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在樱花先生眼睛里

樱花先生心头好。虹组飒组都想要。日常出轨紫绿心水蓝黄,山风团爱赛高!

【SJS】共罪{二}

-校园背景,一个腹黑爱情故事。请戳这里

-翔润翔,左右无差。傲气学生会长S x 热血篮球队队长J

-与现实人物无关无关无关




--《共罪》--




“……最后一点,相叶君的校运动会策划我稍后共享到群里,请诸位部长三天内返回意见。尤其是宣传部,这周内提交两份海报设计方案。”

 

校学生会会议室里,这月的第四场会议临近尾声。众人目光聚焦下的樱井会长一头金发亮得耀眼,站了近半个钟头依然一丝不乱地保持着优美挺拔的仪态。

 

不愧是樱井学长啊,条理清晰逻辑分明,气势沉稳神色锐利,虽太过正经严肃了些,但低沉悦耳的声音和赏心悦目的眉眼恰恰消弭了那几分无趣……不不不才没有无趣!上任不到半月的新任会长助理竹下凉子晃晃脑袋,从对男神的钦慕中醒过神来,继续专注于手头的会议记录。

 

“那么,没什么问题的话,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啦。占用了大家的午睡时间非常抱歉。近期事多,大家辛苦啦。”

 

摘下无框眼镜随手扔在桌上,樱井翔温言一笑,严肃的会议氛围立刻活络起来,随着屏幕上PPT翻到末页而爆发出一阵大笑——结语处竟是只打呵欠鞠躬的搞怪仓鼠。

 

“翔君你到底有多少仓鼠表情包啊!”体育部部长相叶雅纪拍桌,众人彻底放松下来。

 

“多着呢。大家好好干啊,之后我请大家吃饭!”

 

“哟,会长大人说话算话啊?”

 

“那是自然。”潇洒丢下四个字,樱井翔迅速从渐起的笑闹中脱身而去,“上课要迟到了,我先走一步!”

 

关门的时候恰好听到里面有人感叹“会长真忙啊,样样优异,简直完美到找不到缺点”,樱井翔顿了顿,加快脚步离去。

 

 


 

“樱井前辈好!” 

“呀是会长大人!会长大人记得我吗,我是……”

“樱井桑好久不见。”

“樱井君?去上课吗?” 

“樱井主席,上次谢谢你!”

 

……

 

从学生处往外不过才一段路,樱井翔已停停走走了七八会。直到抵达喧闹的篮球场,他一直礼貌上扬的嘴角才有机会放下。

 

与时刻冷静的学生处相比,这个位于校园中心的篮球场就像是另一个世界。正是校篮球队午练的时节,球场被围观的学生里三层外三层围得水泄不通,穿着清爽球衣的男孩子们顶着烈日在塑胶地上肆意奔跑,为一颗小小的篮球来回交锋、汗水与笑容一起飞扬,举手投足都是满满荷尔蒙的味道,激得场边的女生们一阵阵尖叫。

 

尤其是身着5号球衣的队长松本润,俨然是球场上的骄傲帝王,一举一动都牢牢抓住周围迷弟迷妹的心,让他们再没有一丝心思分给路过的不相干人,哪怕是同样高人气的学生会长。

 

樱井翔停下脚步的时候,松本润恰好一个漂亮的急停跳投,球场边瞬间爆发疯狂的尖叫声,松本润笑着与队友击掌,回头作了个“嘘”的手势,“Kya——”,效果适得其反。樱井翔不由失笑,眨眨眼,又很快冷下脸。

 

从背包里掏出黑色鸭舌帽遮住正午烈日,也遮住自己抢眼的发色,樱井翔坐在台阶上远远看了一会儿,半张脸沉在帽檐的阴影里。直到闹铃振动起来,距离开课只有十分钟了,他才起身快步离开,面无表情的脸重新带上三分笑意,与一个个认识或不认识的人擦肩而过。


 

球场上,松本润余光瞥见远处起身离开的人影,看了眼腕表,将球扔给一边队友,“今天的训练就到这里了啦!我要赶去上课了。”

 

“欸?队长……”

 

队员们回过神时,自家队长已经迈着标准的模特步穿过人群,跳上了一辆自行车。

 

“喂喂喂队长!那是我的车!”

 

“借我一用,谢啦~”

 

距离上课时间还有五分钟,樱井翔快步走在树荫下,心里推算着时间,大概能赶在上课前一分钟到教室……突然察觉到什么,樱井翔蓦然偏头,恰见踩着自行车的松本润一阵风般从他身边驶过。樱井翔停下脚步,已骑出两米外的松本润回头对他挑衅地一挑眉,扬长而去。

 

“……”

 

目送自行车离去,樱井翔冷笑一声,走进旁边的教学楼。

 

 


 

大野智老师的西方美术史向来是A大争议十足的一门选修课。内容算不上多有趣,尤其老师黏糊糊的语调是出了名的有助睡眠,但架不住大野智老师可爱又帅气且从不点名,每年冲他来选这门课的学生都不少。

 

今天正是西方美术史新一学年开课的日子,大教室里早坐了不少学生,大多是女生,而让为数不多的男生们激动不已的是:艺术学院有名的校花铃木景子竟也在,她独自坐在靠窗的位置,只一个窈窕的背影就让男生们心动不已,但女神出了名的高冷,暂时无人敢坐到她旁边。

 

开课前四分钟,教室已没有多少空位,大家各自与同伴聊着天。没人会想到,接下来发生在这堂选修课上的一切将在校园论坛各大板块上掀起多么大的风浪。

 

上课铃响前两分钟,大野智老师走了进来,在迷妹们小声的叫声里关上了门。

 

上课铃响前一分钟,大野智老师打开麦克风准备说话,“咚咚”,礼貌的两声敲门声,一个金发帅哥推门而入。

 

“……哇!是樱井会长?!”女生们一阵惊喜,没想到金融系的樱井男神也选了这门课,真是太赚了!


樱井翔环视一圈,在众人的目光下径直走向窗边,坐在了前任学生会副会长兼长期绯闻对象铃木景子旁边,中间绅士地隔开一个令八卦群众心痒痒的空位。

 

Kya——众人心中的八卦之血沸腾,有人已经偷偷在拍照发帖了:急报!A大最有人气的三角绯闻又有新动态!三大主角到齐两个,紧急召唤松本润君!。

 

紧接着,上课铃响后两分钟,大野老师慢吞吞的课程介绍刚开了个头,门再次被推开……

 

“不好意思老师,我迟到了。”

 

还穿着球衣的松本润走了进来。他微微喘着气,汗水沿着脸颊滚落,离得近的女生立刻红了脸。大野老师不在意地点点头,松本润在众人万分震惊又期待的眼神里向里走去。

 

[天呐松本君竟然也来了!]

 

[妈耶他这是……不会吧……天哪他真的走过去了!]

 

路过铃木景子时松本润冲她笑了笑,坐到了铃木斜后方的空位上,恰好与铃木和樱井形成了一个三角形。

 

教室里一阵倒抽气的声音。

 

大野老师还在讲课,众人不好太明目张胆,只好偷偷观察,但怎么看三人脸上的表情都太平静、没有一点交流,众人这才渐渐回过神来。

 

但事情远没有结束。

 

大野老师授课向来以天马行空著称,这不,讲着讲着就从艺术史启蒙跳到了兴趣爱好上,“……说到兴趣的重要性,想听同学们谈谈自己的个人兴趣,嗯……窗边那个金色头发的男生,头发颜色不错,你来说说。”


人在窗边坐名从天上来,樱井翔怔了一会才道:“没有。”

 

“没有兴趣?”

 

“嗯。”

 

“你叫什么名字?”

 

“樱井翔。”

 

“没有兴趣,樱井同学未免太无趣了啊。”

 

“……”

 

全场寂静,诡异的沉默里突然响起一声轻笑。众人汗毛倒竖却也意料之中的看向笑声制造者松本润,欢快的笑脸毫不掩饰地写着“大野老师说得好”。

 

樱井翔回头缓缓看了松本润一眼,松本润也不避让。只一瞬的眼神交锋,已经让在场众人屏住了呼吸,松本君和樱井君的关系果然如传言所说的恶劣啊!

 

“那这位迟到的同学,你来说说你的。”

 

“篮球,”松本润望着樱井翔的背影,“制作甜点,听演唱会。”

 

 

 

 

 

“有事么?”

 

樱井翔走进卫生间,就看见靠在洗手池边的松本润。他有下了课后来洗手的习惯,他也知道松本润知道这点。樱井翔本不想理他,但洗手液在松本润手里。

 

“你看到我骑错了楼,怎么不提醒我?”

 

“连上课地点都弄错,你根本没选这门课。来做什么?为了铃木?”

 

松本润默然看他。

 

樱井翔看着镜子里他们交错的身影,不知怎地想起松本润刚进A校时,跑来问他哪些通选课比较有意思,樱井翔拿着课表跟他一门门介绍了半天,最后问他选哪几门,松本润认真想了想。

 

“嗯……就跟翔君选一样的吧!反正通选课不限年级~”


“……那你让我说这么久??”

 

“嘻嘻,翔君最好了。请你吃蛋糕!”

 

……

 

见樱井翔久久不语,松本润盯着樱井眼下明显的乌青,认输地叹了口气,“翔君,你……”

 

“松本润!”像是被那久违的称呼烫到了,樱井翔狠声打断他,深吸一口气,沉声道:“你既已做了选择,就别再来招惹我。”

 

话音刚落转身便走。

 

松本润喉头一梗,急急伸出手,又慢慢放下。 

 

 


 

“Saku!Saku!”

 

新宿二丁目著名的酒吧“虹色”里,放肆的欢呼声掀起一波又一波浪潮,淹没在震耳欲聋的重金属摇滚乐里。所有虚伪的面具都在暗夜里摘下,欲望在灯光下显出原形。而欲望与灯影的中心,黑衣舞者踩着众人火热的目光,大开大合肆意而舞,修长的腿一弯一勾皆是风情。

 

妖冶时一个昂首顶跨勾得观者心悸,张狂时一个戾气眼神又让人心惊。他变幻莫测地舞动在高台之上,叫所有人都心甘情愿于他身下称臣。

 

这便是这间名为虹色的王牌舞者Saku,一年前崭露头角,如今已闻名整个二丁目。每天都有人慕名而来。

 

三支舞曲结束,Saku微微喘着气,汗水顺着颈侧青筋落下,整个人色气满满,眼神却不可一世,随意鞠了个躬便毫不留恋地下台。

 

每天只跳三曲,熟客们都知道这是最近半年Saku新增的规矩,且只跳舞,其他服务一概不提供。但总有不死心的人死缠烂打,今天更是碰到了一群胆大的,在Saku下台后也依旧对他纠缠不休。

 

甩开又一只往自己身上凑的手,Saku彻底失去了耐心,反手就是一拳,“都给老子滚远点!”

 

“你……你敢……”被揍的人抬手欲还击,却被黑衣舞者满是暴戾的眼神吓得一怔,回过神时对方已经走到了台下DJ的身边。

 

“我再说一遍!我,已经有恋人了。”冷冷环视众人,Saku转头勾起一个邪气又甜蜜的笑,拉过旁边沉默的DJ,半抬起对方的银色面具、在众人的起哄声里交换了一个热吻。

 

“我的专属DJ——J!”

 

“所以,”擦掉嘴角残留的津液,Saku甩起鼓槌在架子鼓上重重一击,一身危险戾气叫人胆寒,“谁再来惹我,我定叫他好看!”

 

鼓声震动的余韵里,黑衣舞者紧紧揽着J的腰离去。

 

 

 

松本润摘下属于J的面具时,Saku正坐在包间与阳台相连的窗台上,背着月亮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耳边的红色碎石耳坠闪着妖冶的光。他的目光太具侵略性,让松本润有些不舒服。

 

“怎么了Saku?”

 

“如果是樱井翔被人那么摸来摸去,你会只在旁边看着吗?”

 

松本润沉默了一下,“他不会来这种地方。”

 

“他不会来这种地方,不代表我不会去学校找他哟。”

 

Saku的手指一下下有节奏地敲着玻璃,眸中眯起危险的光,“J,既然做了选择,就好好履行。不然我不保证我会做出什么事来。”

 

“你不会的,你不是最讨厌学校了吗,”松本润低头轻声道,说给对方听,更说给自己听。看了看时间,凌晨三点,松本润拿起杯子熟练地冲了杯牛奶,“Saku,我该走了。喝了牛奶早点睡吧。”

 

Saku定定看了松本润一会儿,歪头轻笑一声,从窗台上一跃而下,走到松本润面前。看着他利落跳下窗的模样,松本润有些恍惚。

 

“怎么,想让我好好休息?”Saku冰凉的手指抚过松本脸颊,柔声轻喃,“你这番心思是为我呢,还是为……”

 

话未完便被松本润主动吻住了。

 

Saku顺势抱住环住松本润的脖子热情回应,眸中却一片冰冷。那杯加了安眠药的牛奶,他绝对不会喝的。

 

 

 

 

“会长,咖啡没有了。你……要不要休息一下?”

 

竹下凉子观察着樱井翔的脸色,小心翼翼地提议到。其实咖啡还有一罐,是她撒了个小谎。樱井学长的脸色实在是不太好,黑眼圈严重得叫她心疼,而且这段时间他喝的咖啡真的是够多了。

 

樱井翔本要拒绝,但揉了揉发昏的脑袋,还是点了头,“行,我睡个十分钟。麻烦你先帮我看下这份文件可以吗?”

 

“没问题!”竹下欣喜点头。

 

然而樱井翔刚趴下,外面就传来了敲门声,文娱部两个新进的小干事探了进来,“樱井会长在吗?”

 

“找我什么事?”

 

“会长会长,明天的辩论赛场地我们对原计划布景作了些改动,想请你看看行不行?”

 

樱井翔眨眨眼,刚露出的疲色顷刻消散,眼神重新清明起来,“明天就要用?你们部长同意了吗?”

 

“就是因为一时联系不上部长,又害怕出问题,才来找会长大人的。”

 

“这样啊,那我去看看。”

 

看着好不容易要休息一下的樱井翔瞬间恢复工作模式,竹下凉子气的牙痒痒:什么小事都要来找会长吗!联系不到部长就联系副部长啊!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们那点小心思,不就是觊觎男神美貌吗!找这么多借口不就是吃准了工作上的事我们会长不拒绝吗!

 

还没等她碎碎念完,樱井翔已经起身要出门了。

 

“会长!”

 

“凉子要一起去吗?”

 

“不是……会长你……没什么。”竹下凉子终究还是没说什么,就算她再担心,樱井翔也不会因此改变主意的。都说樱井翔是完美的代名词,可是,竹下只觉得,外人眼里他有多完美,他对自身就有多苛刻。

 

很快,竹下就为自己的一时退让而后悔不已。

 

 

 

 

“你听说了吗?樱井会长晕倒了!”

 

“什么?!怎么回事?”


正和几个朋友走在路上说说笑笑的松本润蓦地顿住脚步。

 

“好像是在检查辩论赛场地的时候突然晕倒的,可把大家吓坏了!赶紧送到校医院去了,好在医生说是疲劳过度加睡眠严重不足引起的,休息几天就好了。”

 

“那就好那就好,哎,樱井学长也太辛苦了。”

 

“是啊,但愿他真的能好好休息吧。听说学生会近期天天中午开会呢。”

 

两个聊天的女生已经走远,松本润却还站在原地。

 

“松润?”朋友担忧唤他。

 

松本润回过神来,顿了顿,掉头往回奔去。

 

“不好意思,你们先走吧,我去办点事。”

 

“……欸?松润这个方向,是去校医院了吧?”

 

“应该是的……真不懂他跟樱井君到底怎么回事。”

 

被无端抛弃的朋友们齐齐一叹。

 

 

 

松本润赶到病房时,樱井翔正要拔掉点滴,还没用力就被被突然冲进来的人吓了一跳。

 

“樱井翔你干什么!”

 

樱井翔冷静地收回手,“……又没病,输什么营养液。”

 

“全校都知道你都当众晕倒了,还叫没病?”

 

“只是疲劳过度而已。”

 

松本润快被气笑了,“所以你现在打算拔了营养液继续去工作?”

 

樱井翔看了看表,“最多再休息半个小时。”

 

“樱、井、翔!你给我适可而止!你能不能稍微注意下自己的身体,还要彻底累垮你才甘心吗?你真以为自己是……”

 

“你凭什么管我?”

 

一盆冷水当头泼下,松本润的怒气在脸上凝固,显出几分茫然,“什么?”

 

樱井翔看着他,看见松本润冲进来时他眼中有过一瞬欣喜,现在已散得干干净净,冷静地重复道:“松本润,你凭什么管我?为了他?”

 

松本润的手微微抖了抖,“翔君……”

 

“不要这样叫我!”樱井翔蓦地拔高声音,脸上的平静骤然皲裂,现出一道道夹杂着苦痛与愤恨的裂纹,“我全心对你,你却与我最痛恨的人走到了一起。松本润,是你背叛了我。”

 

像是被压抑到极致而反弹的的弹簧,樱井翔一拳砸在病床上,神色愈发扭曲,身子病态地发颤。

 

“是你自己做出的选择,你还有什么资格管我!为什么还来招惹我!”

 

戾气从他愈发幽深的眼里散发出来,诡异得像是有什么要从枷锁里爬出来吞噬一切……松本润蓦地意识到什么,心中一寒,急急向前一步,又慌乱地往后退去,“樱井翔你冷静!我不管你了我这就走!”

 

“冷静,冷静下来!你是骄傲的、优秀的、帅气的樱井翔!樱井翔,你不可以倒下!我……大家都在等着你!”

 

仿佛被什么刺了一下,床上的人费力地眨眨眼,深吸了几口气,终于渐渐平复下来。睁着发红的双眼,樱井翔迟疑地看向已经退到门边的人,“你……”

 

“我这就走!你……好好照顾自己。”

 

他刚一张口,惊魂未定的松本润就匆忙关门离去了。樱井翔看着对方仓惶的背影,咬咬唇,低下了头。

 

一门之隔,松本润靠在门上听了好一会儿,确定里面的人彻底冷静了,紧绷的身体才放松下来。

 

他一抬头,就见竹下凉子提着碗荞麦面站在数步外,愣愣看着他。

 

“松、松本前辈。”

 

“……竹下桑,”松本润有气无力地笑笑,看了眼竹下手里的吃食,摇头道,“这个不行,他不吃香菜。”

 

“哦。”

 

竹下呆呆点头,见松本润往前走,便也跟着往前走。

 

走到无人拐角,松本润停下脚步,在供病人休息的长椅上坐下。

 

“竹下桑。你听到了多少?”

 

“挺……多。”

 

松本润沉默了。竹下也不敢说话。有电话打来,松本润看都不看就点了挂断,竹下凉子眼尖瞅到了他的锁屏,是只呲牙的可爱仓鼠,与自家会长常用的仓鼠表情包显然是一个系列。

 

“松、松本前辈,”竹下终于下定决心开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松本润笑了,“我姓松本,不是松松本。”

 

他靠在椅背上,半眯着眼,轻轻叹了口气。

 

“竹下桑,其实高中时候的翔君并不是现在这样的。” 

 

“那时候的翔君,是常年年级第一的优等生,却不是什么‘完美的代名词’。平日里待人再周正,惹恼了他也是会亮出一身刺的。能为了数学竞赛通宵达旦,也会为了一张演唱会门票半夜排队。我还陪他排过几次队呢。”

 

虽是在与竹下凉子说话,松本润却完全没在看她,兀自低着头,脸上露出怀恋的笑。

 

“我第一次见他是在高一,那时候我瘦瘦小小的,又是转校生,老被人欺负。一次放学后被人堵在教室里,翔君正好路过,听见动静敲门询问,发现门被锁了干脆翻窗而入。他就那么突然从窗户跳进来,嘴里喊着‘你们在干什么’,把所有人吓傻了,明明穿着高三制服、别着主席徽章,却比欺负我的不良还像不良。赶走那帮人后,他把我拉起来,有门不走,非要带着我一起从窗子跳出去,还说什么‘既然是一起跳过窗的情谊了,今后我罩着你’。”

 

竹下凉子默默听着,这是一个她从来没见过的,鲜活生动的樱井学长。

 

“他啊,心情不好的时候会去大吃一顿,尤其喜欢吃甜品,我学甜品制作就是拜他的威逼利诱。压力大的时候,会去游戏厅里疯玩跳舞机,或者干脆去参加街头斗舞。”

 

“……樱井学长、会跳舞?”

 

“是啊,跳得可好了。我还给他打过碟呢。可惜,他已经很久不跳舞了,之后大概也……再不会跳了。”

 

松本润缓缓说着,嘴角带笑,语气柔和。竹下凉子却莫名觉得他身形落寞,眼底俱是疲惫。


“我从来没有做出过选择,我别无选择。可惜他们都不听。”



【TBC】



比上篇长一倍的中篇,有种下篇塞不下的预感。


第一次写这种类型这种题材,虽然喜欢的人好像不多,但确实是愉快地一次尝试~迫切地想看到评论,小可爱们请成全我!




评论(10)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