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在樱花先生眼睛里

樱花先生心头好。虹组飒组都想要。日常出轨紫绿心水蓝黄,山风团爱赛高!

这不是你以为的世界【十】

*平行世界重生梗。半现实向。

*樱井翔中心向。主JS/AS

*一句话:当杰尼斯发给樱井先生高冷王子人设。
 
→想不到吧,我居然更文了。在经历了噩梦考试漫长卡文中途文档丢失剧情失控等一系列惨剧之后,这章它,终于出生了,对不起坑底的小可爱们。剧情发展到这里已经完全脱离大纲,接下来的走向是个谜。为了食用效果,请回顾前文哦。




Chapter 7 喂喂听到有人在说谎了吗(上)




^聞こえないフリをしてたの  気付いてくれたかなぁ

  我装作听不见的样子是否让你发觉了呢





端正坐在樱井翔家的沙发上,松本润双手捧着热乎乎的咖啡罐子,盯着刚洗完澡从浴室出来的樱井翔。那人边走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垂下的刘海半遮住同样湿漉漉的眼睛,迷人的手臂线条从宽松睡衣里露出来,黑发里一双发红的耳尖引人注目。是被热气蒸的吗,松本润目不转睛地盯着,在心里暗自涂鸦——是被热气蒸的,还是被他吻的呢,好像比方才大雨里还要红一点呢。洗澡的时候在想什么呢?想我了吗?



想了吧。



松本润心里波澜壮阔,面上不动神色,只把眼神烧得炙热。但樱井翔却仿佛没看见,走过来瞅了一眼,轻啧一声,说了自二人落汤鸡般狼狈冲回樱井家、进了门给松本润扔了双拖鞋和干毛巾就径直抓着睡衣进了浴室、留松本润在客厅独自煎熬良久之后的第一句话——



“大晚上的喝什么咖啡?”



一口气在嗓子眼吊了半天的松本润差点把咖啡扔出去,“……就,只找到了这个,不然就是红酒。”



“哦,”樱井了然地点头,“你可以开红酒的,开瓶器就在冰箱旁边。”



“……”



“去洗澡吧,湿着容易感冒,”樱井说着又准备走开,“我去收拾一下客房。”



“樱井翔!”松本润蹭地站起身,手里的咖啡罐子捏得咔嚓响,“你就只想说这些?”



“怎么?”樱井回头,视线落在罐子上,“松润不是做了噩梦、受了刺激才来找我的吗。现在噩梦讲完了,我也好好的,没有像你梦里那样生病瞒着你,更没有突然消失,那么松润该安心了吧?”



“你……”



“呐,我妹妹前几天才来过。她也跟松润一样,做了关于我的噩梦呢,说梦里的我一直昏迷着躺在医院里,查不出原因。大概是梦境太真实,那么大的姑娘了,还趴在我肩膀上哭。所以,松润今天情绪激动,我是能理解的。”



“我……”



“嘛,再可怕也只是梦,醒了就忘了吧。松润不是这几天都没休息好吗,快洗个澡去睡吧。”



三番两次被打断,松本润盯着樱井翔,突然笑了笑,“然后呢?翔君为什么不敢看我的眼睛?”



樱井翔指了指他手里的咖啡罐子,“小心,撒出来了。”



“啪”。猛地把该死的杀千刀的咖啡摁在茶几上,松本润几乎是撞向了樱井,按住对方肩膀吻了过去,樱井猛地向后仰头,抬手捂住嘴,瞪大的眼睛里映出松本润紧皱的眉,“松本润!你到底要干什么……嘶!”



松本润毫不退缩,就势在樱井的手背上留下一个牙印,红着眼逼问,“躲什么?我还以为翔桑已经忘了方才的吻呢。怎么,又要装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吗?”



空气倏然陷入一团寂静。窗外雨水在不知疲惫地砸着玻璃。良久,樱井翔看向松本润,吐出一个气音,“又?”



紧抓在樱井肩膀上的力道松了下去,松本润垂下眼,“你不是一直都这样么。”



樱井翔觉得有哪里不对,还没说话,松本润忽然身子一抖,偏过头狠狠打了个喷嚏。樱井心里一惊,其他心思先扔到脑后,不由分说把松本润推向了浴室,“快去洗澡。”



这次松本润终于乖乖听话了。



“等等!”浴室门要关上的瞬间,樱井翔突然出声,“松润,我们,认识多少年了?”



关门的手一顿,“差不多十二年。怎么?”



“啊,没事,”樱井笑笑,“随口问问。”

 



松本润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墙上的钟已走到四点。客房的门为他开着,暖黄的灯映出新打理好的被褥,而主卧的灯已经熄了。刚摄入的咖啡因开始生效,松本润站在被主人收拾得井然有序的客厅里,四下环顾。他已经很久没有如此清醒过了。清醒地知道自己失去过什么,想要什么。



卧室门被推开,樱井翔闭着眼,没有动。



“翔桑。我知道你没睡着。”松本润的声音和脚步声一起靠了过来,他就站在樱井翔床边,樱井翔甚至能闻到他身上和自己一样的沐浴露的香味。



“什么事?”樱井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来,闷闷的。



“翔桑,今晚是我冲动了,那个梦让我很害怕。翔桑想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那我就不提。可是,翔桑,请不要再推开我了。已经三年了,我们还要继续这么冷冻下去吗?”松本润的声音透出一股委屈,戳到樱井心口上。三年,就是二宫上次提到的他和松润的大摩擦和冰河期吧。所以,那时到底发生了什么。樱井翔在心里抓心挠肺得难受,猛地坐起身,按开床头灯,直直看向松本润,“你说,三年前到底是谁的错?”



松本润被他的突然挺尸吓得一怔,随即又黯然垂下眼,“翔桑觉得是我的错吗?可那时的我就是喜欢翔桑,就是一门心思想要跟翔桑在一起,想把心思说给翔桑听,错了吗?”


……



灯光打在樱井翔凌乱翘起的头发上。他僵着身子,呆成一塑雕像。



松本润显然误解了他的沉默,放在手侧的手用力握紧,连声音都开始发抖,“就算是我的错,是我没有考虑周全,可翔桑已经拒绝了我的告白啊!之后翔桑冷落我、疏远我,我也没有再纠缠。都已经三天两头被传不和了,翔桑还要怎么样呢?”



“如果可以,我也不想再继续喜欢翔桑了。可我,能怎么办呢?我甚至连不见你都做不到?”



樱井翔怔怔看着松本润眼角落下的泪水,“……松润”,大脑里一片混乱,思维缺失,理智出走,只有心头一片酸胀。像是有什么镜面碎了,镜里境外的世界旋转失真,而他在恍惚中探身抱住了松本的腰,消瘦的二十五岁松本润的腰,“对不起,润君,让你这么难过。你没有错,我没有怪你。”



正相反,他有点嫉妒这个世界的樱井翔。

他拥有这样一个坦诚热情的松本润,却不知珍惜。



松本润在床边坐下,轻轻回抱住樱井,哑声道,“翔桑,我们就当做三年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好不好。我们就像之前那样相处,就算翔桑还是不喜欢我,也不要推开我,继续把我当做宠爱的弟弟,好吗?”



樱井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咸,不知滋味。



良久,他点头,“好,Ma酱。”



松本润笑起来,脑袋在樱井翔颈侧蹭了蹭,“晚安,翔君。”

 

 




周围一切都是柔和的绿色,阳光透过窗口撒在白色小方桌上,将桌上的花瓶里的鲜花染上金色。樱井翔屈膝坐在桌边,暖色的长风衣垂在膝边,他手里拿着电话,眼神温柔笑容宠溺,像是在对心爱的女孩子述说着心意。



“樱井桑辛苦啦!这组照片拍得——perfect!!”相熟的女摄影师不吝啬地夸赞,“话说,樱井桑有给女孩子表白过吗?”



樱井站起身,温馨的布景让他整个人也慵懒起来,“没有呢。”



“欸?不会吧?”



“我是那种感情上很被动的人呢。”樱井笑。



摄影师不死心,“一次都没有过吗?隐晦地表明心意之类的?”



樱井在阳光里微微眯眼,“非要说的话,也算有过两次呢。一次在那人的公交车开走时做了口型,一次趁那个人喝醉的时候偷偷亲了一下。”



“哇!是同一个人吗!在一起了吗!”



“是。没有在一起。那个人大概什么都不知道吧。”



又或者,知道却装作不知道呢。樱井翔自嘲地笑了笑。毕竟那个吻,算是相当激烈了。揉了揉脑袋,他打断摄影师还想继续的探问,“我们去下一个布景吧。”



再生动的情节,我装作不知,你故作不晓,便没发生过。再热切的心意,你来我往地试探,便也懒得再提。谁也不是缺了那点亲密就过不下去。






“哔——”



四周忽然响起尖锐的鸣叫声,伴随着一阵天旋地转……

 





樱井翔缓缓睁开眼,脑袋昏沉得像是灌了铅。艰难伸手抓过手机,按掉闹钟,顺便确认了一下屏幕上的“2008”。他揉着脑袋坐起身,神思恍惚。原来是做了场梦,都是几年前杂志拍摄时的旧事了,啊不,这个世界的话,是好几年之后的事呢。



头晕得厉害,大概是半夜淋雨的后遗症。鼻子却准确捕捉到了外面飘进来的香味,这简直比头疼还让厨房杀手樱井悚然。他飘飘忽忽地下床荡到厨房,视野捕捉住了那只围着他家没拆封围裙的松本田螺姑娘。



沉睡已久的厨房在松本润手下重新焕发出生机,在厨房里各项家电间忙碌奔走的松本润听见动静回过头,就看到樱井仓鼠正呆呆地望着他,头顶两根头毛呆呆竖起,呈问号状。



松本润拿着调料瓶的手抖了抖,好不容易才抑制住冲上去揉脑袋的冲动,“早上好啊翔君!又不是外星人入侵,我就是做顿早饭,你那是什么表情啊。快去洗漱啦。”



“哦。”樱井点头。



等他洗漱完毕,桌上已经摆好了两人份的荞麦面和鸡蛋卷,鲜艳的色泽和勾人的香味让樱井双眼放光,一个滑步迅速溜到餐桌边坐好,逗得松本润哈哈大笑,摆盘子的手颤抖不已。



“我今天有电影拍摄,吃完得赶紧走了。洗碗就拜托翔君了。”松本润咬着鸡蛋看向樱井,樱井这才发现这家伙已经穿戴整齐,发胶都打好了,立马就能出门,这家伙是起得有多早,“没问题。话说,你昨晚睡了多久?欸!你穿的是……”



松本润冲他露齿一笑,像个神采飞扬的包子精,“你的衣服。躺了两个小时就起来啦。心情太好,完全不困呢。”



想到对方心情好的原因,樱井翔有点不好意思。



“倒是翔君你,脸色不太好呢,是发烧了吗?”松本润说着就倾身凑过来摸樱井的脑袋,樱井被他直白的动作惊到,下意识往后缩了缩,换来松本润不解的眨眼,长长的睫毛眨出一丝委屈,“翔君?”



“我就是,有点,没习惯。”樱井尴尬地笑笑,乖乖把脑门贴回松本手心。松本润一惊,“好烫!翔君你发烧了。”



“啊,猜到了。”



松本润无奈地瞪他一眼,“翔君今天有杂志采访对吧,联系马内甲推迟吧?”



“不用,贴退烧贴就好了。”



“可是……”



“今天是跟相叶酱一起的采访,不会有事的。”



手上动作微微一滞,松本润笑笑,“那好吧。翔君记得吃药。”



“嗯。”樱井点头,目送松本润换鞋准备出门,但转眼,对方又转身走了回来,“翔君,药在哪?”



“哈?”


“我不放心你。帮你装好,免得又忘。”



“……”



直到穿着他衣服涂着他发胶的某人安排完一切关门离去,樱井待在原地呈震惊状。刚刚那家伙是谁,松本润?

 





赶到采访地点,樱井翔还思考着怎么看起来精神一点的时候,相叶雅纪已经发现了他,挥着手一路小跑过来,不等樱井打招呼直接一巴掌糊到了樱井脑门上。一阵眩晕,晕得樱井连翻白眼的力气都没有了,耳边缠扰着相叶紧张的大嗓门,“翔酱没事吧!松润说你发烧了!还能坚持住吗!”



樱井想让他小声点,但杂志方的记者显然没法忽视相叶极具穿透性的声音,半真半假地露出忧色,“樱井桑不舒服吗?啊,那我们赶紧开始吧,会尽快结束的。”



“不……”



“啊,那真是太谢谢您了!”相叶感激地鞠躬。



……用。没说完的字吞回肚子里,樱井翔看向相叶雅纪,发现对方正有些得意的小偷笑,不由瞪大眼,压低声音,“你故意的?”



相叶无辜地眨眨眼,点头。



樱井失语。他该生气的,但头太晕,他实在懒得计较了。



无关痛痒的采访问题一个接一个,樱井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准备应战,却发现自己完全没什么话可说——相叶把他要说的话都说完了。



最喜欢的食物是什么?


“翔酱最喜欢的是贝类啦,还有荞麦面!各种味增汤也喜欢哟。而且翔酱从来不挑食呢,吃什么都很香的样子,我超佩服他的味觉的!”


“……嗯,没错。”



想挑战的发型是?


“嗯,这个,我其实一直想试试……”


“和尚头!翔酱说过好多次的!”



有什么小习惯吗?


“啊!这个我知道!摸鼻子,皱鼻子,翔酱可爱的鼻子哈哈哈!还有,一干燥就会挠挠挠,对吧?”


相叶一脸求表扬的得意笑容,樱井咬牙微笑,“是,相叶桑知道的可真多。”


相叶得意地挺直了腰板,两条长腿晃呀晃,“那是,我多了解翔酱啊。”



记者也被他俩逗笑了,不住感叹,“岚的关系可真好呀!”樱井哭笑不得,趁中场休息时狠狠掐了一把相叶的腰,同时捂住他的嘴不让他叫出声,对着相叶泪汪汪的兔子眼恶狠狠教训道,“这是双人采访,不是成员默契大考验,你给我收敛点!”



相叶在他手里挣扎,“阔所藏么么比需互马!”



“好好说话!”



相叶用尽全身力气瞪他,你不放手我怎么好好说话!



……哦。樱井默默收回手,拒绝承认自己不小心犯了个傻。相叶用力吸了口气,“可翔酱明明不舒服嘛,我想让你少说点话。”



“哪有严重到那个地步。”



相叶沉默了一下,黑白分明的眼睛望着樱井,手指了指自己的肩膀,扬起一个灿烂又温暖的笑脸,“可是这里,翔酱一直靠着啊。”



樱井蓦地怔住了。他缓缓偏头,心脏触电般突然剧烈抖动了一下,连带着耳尖都发红。比起自己一直半倚着相叶肩膀这件事,更让他难为情的是,他居然一点都没有察觉到这一点。仿佛头昏无力时靠着这个人,像跟扶着扶手、靠着椅背一样,理所当然。他撇过脸坐直身,被相叶轻轻抓住了手腕,“翔酱不要害羞嘛。一直以来都是我依靠着翔酱,偶尔,偶尔,也希望翔酱能依靠依靠我啊。”



他笑着,身上像是种着一颗小太阳,将周围的空气都烘得暖烘烘的。一瞬静默,樱井翔“噗”地笑出声来,他用一种大量稀有奇景的眼神打量着相叶,直盯得相叶快炸毛,才施施然开口,“嘛,总觉得爱拔酱哪里变得不一样了呢。”



“哪里?更帅气了?更成熟了?更可靠了?”相叶雅纪一串连珠炮打过来。



樱井托腮,“嘛,怎么说,更……让人心动了?”



看到相叶倏然发红的脸色,樱井才反映过来自己刚刚到底说了什么鬼话,蹭地坐直了身。于是,核对完资料的主持人回来时,就看到两位腰挺得笔直的长腿帅哥,一人面朝一边,眼神乱瞟,脸色发红。



“樱井桑?相叶桑?空调温度开太高了吗?”



“啊!没有没有!”两人齐声摆手,肩膀再度撞到一起。

 




等做完采访拍完杂图,樱井翔已经是半晕乎状态了,坚持着跟现场工作人员一一道过“辛苦了”,便任由相叶雅纪架着自己往保姆车走。



樱井自认自己虽然不胖,但一个大男人也绝不算轻,可相叶承着大半个他的重量,身姿矫健步履轻快,还有余裕给他讲自己的澡堂奇遇,这就让樱井很稀奇了。



“相叶酱,不累吗?”



“不累啊,这点程度完全不在话下嘛,”相叶歪头,“翔酱就算整个人趴在我背上也没关系。”



“欸?”难以置信的樱井从善如流,迷糊中还故意小跳了着往下压了压,换来相叶一声惨叫,“翔酱翔酱,过了过了!”



“什么嘛,”发着烧也不妨碍樱井摆出得意脸,“你这家伙又在逞强啦。”



相叶喘着气把樱井甩进车里,同时没好气地用手护着他的脑袋,“翔酱真是,发起烧就成了幼稚鬼!是谁辛辛苦苦把你运过来的,一句感谢没有,还质疑我!我可是每天都好好锻炼的!”



“是是是,”樱井笑成一团,又开始呼噜相叶的头发,手感真好啊,他边感叹边不走心地顺毛,“相叶雅纪可是认真跑起来会把腿跑没的男人。”



不远处,摄影棚里忙着收尾工作,处理完事务的马内甲正向两人靠近。相叶雅纪笑着摆出小飞人的姿势,“没错我就是,”他凑近不知道还有几分清醒意识的樱井翔,挑眉在樱井耳边吹了口气,“所以,Sho酱不管跑到多远的地方,我都能追上哦。”



“……哈?”



“就是说,Sho酱被外星人抓走也不要害怕哦!相叶雅纪会来救你的!”



樱井半眯着眼,刚凝起来的一口气骤然喷散,一掌糊过去,“你是白痴吗相叶君!”



相叶雅纪低眉傻笑起来,脑袋十分配合地歪向樱井,任樱井揉着自己手感良好的头发。





“翔君,今天按时吃药了吗?”樱井翔刚回家没多久,就收到了松本润的短信。他趴在沙发上,飞速敲出“吃了吃了吃了”表示自己三次都有好好吞那些小白片,发送。


没一会另外三个门把的信息也陆陆续续地登门拜访,相叶“好好休息”后面一排的感叹号尤其触目惊心。樱井扶额,他到底有多令人不放心,小小发个烧就要昭告全团吗。


一一敷衍过去,樱井抓过自己的手账本,翻到最后一页,盯着自己龙飞凤舞的四个大字。


“同道之人……”他轻轻念叨着,陷入沉思。





【TBC】



好的小可爱们,老问题又来了。M君还是A君!下注啦下注啦!

评论(40)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