,然后,随着那头的一字一句,慢慢地顿住脚步,张大嘴,说不出一个字。


眼前车水马龙人流涌动,可他的世界,成了灰色。


松本润捏着剧本的手微微发抖。他猛地丢开剧本,踢开被子下床,飞速穿好衣服,仰头灌下一口冷水,转头拿起手机。




***


被锲而不舍的振动声吵醒时,时间显示在凌晨两点半,樱井翔心里一阵窝火,待看清来电人时,又觉得有些玄幻。他伸手掐了掐自己,确定没在做梦才接起电话。


“喂,”樱井有些迟疑,“松润?”


“翔君。还没睡吗?”


“……本来是睡了的,这不是被你吵醒了吗!”樱井翔没好气地回道,不想承认对方一句“翔君”就让自己软了心肠。


“翔君还记得吗,以前我半夜四点给你打电话的事,那时翔君气汹汹地说要杀了我呢,”电话那头传来松本润的轻笑,“现在倒是温柔多了。”


心中有团乱麻在翻腾,樱井翔揉了揉自己不太清醒的脑袋,“记得,都是好多年前的事了。这么晚,松润有什么事?”


“没什么大事。就是,我又做噩梦了,想说给翔君听听。翔君家里现在灯是关的吧,打开行吗?最好把窗户也打开。”


“……你是大半夜来给我讲鬼故事么。”烦躁地掀开被子,樱井起身开灯,走到窗边,推开窗户,却在低眉的一瞬,生生僵住。


深夜里的高楼只残留几盏零星灯火,樱井耳边的手机在这夜色里莹莹如星,而垂直的,数十米之下的地方,有另一只星正与它遥遥相望。


电波那头的人,此刻就在他楼下。


松本润倚着自己快要融入夜色的车,仰头望着樱井翔,脖颈拉出纤长弧度。樱井隔着十几层楼的落差与他对视,张着嘴,说不出一个字。


“樱井翔,”松本低声唤他的全名,呼吸急促,“你能下来吗?”






裹着大衣走出电梯时,樱井翔还是茫然的。他怀疑自己又被扔进了一个黑童话新世界,松本润居然半夜跑到他家楼下来讲鬼故事,而他居然也真的下来了。


他在松本润眼前站定,终于没忍住火气,“大半夜的,你抽什么风?”


“那翔君呢?为什么下来?”松本反问,“为什么不拒绝我?”


樱井怔然。他看不清松本的脸,却能听到对方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声。


“为什么跟相叶那么亲密,对我就保持距离?为什么什么都闷在心里,为什么对我生气、对我不满的时候从来不抱怨,生病了也不愿意跟我说?明明说了明天见,为什么不打一声招呼就突然消失!”怒气与怨气催高音调,到最后成了颤抖的气音,字字发酸,“翔君说我难懂,那为什么,不来问问我?”


松本死死盯着樱井翔瞪大的双眼。那双弧度优美的圆眼,里面盛放着他说不出口的隐秘希冀,盛放着他多年来小心翼翼守望的世界。微张的唇,翘起的诱人弧度,松本润不用看清都能模拟出那因惊异而崛起的丰厚下唇,吐息间都是禁忌的诱惑,早已无数次出现在松本的臆想里。无数次地,想让臆想变成现实的冲动,在此刻冲向顶峰。


白光划破天际,闪电无声炸开寂寂黑夜,照亮车边松本面无表情一张脸。他眼里有熊熊野火在烧,烫得樱井一个瑟缩。


“松……唔”


未出口的探询被无情抹杀,不容抗拒的力道将樱井狠狠压在车上,他来不及呼痛,就被松本狠狠吻住。唇上胡乱啃咬的刺痛让回过神的樱井下意识挣扎,却被用力按住脑袋,松本粗重的呼吸落在他脸上,带着一点哭腔,说不得谁更狼狈。樱井目光颤动,挣扎的力道渐渐偃旗息鼓。


吮吸,舔咬,一撬开樱井的牙关,松本润的舌头就蛮狠地攻城掠地,仿若牢笼里肆虐的困兽。很快,戾气与血腥气席卷樱井口腔,逼得他眼角逐渐湿润,喉咙里发出细小呜呜声,却没有逃开。


迟疑而温柔的力道落在松本背上,一下下的轻轻抚慰让松本僵了身子,他停下动作,定定看了樱井一会,慢慢闭上眼睛,重新贴上去,舔了舔樱井的唇。这个吻终于变得轻柔,唇舌缠绵,气息勾连。


一滴水顺着松本的眼角,落入樱井渐渐沉沦的迷离双眼。


下雨了。


轰隆隆。云层轰然战栗,迟来的雷声振响天地,哗啦声起,雨水刹那间布下天罗地网,誓要将堆压整日的沉闷刷个彻底。


松本润在大雨里放开那双被他蹂躏已久的唇,又恋恋不舍地舔了舔。两人的喘息声在雨声里显得模糊,剧烈起伏的胸膛里心跳在共鸣。


又一盏小窗里灯火熄灭,而他们浑然不觉。雨水拉起一方幕帘,将他们与这世界隔开。浑身湿得狼狈,松本润却不住地笑,他凑近樱井耳垂,在夜色里辨认那一抹通红。


“呐,翔君,现在你懂了吗?”


松本双臂环住樱井,半压车身,在樱井身上撑住一片遮风避雨的小天地。樱井的胸膛还在剧烈起伏着,他低着头不言语,只伸长双臂,摸索着护住松本的后脑。








【TBC】



亲了亲了!终于让他们亲上了!扯了一整章就是为的这个亲亲!所以这是八千字的吻戏!

忐忑地等待gn们的评论(溜走)

评论(65)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