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在樱花先生眼睛里

樱花先生心头好。虹组飒组都想要。日常出轨紫绿心水蓝黄,山风团爱赛高!

【润翔】你在我眼中开出花来(完)

* 现实向小甜饼,一发完。

* 一个串近期梗的脑洞,有灵异向私设。

* 非常规型吃醋。慎入。



【00】


我一腔爱意仍热烈如少年时,却忘了如何诉诸于口。


 


【01】


“翔桑,你是什么花?”


电视屏幕里渡海医生的指尖碾过静脉血管。松本润腰下压着靠枕瘫在沙发上,抚摸着枕在自己大腿上的毛茸茸的脑袋,声音飘忽。


正与砖头厚的采访资料大战三百回合的主播先生抬起一双发红的血丝眼,看一眼自家神色恍惚的恋人兼团员兼麻烦制造家,又看一眼屏幕上开膛破肚得正欢的另一位老熟人,露齿一笑。


“食人花。”


“骗人,”松本委屈地亮出小奶音,“你早上明明说的松花。”


“所以说,你为什么一天问三遍?”


松本润不说话了。


 


【02】


“兄贵是我最重要的前辈!”


“为了兄贵,挡一两颗子弹算什么!”


满场灯光与喝彩的中心处,VS岚的游戏正热火朝天地进行到最后一个。一身不良气息的后辈注视着他的樱井大哥,腔调热血声音真挚。


好一片热忱心意,毫不隐晦全无保留。不擅于应对夸赞的樱井翔害羞地抿起嘴,慌乱挥手,却掩不住眸中愉悦波光。众人皆拍掌大笑,唯有一人僵了坐不直的身子,浓眉拧成两道剑柄。


“邪魔,回神。”


阴森森的小尖嗓突然在松本润耳边响起,将他从无形泥沼里拉回来,总算及时在镜头扫来时咧出一个笑容,然后带着半身冷汗看向旁边的恶魔本魔。


“还在录节目呢,发什么呆?”小恶魔晃着隐形的尾巴,明知故问。


松本润将自己扭成一个麻花,无处安放的目光再度回到游戏布景上,却又瞬间惊恐地瞪大眼。


“……Nino!翔桑的肩膀上开花了?!”


“你说什么呢,”二宫和也一脸狐疑,“他肩膀上不是上田龙也的手吗?”

 



——可追溯的细节里,这便是一切症结的开始了。

 



录制结束,工作收尾留到最后的恰好是二宫和松本。急着回家打游戏的弟控在松本几度欲言又止的眼神里终于失去了耐心,“J,你到底想说什么。”


“上田君不会有机会帮翔桑挡子弹的,因为……”


“停!”二宫扯出一把小尖嗓,“这话你不应该去对翔酱说吗?跟我说个什么劲!”


松本润又不说话了。



 

【03】


樱井翔觉得,松本润最近很奇怪。


先是上次VS惯例的开场talk环节。


“说起来,大家最近有什么突然着迷的东西吗?”


“Sho酱有吗?”二宫自然而然地反问,樱井便也不甚走心地回道,“我啊,没有呢。”


到这里就该自然收场的对话,却被意想不到的人意想不到地很插一脚,莫名情绪高涨的松本润拔高嗓子指向他,“有的吧!那个,运动裤啊!”


樱井愣了两秒,才急急接住话题,“啊……是,最近确实比较喜欢穿舒适的运动裤。”他在镜头转开后疑惑地看向松本润,却只得到对方一个刻意的后脑勺。


然后是近期交岚的美食争夺战。


他与松本难得地坐到一起。与恋人一齐率先脱出,又有美食在前,心情自然是好的。两人没去管那边正激烈的奇葩答案大战,你一口我一口交换着食物,趁镜头不注意讲点小话。松本还在桌子下悄悄牵起樱井的手,将他的手指一根根拉直,按摩的力度恰到好处,让为了宣传电影连轴转了好几天早已疲惫不堪地樱井愉悦地弯起了嘴角。收到三个落座的相叶雅纪的一个冷漠笑。


一切到这里都刚刚好。


可接下来嘉宾食评后发生的事却完全出乎樱井意料。


吉村半开玩笑地指责樱井,“看看人家的评论,你刚刚做的食评完全就是胡闹吧!”正迟钝放松中的樱井还没来及给出反应,旁边的松本润已经直起脖子,凶神恶煞地怼了回去,“你说谁胡闹呢,混蛋!”


完全一副护崽心切的家属表现。樱井翔抱着手臂,在吉村讪讪的笑声里震惊得失去了表情。旁边的几个门把都悄悄向他俩行注目礼,樱井从显示器里观察松本的脸,对方已经埋头开吃了,但樱井没错过他发红的耳朵,还有在米饭里焦躁搅动的勺子。


像个不小心做错了事的孩子似的。


樱井翔收回目光,突然没了探询的欲望。也因此,他错过了鼓足勇气抬头想说点什么、却因樱井冷淡面色而迟疑的松本润。


翔桑,我就是看不惯别人这么对你说话。


这句话,松本润终究还是吞回了肚子里。


他看着灯光下樱井近期来渐渐线条锋利的侧脸,突然想起了很多事。举到一半又放下的话筒,即将触碰又收回、最终悬于后背上的手,故作遗忘的试探,不敢触碰的目光……


从粘腻的少年到棱角锋利的青年,又到锋芒收敛的如今。他与樱井在一起的时间太过久远。途中几度分分合合,将彼此拉扯得遍体鳞伤。


此刻他坐在得之不易的安定里,回头去望那些兵荒马乱的岁月,却突然觉得错乱。


他不知道自己的心停在哪里。只是眼睁睁看着樱井翔的耳下开出了一朵花,遮住了他最爱摩挲的那颗痣。

 



【04】


“我嘴上有什么东西吗?”


一结束新单录音樱井翔就揪住了准备开溜的松本润。这家伙最近奇怪得太过了,老是莫名其妙地盯着他身上一个地方看,有时是肩膀,有时是耳朵,有时是额头,有时是后颈……总之变着花样盯,跟他说话也时常答非所问。要不是樱井最近忙工作忙得自家枕头长什么样都想不起了,他早拖着松本润去促膝长谈了。


但现在他觉得,先掐着松本的脖子短谈一下也是十分可行的。整首歌录下来,松本润的目光几乎就没离开过他的嘴唇。樱井尝试着换了好几个站位,转到大野身后,发现对方身高不够,又躲到了爱拔旁边,诡异的行迹连两位天然君都察觉到不对了。就是这样都还没能逃脱松本润的注视,累得樱井唱错了好几个地方。最狂热的粉丝都干不出这种事吧,樱井在心里吐槽。更何况,松本的眼神里可不是什么热切情绪,而是一种樱井难以解读的复杂深渊,带着恐慌,迷茫,甚至一丝绝望。

 

“不要装哑巴,”樱井伸手扯了扯松本的耳朵,嘴巴不满地撅起来,“你到底怎么了?”

 

这是他冷脸前最后的示弱姿态。通常这个时候松本润会笑着凑过来亲亲他的唇,交代他想知道的一切,将一场战争掐灭在摇篮里。但这次,松本润却往后退了一步,目光颤动,“翔桑,我还与杂志拍摄,先走了。”

 

他看起来难过极了,转身就要离开。“松润!”樱井急忙去拉他,却被马内甲火急火燎地叫住了,等确认完行程,松本润早没了影。樱井翔暗暗咬牙,跑什么跑,有本事晚上别回家。


樱井没想到的是,这天晚上松本润还真没回家,甚至没给他打一声招呼。他兜转了一圈,才从生田那得到消息,这家伙又在外面跟朋友喝酒。


“翔君,你来接接他吧?这家伙喝醉了,尽说些胡话。”


樱井还没吭声,就听见电话那头松本润断断续续地嚷嚷声,“我没醉……人的身上……真的会开花……”


“让他别喝了,我这就过来。”




把软成一滩的松本润塞进副驾驶,樱井低头系安全带的时候,猝不及防被松本润抱住了脑袋往怀里按,力气大得,差点没把他憋死。


“翔桑,翔桑……”


松本润一声声地唤他,酒后声音沙哑,一声比一声缠绵。樱井翔知道他这是有话要说,便乖乖闷在他怀里等着。


“他没有机会的。”


“因为,我才是,离……最近的……”


“我不是一时兴起……”


“是真的……想那样做……看不惯……”


“我该怎么办,翔桑……”


“花很好看,可是……挡住你了……”


松本润嘴里不断蹦出断断续续意义不明的句子。樱井皱眉听了半晌,在呼吸困难前从松本润怀里挣脱出来,烦躁地深吸一口气,用力关上副驾驶的车门,转头走向驾驶座。


松本润仍闭着眼,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膝上的手攥紧又松开。


是什么时候起,曾经天天将喜欢挂在嘴边的少年变成了如今的胆小鬼呢,最简单的心意都开不了口。


当初逞强戴上的面具,竟成了摘不掉的枷锁。壮胆酒也失效,无可救药。翔君,这样的我,会让你失望吗?


——除了我,没有谁能替你挡子弹,因为我一直在你身边,最近的地方。


——为你做的一切都不是一时兴起,我是真的见不得你受委屈。


——我多怕我再也看不清你,连杂志布景里的假花都让我心惊。

 



这些话,我不说出来,翔君能明白吗?

 




行驶的车窗外灯火明明灭灭。松本润悄然睁开眼,迷离视野里,樱井翔在认真开着车。那双他再熟悉不过的形状优美的双唇,被粉色的、似是樱花的花朵遮住。

 

旁边还有一朵小花。新生的。

 



【05】


“我知道的就是这些了。天晓得他又钻进了哪个死胡同里,但总之与你有关就对了,”酒屋里,二宫打了个哈欠,站起身,“我回去啦翔酱,你结账哦。”

 

“嗯,谢谢啦Nino。”

 

樱井翔目送二宫猫着背离开,吸溜完碗里最后几根荞麦面,起身结账。

 

“我回来啦。”

 

不管家里有没有人,推开门一定会先说这句话。这是近几年里樱井翔被松本润养出来的习惯,跟逐渐被他废弃的速食餐品是一个道理。松本的拖鞋不在玄关,说明人在家,可是樱井却没有听到惯常的热情回应。

 

居然先睡了吗?

 

樱井疑惑着走进客厅,看见了坐在地上望着电视发呆的松本润。电视里正播放着最新一期夜会,穿着龟梨和也衣服走出来的樱井翔被上田龙也的直白夸赞弄得不好意思,歪头抿嘴笑起来,眼尾弯起柔和的优美弧度。松本润已经记不清,樱井翔有多久没在自己面前这样笑过了。

 

一眼就看出松本润脸色不对劲,樱井翔暗自“啧”了一声,拿起遥控器直接换到新闻台。

 

“松润,我们好好谈谈。”

 

松本润呆呆望着他,没说话。这是樱井进屋以来松本润第一次看他,他眼里翻涌着惊涛骇浪,却固执地不发出一点声音。樱井翔终于被激怒了,“又不说话,你这是跟谁学的坏毛病!”话音蓦地一顿,樱井的脸色复杂起来,“跟我吗。”

 

松本润还是没出声。樱井翔开始觉得不对劲了,他发现,松本润虽然死盯着他的脸,目光却并没有一个落点,瞳孔收缩,像是看到了什么世界终结。

 

“……松润?”

 

樱井翔小心翼翼地走向他,“润?”

 

“翔桑,”松本润终于出声了,声音抖得厉害,“我看不见你的脸了。”

 

他知道樱井正向他走来,却看不清恋人的脸,看不见那双他最爱的灵动大眼。只有开满视野的,美丽的,令人绝望的花。

 

眼泪一颗颗从松本润瞪得通红的双眼里砸下来。

 

 

     

【06】


“所以你才老问我是什么花啊。”


“我让翔君失望了吗?”

 

在松本润抽抽噎噎断断续续的哭腔里听完事情原委时,已经是深夜了。电视里放起了动物世界,两只雄鹿正周旋着,鹿角相抵,开始一场博弈。

 

至于电视前的这两只——樱井在松本旁边蹲下,想笑,张口却成了一声叹息。久违的哭包松本润让他觉得无比怀恋,同时他感谢自己多年采访锻炼出来的耳力,让他能在松本润前言不搭后语、遮遮掩掩的描述里理清脉络,摸清这人隐藏的心绪。


“这种时候倒是叫起翔君来了。”


“傻子,”樱井又叹了口气,他像是躺在潮湿沙地里,莫名疲惫,却又柔软得一塌糊涂,“你在不安些什么呢。”


他握住松本的手,像松本给他按摩时那样一根根掰开,然后,十指相扣。这是他从来不会做的矫情举动,但没办法,谁让自己喜欢上了一个把矫情当习惯的家伙呢。


“我的Ma酱啊,花了这么多年变得立派又克己,却还是有颗小女生一样敏感的心啊。我们花了多少工夫才走到一起,润君你这样,让我很挫败啊。”


“谁能抢走你头号粉丝的地位,”樱井翔轻轻的笑,温柔地摩挲着松本润的脸,“我可是把自己都给你了。”


他凑过去吻他。松本润感到一阵醉人花香袭来,柔软潮湿的触感落在他唇上。


原来这就是跟花亲吻的滋味吗。松本润恍恍惚惚地想着,伸出舌头舔了舔,换来樱井翔一阵低笑,“失望吗?跟花亲吻的滋味。”


松本润猛地倾身,夺回主动权。哪怕变成花,也是我的花。他这样羞恼又恶狠狠地想着,胸口有被太阳融化的棉花糖在流动,黏糊糊,甜丝丝。

 

他听懂了樱井的话。


我怎么会对你失望呢。

成长里几多憾事,你我能在一起多不易。

自当珍惜。


 


【07】


绵长的吻结束,两个人坐在沙发两头喘着气。松本润的视线还直勾勾地钉在樱井翔身上,眼里两团火在烧,能把人烫出洞来。换做平时樱井是绝对受不住这种看法的,早一个抱枕砸过去了。但今天,松本润那几滴眼泪还滚在他心口,有点咸,樱井托腮望向松本,想起此刻对方眼里的自己连个鼻子眼儿都没有,不由得想笑,同时十分佩服自己对灵异事件的接受能力。


“所以说,”他明目张胆地朝松本润做鬼脸,确认对方没反应,愈发放飞自我,挑眉抛了个媚眼,“我到底是什么花?”


“食人花。”松本润面无表情。


“哈?”樱井翔的眉毛卡成八字,眯起半只眼睛。


“把我吃的死死的。”


咻,一记直球,樱井蓦地红了脸,坐立不安地扭了扭,暗自庆幸松本看不到自己的脸,又稳住自己一慌神就四下乱动的脚尖,思索道,“现在最关键的,是怎么让这些花消失啊……润?”


松本润眼神幽深,呲牙一笑,“翔君还记得自己刚刚说了什么吗?”


樱井疑惑抬头,和松本的目光对个正着,忽觉身上一寒。小动物预知危险的本能梆梆地敲起警钟,“你……”,他下意识向后缩去,刚挪了个腿,就见松本嘴角一弯,蓦地扑了过来。将樱井狠狠压在沙发上,抓住那双挣扎的手,松本凑近樱井耳边低低地笑,故意让温热气息喷在樱井敏感的耳后,激得身下人一个瑟缩。


“翔君刚刚说谁像小女孩呢。”


“你,什么时候能看见的!”樱井恼怒,缩着脖子想躲,却被抓得更牢。


“翔君主动亲我的时候就能看见了哦。抛媚眼的样子真可爱呢,呆会在床上再来一个怎么样?”


“松本润你这个骗……呜……”


没说完的控诉被吻回肚子里。两个人影渐渐纠缠到一起,从沙发到卧室。

 


……

 


“翔君。”


“翔君。”


“翔君。”

 

被折腾得全身上下一根手指都不想动的人讲脑袋埋在枕头里,困得不行,没好气地回:“干嘛。”

 

“我喜欢你,最喜欢你,比谁都要更喜欢你。以后就算我不说,翔君也要明白。”

 

“……知道啦,睡吧。”

 

“翔君脸又红了吧。”

 

“闭嘴,睡觉!”

 

 



我一腔爱意仍热烈如少年时

 

却忘了如何诉诸于口

 

它们在我心里积压成疾

 

又爬到我眼里开出了花

 

于是我渐渐看不清你的模样

 

但没关系

 

只要你亲一亲

 

它们就都会钻进你心里

 

 


- End -

 



后记:


这天晚上,樱井被逼着在床上做了三个wink,说了两遍“MJ最man了”。眼里含泪的那种。

樱井发誓接下来的一星期都不会给那个人好脸色看。

一星期好像太长了。还是三天吧。

 

后记的后记:

第二天的乐屋,松本润从进门开始就一脸神清气爽的幸福笑意,差点闪瞎了前来探询的弟控二宫的狗狗眼。二宫大师俩眼珠子提溜一转,落到一进门就冷着脸看报纸的樱井身上,放下游戏机蹭了过去。樱井被他看得发毛,从报纸里抬起头微笑,“怎么了NIno?”

二宫猫唇一咧笑出声,指了指樱井宽松的领口,“翔酱身上,真的开花了呢。”

樱井低头一看,脸色更不好了,放下报纸起身,“我去换件衣服”,中途被松本润眨巴着眼拉住衣角,樱井剜了他一眼,打开他的手径直往外走。

“被碰我,骗子。”

于是二宫和也眼睁睁看着被骂“骗子”的人扭着腰笑成了一个傻子,他捂住眼,深觉为这样两个人操心的自己完全就是个疯子。


后记的后记的后记:

你问我到底是什么花?

你猜。

 


- 真. End –

 

 

 

Free talk:

 

一个突如其来的脑洞。其实开始只想写吃醋梗而已,结果完全跑偏。中途一度怀疑自己写的其实是翔润,后来又觉得我心中现实向的润翔就是这种感觉~ 

 

算是迟来的百粉贺文,希望大家喜欢啦~ 乖巧等评论。

 

另,《以世》遇到了瓶颈,加上近期事多到炸,可能要等一段时间啦。对不起等文的小可爱们,土下座。

 

 

 


评论(8)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