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在樱花先生眼睛里

樱花先生心头好。虹组飒组都想要。日常出轨紫绿心水蓝黄,山风团爱赛高!

这不是你以为的世界【十一】

*平行世界重生梗。半现实向。

*樱井翔中心向。主JS/AS

*一句话:当杰尼斯发给樱井先生高冷王子人设。
 



Chapter 7 喂喂听到有人在说谎了吗(下)





 

重ね合わす記憶に君が溶け込む  それだけで

你融进重叠的记忆裡  就只是这样

 



一个称呼的改变能有多大杀伤力?


樱井翔推开乐屋门,数日不见的二宫和也正泡开一杯咖啡,笑眯眯跟他打招呼,“早上好啊翔酱,今天居然是倒数第二个来的呢。”刚换好衣服的松本润从另一边探出头,“早上好啊翔君!”


“嗒”。二宫和也手里的小勺子一个用力过猛打在了杯壁上,声音清脆。大野智反应了两秒,嘴张成“O”形。


聚焦在三人视线下的樱井不自然地眨眨眼,“早上好啊,Nino,利达,润君。”


“早上好啊大家~”最后窜进门的相叶雅纪在二宫对面坐下,惊奇发现他家竹马竟然在盯着游戏界面发呆,“Nino你没事吧……啊啊疼!你干嘛掐我!”


“确认一下。”


“哈?”

 

 


◆◆



宿题录制场。


“翔君的五分钟厨房——”


“翔君等等……”松本润的警告只来得及喊出一半,“呲!烫烫烫!”大咧咧把炤台开关转到最大、被溅起的油烫得龇牙咧嘴的樱井翔猛地弹开,将小仓叔没说完的“开始啦”撞得七零八碎。


“放那么多油!你是八嘎吗翔酱!”无辜被殃及的二宫尖声大叫,钻到笑弯腰的大野身后,同时不忘把正拍掌大笑的自家竹马往混乱中心推一把,相叶雅纪一个没防备冲了出去——“啊!”只听一声浑厚惨叫,还没从樱井炮弹伤害中缓过来的小仓叔捂着被相叶炸弹击中的老腰,在满场爆笑和五人群魔乱舞的笑声夹杂道歉声里怒吼起来,“你们五个!给我消停点!”

 

等敷着不知道谁递来的冰毛巾的樱井翔终于笑够,决定将功补过、继续厨房大业时,却发现松本润已经站在了他的位置,正低头认真翻炒着。几缕过长的发丝从松本润耳边垂下,他深邃的侧脸轮廓氤氲在烟火气里,显得温暖而柔和,与樱井记忆深处的影子渐渐重叠。


那些久远的、以为在时光里渐渐丢失的宝藏,蓦然于眼前重现,鲜活生动,触手可及,仿佛从未走远。


“Ma酱?”


樱井轻唤。松本润掌勺的手顿了顿,好一会儿,抬头冲樱井温柔一笑,“差不多好了,翔君来盛饭吧。”


然后,樱井翔不负众望地把一半炒饭都喂给了炤台,又是一片兵荒马乱。


“干脆叫翔君的五分钟爆炸实验室算了,”二宫和也嘟囔着,四下看了看,推了推不知道在发什么愣的相叶雅纪,“回神啦!刚刚你拿来的湿毛巾呢?”


“哦,那边……”相叶雅纪回过神来,伸手去拿被樱井放在桌角的毛巾,与同样准备收拾桌子的松本润撞了个正着。二宫看着两人,又看向正兴致满满冲镜头宣布自己成果的樱井翔,默默挑了挑眉。

 

 

◆◆


“Fufufu,没想到嘉宾最后居然选了翔酱啊,明明一开始说不喜欢翔酱冰山脸的~”


“嘛嘛,因为翔酱现在已经进化了呀,我昨天刷推时看到饭们都在说‘进击版——随时笑容爆炸的可爱冰山’,很形象吧?”


“喂喂你们!”一片大笑声里樱井翔佯作生气,拍了一掌话题挑起者相叶雅纪,撑了三秒又忍不住向Nino确认,“进击版?”


“哈哈哈翔酱很在意嘛~”


“我……”


“拜托你们稍微着急一点好吗!下一场要开始了!”欲哭无泪的经纪人桑及时出声,救樱井于水深火热中。


正值年末时,各种活动愈发密集。五人聚在一起常常一天连录好几场,前脚刚笑着跟观众挥手“下周见”,后脚就对流程换衣服化妆赶场子健步如飞。今日便是刚录完一场秘密岚,又马不停蹄赶往VS岚特别篇录制现场。


“好累啊!真想长出八只脚啊!”消停了不到两分钟,相叶又惯例发表起奇怪言论,换来樱井和二宫一致白眼,“変螃蟹就不累了吗?”只有大野智接上了相叶的脑回路,黏乎乎地拖长声音,“脚多跑得快嘛,还可以一边跑一边换衣服。”


“对吧对吧!还可以空出一只脚随时喝水呢!”喜得同道中人的相叶迅速凑近大野智展开进一步讨论。自觉加入不能的樱井和二宫往旁边挪了挪,躲避天然二人的可怕脑电波。


“呐,真好呢。”二宫突然感叹。

“什么?”


“就是突然觉得,身边是你们四个真好啊,”二宫猫着背,挑眉给了樱井一个wink,“翔酱最近状态也好多了啊,看来上次那位朋友的烦恼解决了吗?”一副“我真的相信那是你朋友不是你”的表情,樱井心虚地挠头,“我……咳,他大概,想通了些。”


“嘛嘛,话说,翔酱最近跟润君的关系也大好转了呢,”二宫蓦地凑近樱井,眯着眼笑得一脸和善,“来,说说,发生了什么?我们J做了什么融化冰川的壮举?”


樱井躲开他的视线,小声嘟囔,“为什么非得是他干了什么。”


二宫和也一个白眼,“不是他还能是你么。”


“喂!”樱井翔不服气地瞪二宫,刚要说什么就被另一声更响亮的“喂”打断了——


“喂你们四个!”一个人在前面J家步虎虎生风的松本润跟工作人员一条条确定着番组细节,回头却见后面四个家伙正悠哉悠哉俩俩说着小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我们还要确定道具换衣服再练一遍新游戏!”


四人齐齐一抖,惹天惹地不能工作偷懒惹松本润生气,这是四位哥哥的共识——“快快快!J都发话了!”伴随着二宫夸张的尖嗓吆喝,四人迅速扭成一团以奇怪的姿势向前奔去,顺便把还想做一股清流的松本润一起扯了进来,“冲刺了冲刺了!”


落在最后面的经纪人一脸见怪不怪的无奈。


扭七扭八的笑闹声里,樱井被大野拉着手腕,歪着被相叶勾着的脖子,稍一偏头就看见一脸不情愿却还是被二宫拽着衣服、干脆放开跑到最前面的松本润。


他们在繁重的工作短暂间隙,将疲惫与烦闷抛到身后,五人一齐肆意胡闹着,奔跑着,分享彼此的体温与笑容,仿佛回到少年时。


不是仿佛,樱井忽然意识到,现在的他,是真的回到了少年时。回到充满青春活力的二十六岁,回到他们五人肆意欢笑的年代。樱井翔深吸一口气,露出莫名来到这个世界以来,最放松恣意的一个笑容。


这个瞬间,樱井翔仿佛真的透过层层雾霭,与这个世界的自己融为一体。

 

 

然而,这种喜悦在到达目的地时戛然而止。


樱井翔看着作为道具的高台和独木,目瞪口呆。旁边工作人员立正鞠躬,“啊诺,樱井桑不好意思,我们商量了很久还是觉得这次特别篇有一个刺激点的游戏比较好。”


“刺激的游戏很多啊,也不用非要走独木吧?”松本润质疑。工作人员面露难色,樱井叹口气,拦住还要说什么的几人,故作轻松的笑笑,“走就走吧。也不是第一次了。”


一离开众人视线樱井立刻塌下肩膀,精神萎靡地去服装间换衣服,拿起红色的运动套装往身上套,却见松本润抱着胳膊倚在门边,盯着他笑。


“笑什么?”


“没事。”松本润憋笑,拿过紫色运动服,出门前抛下一句,“翔君喜欢就好。”


“哈?”樱井茫然地跟在松本润后面,直到迎面奔来的二宫调笑着拍他俩肩膀,“哟,你们俩又换色?不和传闻刚消,又想传绯闻啊?”


“啊!我又……”拿错了。最后三个字咽回肚子里,樱井有些懊恼地撅撅嘴,二十年的习惯可真不好改。松本润倒是不以为意,“翔君喜欢红色就用红色好了”。他俯身从道具箱里拿起一对紫色护腕,率先走进了录制现场观众的呼声里,留下手伸到一半呆住的樱井。


“翔酱快点!”装备齐整的二宫和大野招手催促,樱井只得转手去拿红色……“欸?”手上被套上一双护腕,明晃晃的绿色,樱井抬头望相叶。相叶冲他笑笑,自己戴上红色护腕,拉着樱井奔进现场闪亮的灯光与热烈的掌声中。

 


 ◆◆


虽然再三做了心理建设,等真站到高台下,樱井翔发现自己还是无能为力。


四人围在神色僵硬的樱井周围,面露忧色。“翔酱要第一个上吗?速战速决?”相叶雅纪提议,樱井翔犹豫一秒,疯狂摇头。


相叶又是担心又是想笑,“那我第一个上了哟!”他拉起樱井紧张握紧的双手,轻轻掰开,指尖往樱井掌心一点,“把相叶能量传给翔酱!哟西,我去了,在终点给翔酱打气哟!”


樱井怔怔点头,目送相叶踏上台阶。旁观的二宫和也扭头,内心疯狂吐槽,这是什么纯爱多拉马情节啊相叶氏!但马上,二宫大大又看见松本润上前给樱井揉起了肩膀,“翔君别太紧张,我们都在这呢。”


呵,松.纯爱剧小王子.润上线。二宫和也默默后退一步,望天。大野智疑惑看他一眼,“Nino要跟我换顺序吗?”


“No!”


相叶雅纪和大野智相继走过独木桥。尤其是大野,眉飞色舞如履平地,站在终点大幅度地冲樱井挥着手,面包脸笑成一团,“翔酱快过来!一点都不难!”


“要上吗翔君?”松本润手放在樱井翔肩上,站在他身侧。


“上!”樱井翔一咬牙,硬着头皮快步窜上台阶,在高台上摩拳擦掌做着准备动作,镜头过来时敬业地耍个帅。“哔——”口哨声响起,樱井气势十足地向前冲,在观众激动的欢呼声呐喊声中踏出一大步——


然后身子一抖,迅速蹲下身,双手紧抓着独木缩成一小团。


果然是这样。早已看到结局的四人心里齐齐一叹。


“翔酱/君加油!”


“不要看下面不要看下面!往前走!”


嘈杂的现场里,那四道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如此清晰,穿透高空中令人窒息的风声,直达心中。樱井翔深吸一口气,慢慢站起身来,一点一点往前挪去。


终点处相叶和大野满是治愈气息的笑容越来越近,樱井翔全身肌肉绷紧,摇摇晃晃地向胜利而去。目所能及的世界在眼前放大,他恍惚有种错觉,只要能在这里走到终点,之后的一切都将平安喜乐如人所愿。


近了近了……


“翔君加油!只剩两米了!”松本润的声音从下方传来,樱井翔仿佛看到对方紧张仰着头、一步步跟着他移动的样子。紧咬的牙关弯起一点弧度,樱井忍不住往下看了一眼——


“翔君/酱小心!!!”


高空的眩晕感扑面而来,樱井还没来得及看清松本润就眼前一花,脚下一滑,骤然旋转的视野里,他看见一个瘦高身影蓦地向他扑来,用力抓住他手腕。


“Ma……”


如同一只伺机而起的迅捷野豹,相叶雅纪一只脚踩在独木上,以极惊险的姿势探出身子,一把将樱井翔抓进自己怀里,借着冲力两人一起倒在高台上。


“……saki”


“抓住你啦翔酱!”


相叶雅纪放大的笑脸占据樱井翔视野,连脸上细小的绒毛都清晰可见。樱井一时失语。


在场的观众都为这戏剧性的惊险一幕尖叫不已,天音主持的声音都慷慨激昂起来。松本润沉默站在下方的弹力球池里,仰头看着高台上的人。二宫和也蹲在池边扯他的衣服,小声催促,“快上来啊松润!表情,注意下表情!”

 

 

  

◆◆


说到年末,另一项标志性的大事就是红白歌会和J家跨年的排练了。


对于樱井翔来说,这已经是延续多年驾轻熟就的事了,完全能以轻松心态应对,更何况08年这场他们占的分量不算太重。倒是要表演的歌曲舞蹈本身,时隔多年有些生疏,樱井只得扯了各种理由明里暗里多加练习。好在每到年末大家都忙得不行,没人发现他的异样。


这天樱井照旧去找舞蹈老师练舞,路过讨论室时随意一瞥,就见兢兢业业的松本润监督又在跟staff们开会了,带着面罩也掩不住憔悴脸色。“这家伙,昨天电影才杀青吧”,樱井蹙眉嘟囔着。


等樱井半夜三更练完舞,又特意绕到讨论室,看到灯熄了才松了口气。可到了停车场,松本润的车还好好呆着没动。樱井想了想,拿出手机拨打松本的手机,没人接听。他忽觉有些不安,转身赶回去。


大厅、食堂、休息室、化妆间,樱井翔一间间找过去,掌心渐渐沁出汗水。


“松润——”


最后樱井翔推开更衣室的门,终于看见抱着衣服坐在地上的人。“松润?”樱井小声唤道,松本润仍靠着墙没有动静,樱井急急冲过去,确认对方只是太过疲劳加低烧导致昏睡才舒了口气。


这神奇的一到年末就发烧的体质,樱井叹口气,轻轻摇晃对方肩膀,“松润?润君?醒醒!”


松本润迷迷糊糊睁开眼,“……翔君?”


“嗯,起来啦,别在这里睡。”樱井试图把松本拉起来,却反被对方抓住了双臂。松本润蹭进他怀里,像个抱紧糖果不肯撒手的耍赖孩子,“翔君,翔君,翔君……翔君你来啦。”


樱井翔被这一声声小奶音换得心中柔软,“在呢”,一转眼发现松本润又要睡过去了,哭笑不得,用力捏了捏松本的耳朵,“起来啦Ma酱!回家去睡。”


松本润依旧把脑袋埋在他怀里,半梦半醒间低声喃喃,“翔君来得好慢啊……让我等了好久呢……一年,又一年……”


无视掉对方的胡话,樱井翔费力地把松本润拉起来,帮他穿好外套,撑着他往外走。


走廊发黄的灯光透进昏暗的更衣室,将两人重叠的影子拖长。松本润半趴在樱井翔背上,突然小声嘟囔,“要是我对翔君撒谎了,翔君会生气吗?”


费力关好更衣室的门,拽了拽背上人的手不让他掉下去,樱井翔轻声回问,“润君对我撒了什么谎呢?”

 



◆◆


“滴——”


刺耳的警报声,监视器上变红的数字。


“医生拜托快点!”二宫和也扯着医生、用尽全力奔跑在医院走廊上,通红的双眼隐约有晶莹液体沁出。他从没想过,他们五个人里真的可能有人离开。


翔酱,拜托你,坚持住——


撞开病房门,二宫和也张大嘴,呆傻地看着好端端坐在床边的樱井翔和蹲在樱井边上抓着他手腕的松本润。后者在急急说着什么,前者脸上冷冷的没什么表情,此刻两人随着推门声一齐看过来,“Nino?”


震惊,狂喜,迷茫……二宫脑里暴风旋转,他冲向樱井翔,千言万语汇成一句尖声怒吼:“樱井翔你居然拔输液管!”

 


话音未落几道声音同时响起——

 


“翔君怎么了?为什么在医院里?”松本润蹙眉。

“Nino你脸色好差,像老了十岁。”樱井翔瞪眼。

“病人怎么样了?”跟在Nino身后的医生冲进病房……“欸??”

 

面面相觑,四脸蒙圈。

 

 


 

【TBC.】


 

好了,终于不用藏着掖着了,这只润润就是原世界的润润!是他是他就是他!

讲真,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一下想哭一下想笑的。不知不觉这篇文已经这么长了啊,差不多六万字了,感谢各位小可爱的支持。诚挚鞠躬!

今后也请多多评论吧~不然我怕我没能力把这篇已经没有大纲的文跑到底(笑

评论(44)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