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在樱花先生眼睛里

樱花先生心头好。虹组飒组都想要。日常出轨紫绿心水蓝黄,山风团爱赛高!

【SJS】共罪(三)

-七夕快乐!来吃小清新(不)校园甜饼吧!一个腹黑爱情故事。前文请戳头像

-翔润翔,左右无差。傲气学生会长S x 热血篮球队队长J

-与现实人物无关无关无关



--《共罪》--



“你的意思是,樱井翔疲劳过度晕倒了,又拜你所赐情绪失控了?”

 

“Nino,我、我不知道。之前Saku威胁过要去学校找樱井翔……我不知道,到底是樱井翔失控了,还是Saku失控了……”

 

“这不是一个意思嘛。”

 

“什么?”

 

“这本就不是一个单向命题。他们俩共生却不共存,难道还能友好竞争?当然不能的。他们就像阴阳两面,此消彼长,你强一分我弱一分。本来守着一个微妙的平衡,互相制约也互不干涉,但是J,你打破了这个平衡。”

 

“樱井翔因你陷入负面情绪,就意味着Saku有可乘之机。同理,你越是呆在樱井翔身边,Saku对樱井翔的敌意就越深。不是谁失控了,只是他们无法再和平共存了。而导火索,就在你啊。”

 

不忍去看松本润的脸色,心理学毕业却在二丁目开酒吧的二宫和也盯着反光的吧台冷静分析着。

 

“可是我能怎么办?”松本润声音发颤,“我没有阴阳两面,我没办法割接出一个J来!我就这一颗心,只想简简单单地喜欢一个人!!”

 

“所以那个人是谁?”

 

“……哈?”

 

“樱井翔和Saku,你究竟喜欢谁?”

 

 

 

松本润第一次遇见樱井翔,是高一被不良少年堵在教室的时候,作为学生会主席的高三生樱井翔从窗口跳进来。这一跳,就跳进了他心里。


从此他开始扯着各种借口往樱井翔身边凑。请学长吃饭感谢救命之恩,一个人回家有点害怕请学长送一送,考试考砸了求安慰,学长要毕业了抓紧时间蹭蹭,学长高考结束了毕业旅行带上我吧?啊决定了要跟学长考同一所大学!所以学长请你辅导我功课吧……

 

随着松本润的称呼从“樱井学长”到“翔桑”再到“翔君”,樱井翔也拉下心门欣然将他纳入了自己的生活。

 

而松本润第一次遇见Saku,是在大一的时候。他已经完全从高一时被人欺负的瘦弱男孩长成了帅气挺拔走路带风的松本润。

 

对于松本润突飞猛涨的身高,樱井翔好几次明里暗里揪着两厘米身高差表示过不满。事实上,还有一个比樱井翔更加不满的人——松本润的邻居二宫和也。

 

松本润与二宫和也多年邻居,关系一直挺不错。二宫长他几岁且又早熟,一直把他当弟弟看待,有事没事喊几声J。二宫上大学那几年两人疏远了些,等二宫工作稳定了再定睛一看,得,差点没认出来眼前这桃花相的衣架子帅哥是谁。

 

两人一叙旧,松本润问二宫,在当心理医生吗。

 

二宫神秘一笑,“心理医生只是副业,主业开酒吧。J要不要去见识一下?”

 

刚进大学对一切新鲜事物都好奇得很的松本润一口应下。然而真被二宫带入新宿二丁目,迎面就看到一对男子当众接吻时,松本润很是怂了一下。

 

“啧,J要是不想进去就算了。”

 

松本润最受不得激,下意识脖子一昂,“进!谁说不进。”

 



之后松本润曾多次扪心自问:如果再重来一次,他还会走进虹色的大门吗?答案是无解。


跨进大门前的那一刻,松本润还在想着“我就进去见识一下,见识完就走,回头还能跟翔君炫耀一下,哈,gay吧呢,翔君定会被我吓傻”。

 

不过二宫和也再不靠谱也还惦记着这是自家弟弟,进去就拉着松本润做到吧台最里面,调了杯酒递给松本润又扔几个柠檬嘱咐他切片,自己掏出设备玩起了游戏。

 

松本润观察了一会就被各种露骨画面刺伤了眼,低头认真切起了柠檬。

 

直到酒吧里掀起震天响的音乐声和叫好声,所有客人竟都聚到了一处。松本润好奇地望向喧闹中心,高台处绚烂又暧昧的灯光下,一个黑衣舞者正踩着鼓点尽情热舞。松本润看着看着,切柠檬的手顿住了。

 

坐的太远,看不清那舞者的脸。但那人的身形,那人的舞姿,都让松本润想起了他的翔君。没错,他的翔君,接了他亲手做的巧克力还红着耳朵吃得一干二净,可不就是他的人了么。

 

说来,大约是因为兼顾大学课程和学生会主席实在太忙,他已经很久没看过翔君跳舞了。久到让他有些恍惚——翔君的舞姿有台上这个人这般邪肆又张狂吗?

 

“Nino,那是谁?”


“嗯?哦你说Saku啊,我小店头牌啊~”


“……Saku?”

 

Sakurai……是巧合吗?松本润放下水果刀,盯着台上的人。一曲终了,薄衫半湿的舞者俯身向台下一鞠躬,腰线拉出优美弧度,紧身皮裤勾勒臀部曲线……

 

松本润猛地站起来,切开的柠檬片撒了满地。正得意炫耀着连胜战绩的二宫和也被吓了一跳,抬头时松本润已大步向舞台走去。

 

太像了……实在是太像了,那个鞠躬的侧影,与无数场学生会会议松本润坐在助理位注视着的收尾鞠躬的樱井翔,那个松本润描摹了也肖像了无数次的弧度,几乎一模一样!

 

松本润脑子里有团邪火在烧。他想起樱井翔这一年里愈发严重的黑眼圈,想起樱井翔每晚一过十点就不接电话不回消息更不回寝室,仿佛从人间蒸发。

 

原来、真相竟是这样的么?

 

大力拨开碍事人群,推开不知趣的搭讪者。松本润双眼死死捕捉着那人背影,明明步子迈得悠闲却走得一点不满。

 

“Sh……Saku!你站住!”

 

他还记得顾忌场合,没喊真名。

 

尾随那人冲进后台员工通道,松本润狠狠拉住对方手臂,将没防备的人拽得一个踉跄,正脸完全暴露出松本润眼前。被细长眼线与暗红眼影勾勒得妖冶十足的大眼睛直直撞入松本润眼帘。

 

这舞者被突袭了也不恼,反而饶有兴趣地上下打量起松本润来。那张松本润再熟悉不过的脸,被绘出陌生的浓墨重彩,挑着眉,对松本润露出了一个他从未见过的表情。

 

“你谁?找我有事?”

 

惊鸿一面。惊天霹雳。

 

“……喂!就算被我抓个正着也不用装不认识吧!瞒着我偷跑来这种地方你还有理了?!”

 

几分惊愕,几分被欺瞒的不满,还有几分抓包的得意,连质问都带着明显的亲密。舞者眸色转深,定定盯着这突然冒出来的人,心跳莫名地加速,记忆里被另一人刻意涂抹过的灰色地带渐渐清晰起来,无数生动画面接踵而至……Saku眨眨眼,缓缓扬起嘴角。

 

“松、本、润。”

 

“……樱、井、翔你这什么破表情!”演得跟久别重逢失而复得的苦情剧似的,松本润莫名其妙地想着,不客气地喊回去,完全没察觉到对方平静语气下的惊涛骇浪。

 

下一秒,他就被对方蓦然眯起的眼和眼里迸出的戾气吓了一跳。

 

“我不是樱井翔。”

 

“……”

 

“开什么玩笑翔君你别……”

 

“我、不、是樱井翔。”

 

别、别闹了……最后两个字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了。这人不打一声招呼突然凑近,毫无防备的松本润僵着身子,从那双熟悉又陌生的眼睛中清晰看到了呆愣的自己。他听见这人用力咬字、呼出的气吹在他唇边——

 

“我是Saku.”

 

“……”




 

“你们干什么!!!”

 

“J,你发什么神经?还不放手!!”气喘吁吁追过来的二宫和被眼前画面吓得两眼一黑,尖着嗓子冲两人大吼。松本润这才发现自己一直抓着对方的手臂。

 

Saku看了眼自己手臂上成形的红印,似笑非笑。

 

“J?”

 

“贵族骑士J,倒是与你的脸配得很。以后我就叫你J吧。”

 

——这便是错乱的开场,将之后的一切都烙上原罪。




 

但那时候的松本润并没有意识到。

 

〔我不是樱井翔。〕

 

他在二宫和也的瞪视下放开手退后一步,耳边盘桓着这句话,脑海里有一瞬空白。他迟疑地向二宫解释,“Nino,我们认识,他是我同校的学长S……”

 

第一个气音发出时,松本润飞速转动着他那涉猎过各种狗血多拉马及热血漫画并多次被朋友调侃为“洞大过天”的脑袋,突然想明白了——就像谍战剧的英雄都有假身份一样,樱井翔作为品学兼优的学生会长、A大标杆,是决然不会允许自己来这里的,他只能扮演成另一个角色。平日压力过大也好、猎奇也好、痴迷舞蹈也好,不管樱井翔出于什么理由出现在这里,定然都是狠下了一番决心,且冒着极大风险的。所以这里没有优等生樱井翔,只有舞者Saku。

 

心中恍然,面上也放松下来,松本润镇定地说了下去,“但其实是我认错了。Saku君与我的S学长实在是太像了。”

 

“Saku君,不好意思。”

 

没料到是这个走向,Saku神色微妙地变了变,“没关系。”

 

“那么,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了,J.”

 

二宫狐疑地在两人间来回看了看,“行了行了,J你该回家了。”

 

“等等!”Saku喊住两人,嘴角上扬到最迷人的弧度,用笃定的语气问道,“J会打碟吗。若是会的话,来做我的DJ怎么样。”

 

装!您可继续装,我会不会打碟你还能不知道?当初游戏厅里谁拉着我不让走的?松本润在心里狠狠腹诽,面上却配合地矜持点头,“确实会。那试试吧。”

 

二宫和也拗不过松本润,只好坚持让他不露脸。松本润刚驳了两句,Saku已经拿来了一张漂亮的银色面具,亲自戴到了松本润脸上。

 

“戴上吧J,你这张脸太招摇。”

 

松本润在对方漂亮的笑脸里噤了声,“嗯,这样是比较自在。”气得旁边的二宫和也直翻白眼。

 



那晚,他们合力在虹色里点燃了一场风暴。两人本就配合默契,何况初登场的松本润越紧张就越是卯足了劲不露一丝怯,Saku也不知为何跳得格外热烈,眉眼间罕见地留存一分笑意。

 

待肆意狂欢结束,松本润脱下面具松口气,以为这疯狂的冒险已然结束,准备告辞走人时,Saku在酒吧门口拦住了他,神情模糊在夜色里,只略微沙哑的声音松本润听得分明。

 

“J,你之后还会来吗?”

 

松本润只迟疑了一下。

 

“你在,我就来。”

 

之前信誓旦旦的“只稍微体验一下”早被他抛到脑后。松本润不喜欢这里的环境,不喜欢酒吧的喧哗嘈杂,不喜欢客人露骨的调情,他甚至不喜欢这整条街,但他喜欢樱井翔。只这一点就够了。

 

那时候他惴惴不安又豪情万丈地想着:他松本润,一颗滚烫的心和满身旺盛精力,就愿意陪着他心爱的人一起发疯、一起胡闹!就算戴着面具玩伪装游戏他也乐意至极。樱井翔是会长,他就是他的助理;樱井翔是舞者,他就是他的DJ。见证过这个人的每一面,他们才足够相配。

 

 


 

等松本润意识到自己错得有多么离谱时,才知道那一时热血有多么可笑。是他不问缘由自作聪明,再欲回头为时已晚。

 

后来,Saku微笑反问“不是你主动找上我的么”,松本润无法反驳;樱井翔愤怒质问——“你为什么去那里?我费了多大功夫才把你藏住,你为什么还去见他?!”——松本润也无法回答。

 

他悲哀地发现,自己再也不能理所当然地把樱井翔称为“我的翔君”。

 

 


 

Saku来找松本润时,他已经醉倒在吧台上,皱着眉哼哼唧唧说着胡话。一旁守着的二宫和也望见Saku头上新染的一头黑发,面色复杂,“擅自对外观做改变。你这是在向樱井翔宣战了。”

 

Saku歪嘴笑笑,从二宫手里接过松本润,“他怎么喝这么多?”

 

“我问他到底喜欢你还是樱井翔。”

 

“……答案就是这个?”

 

二宫看他一眼,“嗯,二话不说仰头闷酒。所以,你不要再逼他回答这个问题了。”

 

Saku没搭话,只是小心地把松本润半扶半抱地往自己常住的包厢带去。

 

搬运一个比自己还高两厘米的人着实不易,Saku把人放在床上,嘴里“啧”了一声,“见鬼,以前就不该嘱咐你多喝牛奶。”

 

刚躺好的人突然睁开了眼,迷迷糊糊地叫道:“翔君。”

 

“我不是樱井翔。”

 

松本润恍若未闻,“翔君。”


Saku彻底冷下脸,“我不是樱井翔。”

 

“你是!”

 

“我不是。”

 

“胡说!你就是翔君!”

 

松本润抓着他的袖子固执地重复着,Saku看着对方发红的双眼,冷然道:“J你醉了。我是Saku。”

 

松本润直直与他对视,眼神清明,“我没醉。你的舞蹈,你的神态动作,你的语气,你从头到脚都是樱井翔!”

 

“你……”

 

松本润不给他说话的机会,“一个换了名字的樱井翔!”

 

“……”

 

良久沉默,Saku突然一笑。

 

“J,你知道Saku是哪个汉字吗?”

 

松本润一怔。

 

“不是‘Sakurai’的Saku,而是‘裂く’。樱井翔要做他完美的优等生,要活在众人的赞扬与依赖里,就想抹杀掉他认为多余的顽性、不必要的欲望和见不得人的邪戾。但这些,都是我最重要的东西,是我的灵魂!他想抹杀掉我的灵魂,我怎么可能让他得逞?”

 

“从他试图舍掉我的那一刻起,我就与他割裂开了。他的世界与我相悖,我憎恶他引以为傲的一切。”

 

“所以,我不是樱井翔。J也好,松本润也好,你都必须认清这一点。”

 

Saku眼中凝霜,俯身亲了亲松本润的唇,转身离去。

 




镜子前,Saku看着镜中人利落锐利的黑发,手指摸过剃出的鬓角,挑眉一笑,“察觉到我的存在后,第一反应不是扼杀我,而是即刻将有关J的记忆都锁在你那边。为了不让我察觉费了不少心思吧,你可真喜欢他啊樱井翔。”

 

“但我对他的喜欢,绝不比你少。”






【TBC】



爆字数啦(自豪个鬼啦)


低估了自己的话痨能力,大概还有两章完结。进展到这里,大家能猜到后续发展吗?比如,猜猜题目是什么意思?


咳咳,晚安啦~迟来的七夕快乐~


(另外,我发现和Saku在一起是SJ,和樱井翔在一起是JS,所以这其实是个争攻受的问题哈哈哈哈哈



 


评论(8)

热度(58)