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在樱花先生眼睛里

樱花先生心头好。虹组飒组都想要。日常出轨紫绿心水蓝黄,山风团爱赛高!

悬而不决

邪教预警。泷泽秀明×樱井翔!慎入!!

被夜会亲吻刺激出来的一发无脑短打!这对竟然意外地带感呢ww





《悬而不决》





他们先后站起身,一左一右向两边走去。失了比邻而坐的亲近,距离瞬间拉远。

泷泽秀明余光捕捉到樱井翔的背影,裁剪得体的西装勾勒出细腰长腿,略长的黑色头毛软软搭在脖颈上,还有垫肩也拯救不了的溜肩。记忆里的金发少年似乎并没有这么出挑的肩膀弧度,大概是、被岁月压弯了吧。泷泽秀明悄然抿了抿嘴角,被这莫名的念头冲散了心头一点涩意。

“一直想跟Takki说声对不起,那时候,是我主动拉远了距离。”

“其实我啊,多少有察觉到的。”

两年前他们被节目安排独处,在包厢昏黄灯光与杯里凛冽酒香里、缓缓道出的这两句话,字句与神态都被摄像机不增不减地录入,不轻不重地公布于千万人前。

但说话人心头滋味、鼻间酸楚,外人无从知晓。就像此刻,在底下严阵以待的一众摄像机前,泷泽秀明不合时宜地开始思考起他和樱井翔到底认识了多少个年头。1996到2018,掐指一算,二十二个年头了啊。

当年那个初入社的小豆丁,睁着小鹿般润泽又灵动的圆眼,仰头用青涩稚气里带点沙意的独特声线喊他“泷泽哥”。明明同年却比对方高处一截的小泷泽看着比自己晚来半年的小豆丁,心里疑惑着这真不是小学生吗,他这么想着,也真的笑了出来,最后在小樱井开始有点愤怒的眼神里匆忙收紧笑意,眨眨眼问了句,“Sakurai Sho,Sho是哪个字?”

这句问话没什么特别的。泷泽秀明只是惊讶,他居然能对他们的初见记得这么清楚。当年杰尼斯那么多Jr,每个入社的都来跟他打过招呼,大多记忆早已模糊,唯独樱井翔,泷泽秀明至今仍能想起小樱井没有刘海的光洁脑门,以及自己对这个初见面的豆丁小萌物油然而生的喜爱。

出于这份喜爱,泷泽小少年拽出自己新得的一支软毫毛笔,送给樱井小豆丁当了见面礼。





思绪到这里戛然而止——樱井翔转过身来了,旁观人都翘首以待拍掌起哄,樱井翔不好意思地左右摆手,就差用手捂脸了。泷泽秀明看上去倒是镇定得多,嘴角扬起的弧度十年如一日的稳重优雅。

他们相对而立,隔着数步的距离。目光在空中交错,又快速撇开。

泷泽秀明于是更想笑了,心头被细小毛尖刺得发痒又发酸。

漫长二十二年时光,跨不过一双眼。可见当年主动拉开距离的人姿态多么巧妙,步伐多么坚决。

聚光灯,摄像机,压抑尖叫的观众。所有人都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们当然也明了逃不过。泷泽秀明主动向前跨了两步,便站定不动了。

他一向不是主动的人。就像当年他万分在意小樱井有没有用那支笔、好用吗、手感如何,却也终究没有问出口。他踏出亲近的第一步,没得到对方的回应,也不去深究,再到后来,察觉到对方的主动远离,也同样没再往前。

所以距离越来越远,也不全是一个人的错。

但这次樱井翔向他走过来了。他们之间本就不算远的距离在迅速缩短,泷泽秀明得以更清晰地看清对方的脸。好像圆了些,桀骜不驯的金发早黑了回来,大眼睛一如既地漂亮,眼角多了些纹路,随着笑容可爱地翘起。整个人气质柔和了许多,被岁月沉淀出年少时不屑显露的温柔。但泷泽秀明一眼望去,又恍惚觉得对方并没有变。零零年成人礼那年,泷泽站在樱井的身侧,相差无几的身高,一偏头能看到对方发红的耳垂与自然撅起的唇,仿佛与十八年后的此刻分毫不差。

撅起的唇……泷泽秀明心里蓦地一突,蓦地从旧梦般的恍惚里抽离出来,深刻地意识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

樱井在他身前一步的位置停下了步子。一步的距离,谁也没有再往前,那一瞬间两人仿佛陷入一场无声的僵持。

夜会现场的灯光太亮了,他们彼此眼中的细小涟漪无从遁形。以这样近的距离面对面,上次还是Jr时期无厘头的婚礼小短剧,穿着宽大新郎服的少年泷泽秀明看着不情愿穿上婚纱的少年樱井翔在简陋的教堂布景里一步步向他走来。那么多关系好的后辈,为什么演新娘的偏偏是不熟的樱井呢?泷泽秀明不否认这其中有他的私心操作。羞耻地披着白色头纱的樱井少年低着头拒绝与他对视,却还是靠了过来,被泷泽秀明顺势抱住。他的脸埋在樱井脑袋边,镜头拍不到他那刻的表情。

再之后,ARASHI夏威夷出道,在谷峰谷底间摸爬滚打,泷泽秀明远远地看着五个少年相互掺扶着并肩前行,除了默默祝福,做不了什么。后来他自己也出道了,跟樱井翔少年时最亲密的朋友一起,却连“朋友的朋友”都算不上。他们各自有自己的轨迹,自己的朋友圈,泷泽秀明忙于为自己的人生奋斗,空余时也时常远远一望,望着那人尝试着不同的发型也挣扎着不同的路线,望着那人掩去一身锋芒、终于五人一起站在了暴风雨的顶峰。

泷泽秀明为他们感到高兴,对相叶、对松本、对二宫,都直白地表达了欣喜之意。唯独对樱井翔,他只是远远地望着,周一晚上打开电视看到News Zero时微微笑一笑,公司碰到时互相打个招呼,上节目时无关痛痒寒暄几句,仅此而已。

世人都知道他们不熟。他也打算着,就这样吧,相安无事地远远走下去。只是偶尔,泷泽会想起当年送出的那只笔,现在怎么样了呢?

那支送出后再也没被任何人提起过的金棕色软毫毛笔,就这样沉进了泷泽秀明心底。成为一桩无人复查的旧案。

多少年,悬而不决。





却在此刻,摇摇欲坠。

他们中间隔着只一步的距离,花了二十二年走到这一步。满场欢呼尖叫像是要见证一场世纪婚礼,少年时简陋教堂里局促地捏紧指尖又期待地踮起脚尖的小新郎在此刻复苏——

泷泽秀明弯起嘴角,微微向前倾身,几乎是同时,樱井翔主动凑了过来,将自己当年亲手拉开的距离消弥至无。

他们在对方眼里清晰地看见了自己,然后不约而同地闭上眼。

柔软的触感落在彼此唇上,轻轻一点,印进心里。

暖暖地。

有旧物消融。

又有新芽破土。







泷泽秀明心尖那只悬挂多年的软毫毛笔终于落了下去。

当年它浸在泷泽涌动的心意里,蘸了一笔馥郁的樱花墨。悬挂多年,墨水竟也没有完全干涸。

掉在素净心纸上,落下墨色一点。

未来可期。





【End.】





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我一个虹飒党……润润拔哥对不起!我保证就这一次!

除了初见面的对话和那只笔,其它的梗全是真的!所以说这对意外地很带感啊……(快闭嘴吧你)






评论(19)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